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十四章
当廖凯出之后,感到浑身无力,他松开手,金雅乏力的垂倒在厚厚的落叶上,浑身还在搐。

 廖凯从背包里拿出纸巾,先是体贴的给金雅擦干净泥泞不堪的下体,然后自己擦干净了,抱着她一起坐着靠在树干上休息了一阵,两人才穿上衣离开。

 随后两人在那片开野菊花的草地边又进行了一次天为被地为绵,才结束了这一天郊游的情之战。

 随着现在的交通运输条件越来越好,物快递速度也越来越迅捷,只是下单的第三天,叶萍就收到了她的包裹。

 她关上卧室的门,将包裹小心翼翼而又充期待的拆开,当看到自己在网上购买的东西,感觉脸红心跳。

 她给廖凯打了电话,约他明天来家里吃饭。第二天叶萍正在化妆的时候,敲门声就响了,廖凯进来关上门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他感受着她一对女的巨在自己口,下很快起了反应。

 叶萍发现到那里的坚硬和炙热,微微仔细的感受着。廖凯低下头吻上叶萍厚厚的感红,他如饥似渴的咽着她口红的味道,她主动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供他品尝

 当廖凯的双手开始摸她丰股,她推开了他,一脸红晕的让他坐着稍等等,随便炒几个菜很快就好。

 叶萍炒菜的时候,廖凯还是忍不住过去了,他从后面抱住他,将坚的下体顶在她的部,抱着她因为年龄而略显感的身,轻吻着她的耳朵,叶萍感觉已经没法干活了,才笑骂着把他赶到客厅。

 由于有公园里叶萍用手帮廖凯发出来,这次两人吃饭又放开了许多,除了笑嘻嘻的时不时喝一下杯酒,廖凯会伸手抓摸一把叶萍的大子,而她夹菜喂到他嘴里沾了一点油在他嘴边,他会让她过来用嘴掉。

 这次的酒似乎喝的恰到好处,不多也不少,很能适应某种暧昧的气氛。

 收拾了桌子,叶萍给廖凯把茶杯里的水续上让他坐一会,自己喝了酒有些热去洗个澡。

 叶萍这次洗澡比平时更为仔细,她在镜中透过朦胧的水汽再次审视了一下自己成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具体早已不具备年轻姑娘的紧致和苗条,转而增加了一层柔软的脂肪。

 还好这些脂肪在她的身上分布位置合适,虽然肢是没有年轻时代的纤细,但还未显臃肿,反而因为一层脂肪而有一些柔软感。

 一对沉甸甸的硕挂在前,像两个气息的气球,似乎微微的动作也能让他们摇晃。

 她转过身双手扶在墙壁,翘起股轻轻扭摆了两下,那对丰的美透出一股糜和惑。

 叶萍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的和廖凯说话了:“我新买了一条睡裙,你看看我穿效果怎么样?”

 廖凯刚喝了一口茶水,顿时却觉得嗓子干涩,他忘记放下杯子,而是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这个成的女人。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半透明吊带睡裙,细细的带子轻轻勒进并不消瘦的肩膀,顺着带子下来是很低的正面,一对巨有种即将挣脱跳出的感觉,长长的沟深不可测。

 部位置是两块三角形的蕾丝花纹,刚好遮住头的位置。半透明的睡裙下可以看见腹和肚脐,而再往下就是一条紧窄的内包裹着,这条内正面是蕾丝花纹蝴蝶形状,两边各有两条细细的带子延伸开来。

 睡裙的下摆很短,两条丰白皙的大腿被全部暴出来。廖凯突然发现叶萍好像变高了,原来她脚下踩着一双带防水台的水晶高跟凉拖鞋。

 “喂,到底效果怎么样,你说话啊。”廖凯这才回过神放下杯子,他盯着杯中的茶水看了三秒钟然后猛的转过头惊叹到:“感,太感了,萍姐你这件睡裙穿在身上太美太人了。”

 “呵呵,真的么?你可别骗我。”“这哪能骗你呢,萍姐,转过身让我看看好么?”叶萍红着脸慢慢转过去,廖凯继续气血上涌。这件半透明的睡裙是完全的背设计,整个光洁的背部暴出来,让他很想把脸贴上去的感觉。

 下面只是短短的裙摆遮住一对丰硕的股,而清晰可见的从前面绕过来的两条细细的带子汇之后向下隐没在股沟中。

 廖凯站起来从后面抱住叶萍,伸手到前面直接摸进睡裙抚上她的巨,由于这次叶萍衣衫单薄,而且是直接盖上去,廖凯能更充分更直接的感受着这对巨的尺寸,真有一种一手似乎能勉强握住又似乎握不住的感觉。

