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十三章
吃完饭叶萍说去附近走走,廖凯轻轻搂着那柔软的肢,两人如一对热恋的情侣走进公园。

 昏暗的路灯下看不清谁是谁,只看到两条影子紧紧挨在一起缓缓移动。

 廖凯闻着叶萍下午烫过的头发散发出的那股味道,在她耳边轻轻说:“萍姐,你今天打扮的特别有女人味,我很喜欢。”

 “是么?你真喜欢,我以后会保持的,我也是该好好打扮打扮自己了。如果再瘦一些就更好了。”

 “不需要的,这样也很好,成,前凸后翘的,很感。”

 “说什么啊,哪里感了。”“哪里都感,特别是又大,股又圆。”

 “鬼,都往哪看呢。”“哪里都想看,都想欣赏,而且不止想看。”

 “想什么啊,不止想看,还想怎么样。”

 “还想摸,想,想捏。”廖凯说着就把搂住叶萍的手滑下去放在她丰股上,轻轻抚摸。叶萍打开他摸着自己股的手,嗲怪着:“摸什么,小心别人看到。”

 廖凯嘿嘿一笑:“那咱们去没人的地方。”叶萍不说什么,任廖凯搂着自己往更黑更没人的地方走去。

 一处坏了的路灯旁边,是个木制的靠背长椅,廖凯搂着叶萍在那里坐下。

 他在她耳边呼出浓重的气息:“萍姐,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你是我幻想的对象。嘿嘿。”

 “我有什么好幻想的?”“你人美,身材丰感,对我很有惑力。”

 “是么?坏蛋,不知道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东西。”

 “我脑子里装的是萍姐出众的容貌,拔的子,浑圆的股。”廖凯说着左手就抚上叶萍丰部,慢慢的捏,右手在她浑圆的股上爱抚。

 叶萍的气息也不均匀了:“嗯…你真的喜欢摸么?喜欢你就摸吧,坏蛋。哦…”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廖凯的嘴已经盖上她娇的红,并且很有侵略的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一开始她只是被动的合,随着廖凯舌头的,她也开始主动伸出舌头送进他的嘴里。

 下午和金雅做了三次,但此时怀中美妇的丰体让自己再次发。

 他把叶萍的手牵过来放在自己下,她缩了回去,再抓住她的手放在那里,她就不动了,却也只是放在那里,他把手盖在她的手上,在那里缓缓的抚,直到他把手拿开,她仍然摸着那个坚的部位。

 廖凯把叶萍的包裙拉到部,左手从下面伸进去,向上摸到丰子上,摸了一会把罩推上去,直接握住那硕捏,他时而画圆一般整个握住动,时而用两手指捏住已经翘起的头挑逗。

 右手则伸进打底袜直接抚摸着内下浑圆的股,那股在自己的抚摸下不安的扭摆着。

 不管是左手的子,还是右手的股,都因为感而带来良好的手感。

 直到叶萍推开廖凯,着气说:“好了,别了,我快受不了了。”由于下午已经做了三次,因此虽然这时下面的硬硬的,但是如果提上马情况会如何自己也没有把握,何况在这公园里直接做,对于叶萍这样相对保守的女人来说,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他也不着急,不管是舌吻还是摸,都是不小的收获了,慢慢品尝这美的体吧。

 廖凯拉开子的拉练,把内拉下一些,释放出坚,再次将叶萍的手抓过来握住,让她上下的套

 “萍姐,帮帮我,憋的太难受了。”“坏蛋,怎么这么硬。”“还不是因为你。”

 “怎么因为我了,别胡说。”“还不是因为你这么丰感的体,平时想想都会硬,别说这会抱着摸了。”

 “油嘴滑舌,鬼。年轻人精神就是好。”…

 “我手都困了,你怎么还不出来。”廖凯知道因为自己下午和金雅做了三次,所以此刻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嘴上却说:“我憋住的,姐的手太舒服了,我想你多摸一会。”

 “胡扯吧,太舒服了应该很快就出来了。”

 “嗯…是很舒服,马上就出来了,哦…哦…”随着廖凯的呻,叶萍感觉手上一股股的热,直到那坏东西停止平静下来,她才松开手。

 她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廖凯擦了擦,又把手擦干净,被廖凯紧紧的抱住:“萍姐,你真好,太喜欢你了。”她刚要说什么,又被廖凯堵住了嘴,很快两条舌头再次在一起,直到难以呼吸,两个人才放开。

 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又搂着离开了公园。叶萍回到家里,才突然感觉到下体黏糊糊的,她下打底袜,发现内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水渍痕,一脸娇羞的下内泡在盆子里,心里嗲骂着那个鬼。

 他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自己呢?这些年她和老高夫之间确实是没有什么情的,一年那几次屈指可数的做也都是出于做子的责任而被动配合。

 廖凯的出现让自己不但心里青春起来,也散发出越来越多的情。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握成一个圈,比划着廖凯细,回味着那炽热坚硬的手感,又一次感觉下体酥酥的麻麻的。

 她一丝不挂的躺在上,把两条丰白皙的大腿分的开开的,嘴里一边呻手下一边淋淋的,她希望自己的望得到释放,恨不得廖凯此刻就在跟前,来抚慰她火热成体,来驱散她内心深处的寂寞,来填她空虚饥渴的情

 她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烈,直到最后时刻一脸媚态的喊着廖凯的名字抵达高

 ----

 叶萍早上醒来的时候,回味着昨晚的梦。虽然晚上想着廖凯自了一次,但还是做了一个情四溢的美梦,场景很凌乱也很模糊,好像自己变成了一批母马,被一个年轻的骑士驯服、调教、驾驭、骑乘。