 随着那对子在廖凯的手中被摸而像面团一样变化着形状,叶萍感觉气息不匀了。

 她将头向后扬起靠在廖凯的肩膀上,将的更高,任他摸。廖凯的另一只手已经顺着叶萍光洁的腹部一路摸下来,他先是隔着那不堪的细小内的要地,很快觉到水渍已经透过内了手指。

 这时他将那小小的内扯到一边,直接抚上已经

 “哦…”叶萍颤抖了一下,然后开始享受这种刺的抚摸。廖凯先是手指并拢整个盖在叶萍的,等他觉得润已极的时候,将中指挖进那个吐望的,同时拇指按住起来。

 叶萍将身伸到后面抱住廖凯的脖子,一方面她感觉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一方面她搬过廖凯的脑袋转过去要和他亲吻。

 他着她够过来的热吻起来,将两个手指进她淋淋的道挖着扣着。

 他几乎用两个手指挖着叶萍的道将她带着倒在沙发上,他坐在下面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双腿分开叶萍的大腿让它们大大的张开,一面继续与他热吻,一边继续挑逗她已然不堪的下体。

 直到叶萍离廖凯的嘴巴,着气说了一句:“我受不了了!”廖凯起身让叶萍倒在沙发上息,自己迅速拖得光,着笔直起的茎再次俯下身,他分开叶萍丰的大腿,直接瞄准那个已经的部位上去,当叶萍已经被快淹没即将窒息的时候,他咬住她的内向下扯,直到离她的腿脚。

 他起坚硬的家伙缓缓进叶萍滑的,他感到四周被厚厚的包裹着,她感到自己的充实足。

 廖凯了一阵俯下身对着叶萍的嘴吻上去,她抱着他宽阔的肩背来回抚摸,肯定自己的愉悦和快,两腿抬起夹上了廖凯正在活动的肢,同时扭动肥合着他的

 几分钟后,廖凯让叶萍抱着自己的脖子,双手抱住叶萍丰股,一条腿蹬地发力,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个用力站起来。

 叶萍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姿势,她感觉分外的刺。廖凯以有力的双臂拖住叶萍向上轻轻抛起,让她感觉几乎要飞起来,然后微微收力让她落下紧紧的套在坐在他翘起的上。

 叶萍向后仰起脑袋摆动起来,头发来回摆动飘飞,表现着自己的情和足。

 了一阵,廖凯抱着叶萍坐在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向上开始肢。

 叶萍马上抓住主动权,自己抬上下运动起来,扑哧扑哧的声音响彻整个客厅。

 在最后的冲刺关头,叶萍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廖凯几乎要担心如果角度不对自己那已经硬到极致的会被坐断。

 最后的关头叶萍猛地一下坐到廖凯的腿上,那一瞬间他也猛地一下接,有力的撞击伴随着叶萍高的叫声,伴随摄廖凯低沉的吼声,伴随着叶萍从深处涌出一股水,伴随着廖凯剧烈的,伴随着叶萍高的颤抖,伴随着廖凯的在她道里的撅动。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叶萍倒在廖凯的怀里息着,他爱抚着她光洁的背部直到因为烈撞击而有些发红的圆,高才完完全全的退去。

 ----

 当天廖凯和叶萍的最后一次做是在主卧的大上,这一次即便是虎狼之年的妇,叶萍也被折腾的有气无力的,她趴在上一边感的身体一边起伏,因为疲倦而渐渐的睡着了。

 “萍姐,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就不久留了,回头见。”说着在叶萍光洁浑圆的股上亲了一下就离开了。

 廖凯与金雅和叶萍的福活动良好的持续到了年底,十二月底的一天,廖凯约金雅元旦一起吃饭,她说好不容易老公有空了,一起带孩子去游乐园玩一下,他感觉有些失落。

 金雅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也仿佛自己的心情有些波动了。这似乎理所当然,又似乎有些矛盾。

 按说在这样一个新年之际,陪伴家人是应该的是理所当然的,而自己似乎也真的因为不能和廖凯一起经历这个新年第一天而感到有些遗憾。

 她突然感到自己在这条路上原来已经走了这么远,从第一次和强强一起拍摄亲子装写真开始,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直到此刻的心理明显的产生异样的涟漪。

 她摇着头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挂了电话。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萍恰如其时的打来了电话:“小廖,三十一号晚上有空么?一起吃个饭。”

 “萍姐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说要打电话约你呢。”

 “哦?真的么?看来你是有空咯。”

 “我当然有空,就是没空,为了亲爱的萍姐,我也挤出空。怎么?你不跟家里人一起么?”这句话廖凯是完全不用说的,他知道既然叶萍能够主动给自己打电话,那她一定有安排的,不过还是要说这句试探的话,能更加明了叶萍的情况。

 “唉,按理说是那样,不过,他说那天晚上生意好,想跑夜班,既然他不在,光是我带着孩子也没什么意思,我到时候送孩子去老人那里。所以这才有时间叫你。”

 “嗯,我明白,萍姐能想到我,真的很好,你这样一个成人的女人,怎么能没有人陪伴度过新年呢。我就是为你的新年存在的。呵呵。”

 “你啊,还是油嘴滑舌的,好了,到时候联系吧。”三十一号下午,廖凯把车停到叶萍家小区对面,静静的等着她。

 十几分钟以后,一个风姿绰绰的成女人走向这边。叶萍出门前化了妆,又好好挑选了衣服。

 她挎着白色的皮包,穿着一件带着领的白色呢子短大衣,里面是一件同样的白色的紧身衣,这件衣似乎与那对浑圆的大在较劲,一方想束缚住另一方让它们平静稳定,而另一方却随着叶萍的走动上下跳跃不甘寂寞。

 她下身穿了一条米白色厚呢子短裙,只遮住一半感的大腿。短裙和白色过膝高跟长靴之间出一截穿着袜的大腿。

 叶萍今天的形象光彩照人,显得优雅高贵。她上了车坐在副驾上,廖凯顿时感觉车内狭小的空间被一股香水的气味充斥。

 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妩媚人的美女,眼里充望。叶萍有点羞涩的问:“怎么,这身打扮不好么?”

 “好好好,真的好,特别人。”“呵呵,那走吧,还盯着看什么,时间还早呢,有你看的。”他们来到一家装修比较高档古典的涮羊馆,里面已经陆陆续续有了一些客人。

 两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廖凯点了三斤羊和一些菜。

 “点那么多,吃得完么?”叶萍白了他一眼。廖凯坏笑着说:“羊比较滋补嘛,多吃点对我有好处,对姐也有好处。”叶萍咯咯的笑了起来:“成天就想那些东西,还滋补,经常把人家折腾的…”

 “这话说的,我要是不能折腾,姐一脚就把我踢到底下去了。哈哈。”

 “去!嘴里没几句正经话。”“再说了,那也不算折腾,严格来说应该叫伺候,我经常把姐伺候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大庭广众的。”两个人不但吃的开心,还喝了两瓶红酒,兴许是这么久的战早已让二人十分熟悉,兴许是酒的作用让叶萍更加大胆,喝最后一杯酒的时候,她眼神离的举着杯子人的对廖凯说:“来,最后祝你身体越来越健壮,越来越能干。呵呵。”廖凯被这句话刺的顿时感觉血脉贲张,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真想将叶萍就地正法,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能干。

 吃过晚饭,两人没有去别的什么地方,廖凯直接带着叶萍去了一间情趣酒店,这是他刚才吃饭的时候就在手机上搜索订好的。

 不要说情趣酒店了,即便是和廖凯到一般的酒店,她也有些不自在,一进大堂她就径直去了电梯那里等廖凯。

 而他由于着急上火,催促着服务员迅速的办理好入住,就拿着房卡过来了。

 在电梯里的时候,廖凯就忍不住搂着叶萍的,她扭了扭指了指上面的摄像头,他不以为然,搞的她羞涩的低下了头。

 一进房间廖凯就把叶萍按在走廊的墙上狂吻起来,她起初还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抱着廖凯回应他的情,她主动伸出舌头让他品尝,抬起一条腿一面勾住廖凯一面张开大腿让自己的下体与他已经凸出的下体摩擦。

 尽管冬天穿的比较厚了,但隔着几层他们仍然能够感受到彼此的炽热和浓烈。

 两个人抱着踉踉跄跄的从走廊移动到边然后顺势倒下去,两张嘴始终没有分开过,廖凯起叶萍的呢子短裙,隔着袜抚摸她丰股和大腿,直到感到不上气了两个人才分开。

 叶萍摸着廖凯的脸蛋说:“你休息一下,一会我们好好玩,时间还多呢,今晚都随你。”然后起身去洗澡。廖凯把空调的温度调的很高,然后掉一件件衣服子,只剩一个内坐在尾,这才来得及仔细观察这间房子。

 既然是情趣酒店,那自然少不了应有的布置,这个房间很大,得以架设不少情趣装置。

 首先是这个直径两米多的大圆,让人觉得男女在上面怎么翻滚战也不会掉下来似得。

 头上方的墙壁上,是两银闪闪的铁链,铁链的末端,各有一只皮手铐。

 再看尾也是同样的两。距离大圆两米多远的地方有一光滑的钢管,下面在地板里,上面延伸至天花板。

 抬头看去,的正上方天花板是一块大大的玻璃,可以清晰照见上的一切。

 吊在天花板上的秋千引起了廖凯的注意,他比划了一下,这个秋千有些高,下面坐的地方大约将近一米了,他看着这个东西,脑袋里想象着什么。

 紧靠落地窗放着的是一张太妃榻,柔软舒适。廖凯正在观摩研究房间的设施,洗完澡的叶萍裹着一件白色浴巾出来了,浴巾刚好裹住身体的中间部分,上面出一条深深的沟,下面出两条白皙浑圆的大腿。

 他冲过去伸手就要扯叶萍的浴巾,却被她一手挡开了。

 “快去洗澡吧,还想不想了。”廖凯嘿嘿的笑着,直接下内一丝不挂的去了浴室,叶萍白了他一眼。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