 她想跑的更快,那年轻的骑士却拉住缰绳,让她感觉受到束缚,她顺从的放缓四肢,那骑士却拍打着她的股让她加速,在这种反复的纠后,双方的节奏终于达成一致。

 骑士的驱使越来越意气风发,她的狂奔越来越情洋溢,直到最后在她的嘶鸣和骑士的呼喊下都累了,她静静的低头啃噬野草,他俯下身轻轻抚摸她飘逸之后垂下的鬃

 她不一脸情的把被子裹紧了一些,回味那个狂的美梦,突然又感觉下面黏糊糊的,她伸手摸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两腿之间和下面的单都有痕。

 叶萍一丝不挂的起了,她翻开被子看到单上了的地方,不一脸红。

 她把单抱在怀里准备去洗一下,转身的时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此时大大的单已经抱成一团,上面部分只能遮住一半的巨,一条深深的沟显出来,下面部分刚刚遮住下体,出两条丰白皙的大腿。

 她左右转身又照了照镜子,突然有了一些心的想法。大千山的枫叶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发红了,虽然不及深秋时节层林尽染那般绚丽,倒也有点缀林间的斑斓。

 如果是再过上一个月左右,这里必定是游人如织了,但此时这夏天完全过去秋天还不深沉的时光,游人也仅是星星点点的。

 想第一次来大千山拍摄户外写真的时候很有趣,之后的这些事情,让金雅和廖凯走入一个情四溢的世界,两人一起回味这段经历,决定再去那里游玩一次。

 廖凯的背包里装足了这一天的水、食物还有别的物品,把车停在农家乐的停车场就向山上出发了。

 一路上两人时而浪漫甜蜜,时而嬉皮笑脸,时而牵手挽臂,时而勾肩搭背。

 间或金雅在廖凯的裆里摸一把,廖凯在她的股上一下。那次金雅在这里拍摄写真的一处密林,此刻已经铺上一层厚厚的落叶,踩在脚下有一种陷进去的柔软,稍不注意还会走的不稳。

 廖凯从后面抱住金雅,双臂环住她的肢,下体贴在金雅的股上,在她耳边说道:“亲爱的,记不记得那次你在这里拍写真。”

 “怎么不记得,这里环境好的。”“你有一个姿势不知道还记不记得?”

 “我在你面前姿势多了,我哪记得。”

 “就是你两手扶着树,一条腿抬起向后的那个姿势。”

 “嗯,好像是有那么个姿势,怎么了?”

 “我想到一些东西。”“什么东西?不是好东西吧?”

 “呵呵,当然是好东西,我一说你心里肯定会有感觉的。”

 “哦?说来听听。”“我在想,你扶着树,我从后面进去是什么感觉。嘿嘿。”

 “你花样可真多,又胡思想。”金雅说着向后撅了一下股,让廖凯的下体一个灵。他重新贴上金雅的股,两手分别握住她的两只捏起来,脑袋伸到前面含住她的耳垂轻轻挑逗着。

 金雅已经感觉到股被一个正在膨的越来越硬的东西顶住,她有些气息不匀了。

 想到在这里做,她感觉有些刺,又担心的看着周围。廖凯扭动肢用已经坚硬的下体顶住金雅的股摩擦起来,她则将股向后的更翘合着,并扭动着挑逗廖凯。

 他的双手从她的打底衫下面伸进去,把打底衫拉起来,把罩推上去,握住一对丰捏起来。

 金雅已经陷入望当中逐渐离,她把手伸到后面隔着子爱抚廖凯坚硬的部位。

 他把她转过来抱在怀里,张开嘴吻上她娇的小嘴,将大的舌头猛的伸进去与她的小香舌纠在一起,两人饥渴的舌吻在一起。

 廖凯手伸到下面爱抚金雅浑圆的美,将她向自己按的紧紧的,用自己凸出的部位顶住她的下体摩擦起来。

 他将手伸进金雅的运动里,直接盖上她的美爱抚摸,感受那如丝的手感,他发现一条二指宽的蕾丝带子从她的部延伸到股沟,难怪一对美会完全暴出来。

 廖凯连搂带抱的把金雅抵在树干上,向下吻着她修长的脖颈,金雅极力的抬起头顶在树干上,方便廖凯更好的亲吻。

 她微微抬起腿伸进廖凯两腿之间,用大腿上下摩擦着他的裆,让他更加兴奋。

 他等不及了,迅速的又让金雅转身俯下身扶住树干,让她翘起浑圆的股,然后用力分开双股,直接张嘴盖住了已经润的地方,金雅刺的想绷紧股,却被廖凯用力的分开,她承受着享受着他在那里情的舐和,直到忍不住呻出来:“哦…亲爱的快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宝贝儿,告诉我,让我你。”“嗯…亲爱的,我,我想被你。”廖凯已经被金雅的语言刺的无以复加,他直接连同子和内一起下,亮出已经坚上翘的,在金雅淋淋的花瓣上摩擦了几下,就进了那水横

 她感觉自己空虚的地方终于被占据了,自己空虚的望终于被填充了。

 廖凯扶住金雅的肢的开始越来越快的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野战,感觉分外的刺

 随着廖凯越来越快的,金雅感觉自己全身的感官都被调动起来,甚至渐渐开始有些四肢发软,直至最后她感觉已经站不稳了,是廖凯双手握住她的肢在提着她

 两人即将抵达巅峰的时候,廖凯几乎将全部退出到金雅,只留着一半头在里面,然后狠狠的深深进去,他的腹部撞击她的股发出啪啪的巨大声响,直到金雅的一声娇啼和廖凯的一声低嚎,他剧烈的在她最深处。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