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三章
叶萍不是想要大富大贵的生活,只要有一个体贴顺从自己的男人就够了,过自己的小日子,与世无争。

 那次是老高过生日,叶萍带着老高去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这让老高很受感动。

 她做了几个拿手的菜,还主动开了一瓶酒与老高对饮。两个人喝的不多,完了收拾碗筷的时候,叶萍让他坐着抽烟,他还是没有争着去洗碗,他已经理解,这不是家务,这是叶萍在享受那种感觉。

 随着叶萍洗碗的动作,他看到她丰部微微的抖动摇晃。他把烟的越来越猛,直到用尽自己的肺活量猛一口,把烟头丢在地上用力踩住摩擦了几下,起身走过去。

 叶萍突然的停止了洗碗的动作,上面是耳边带着烟酒味的浓重呼吸,中间是一双手臂环住了自己柔软的肢,下面感觉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自己股上。

 她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说什么,也是有一种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哽住的感觉,只是肩膀开始颤抖起来。

 彼此都忍受了太久的孤独和饥渴,那是旎而柔情的一晚。曼曼的出生让这个家的幸福感再上一层楼,叶萍感谢上苍,让自己遇到这个对自己呵护备至顺从有加的男人。

 曼曼的成长却让这种顺从和呵护越来越显得轻描淡写。是孩子现实的未来让这份柔情越来越无足轻重?

 还是因为家庭的不宽裕才让她越来越只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叶萍不知道,也不想去探究。这是自己的选择。

 如果说一次选择错误了,那么第二次的选择还有调整和改变的空间么?

 今天曼曼只是喜欢两套衣服,又不是天价的宝贝,干嘛让孩子受这种委屈?再婚快十年了,这种畏首畏脚的生活能改变么?

 金雅最近练瑜伽格外用心,自从登上海报之后,对自己的身材愈发自信,这催生了她想努力保持甚至让其更加完美的想法。

 她新买了两套很紧身纤薄的瑜伽服,可以毫无掩饰的展现自己凹凸有致的曲线。

 每次练完,她都拿起手机,侧面正面的对着镜子拍几张。

 几次拍摄上传朋友圈,都引来朋友姐妹一片点赞,也是几次之后,收到廖凯的微信:“金姐,何必呢,身材真么好,还在苦练?”

 “呵呵,是么?如果真的好,那就保持,如果不好,也算是让它更好。”

 “那是当然很好了,金姐天使样貌魔鬼身材,真是个性感美少妇。”

 “哈哈哈,可真会说。其实我也是比较担忧的,女人过了三十身材就容易走样,我可不想搞的很不堪。”

 “这个确实是,不过金姐就例外了,别说三十过了容易走样,金姐的身材完全不输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而且还更有特点。”

 “更有特点?什么特点啊说说看。”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虽然很多是苗条,但是身材单薄,没有那种丰韵曲线的成美。”

 “看你说的,等你以后老婆生了孩子,也会长有这种变化的。”

 “那可不是长那么简单,比如金姐就长在了该长的地方,不该长的地方那是保持原样的。”

 “那你说说,哪里是该长的地方?”

 “比方说,部,股,大腿。”“呵呵,看你说的,感觉平时没少观察啊。”

 “这个么,观察倒是会观察,只是也看值得不值得。”

 “什么叫值得不值得?”“比方说,有的女人,到这岁数,水桶,象腿,那就不值得观察。而像金姐这种翘的身材,就很值得观察了。”

 “你啊,眼睛别看。”“这个,怎么说呢,女的美就该大方的让人欣赏,金姐你拍了照片发出来,不是也希望有人欣赏赞美肯定么?”

 “你这道理还一套一套的,就算是吧,其实,说实话,女人到了一定年龄,年华逝去,都是恨不得抓住岁月的感觉,哪怕时间过去,也不让自己的美过去。”

 “嗯,金姐说的很对,女人首先要爱自己,别人才爱,首先要让自己美,别人眼里才美。”

 “对,就是应该有这种态度。”“你老公取到你这么一个美丽感的女人,可真是幸福死了。”

 “谁知道呢,人家幸福不幸福人家自己心里清楚吧。”

 “看你说的,能娶到金姐,那简直就是幸福的真理了。”

 “如果幸福,也得好好守护不是,如果放着当摆设,那谈不上幸福,幸福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当摆设的。”

 “怎么会是摆设呢,其实金姐你这么一个美,你老公多陪陪你常在你身边,欣赏着你的美,不是就很幸福么。”

 “可惜呀,他就是走偏了路,成天的忙他的事业,晚上常常都不回来吃饭,一回来又是喝的那样,他享受什么幸福,或许对他来说,事业就是他的幸福吧。”

 “那也不至于那样,他这么拼工作,也是为了家,为了你和强强的幸福。

 不过酒是尽量别多喝,不然也会影响身体,特别是那方面。”

 “怎么说呢,其实我们那方面还好,每次都还行,毕竟他年龄也不大,就是经常喝酒,回来倒下就睡,次数太少。”

 “那他可是因小失大了,这么一个相貌人身材惑的老婆,喝多了却不能享受,那拼了半天效益都打折扣了。”

 “就是这样,我还不好说什么,他毕竟也是好的目的,为了家庭更宽裕,我也不能怪他,有的人总觉得拼事业是为了家庭,但是往往走火入魔了反倒对家庭不利,你以后在这两方面可是要注意平衡的。”

 “我当然要注意平衡的了,我如果娶了金姐这么美丽感的女人,那绝对不会冷落半分的。”

 “呵呵,看来你不但年轻有为,还重视经营家庭嘛。”

 …最近自来水公司职工都在暗暗的传播着,刘总可能快调走了。从前,叶萍对这类传闻不是那么感兴趣的,只想本分干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但是近几年她对关乎自己工作的传闻,哪怕是有一点需要注意的传闻都越来越重视。

 当年从商校毕业到自来水厂,到后来自来水公司成立,再到水务集团的存在,自己都是从无所谓到越来越深入的思考。

 自己干的时间不短了,一直还是个会计,以前觉得工作没有什么过失工资按时发了就好,随着曼曼的长大,她感到不为自己也得为女儿打造一个更好的基础,至少将来有一些比较花钱的机会,不能让曼曼再被牵绊,甚至连喜欢的两套衣服都感觉委屈。

 公司中层的收入是要明显上一个台阶的,刘总如果走了,明显的下面会出现逐一递补的情况,只是到最基层,谁递补上去,这是个未知数。

 财物主管是自己从前自己带出来的徒弟,虽然越过自己上去,但是两个人关系处的一直很好。

 恐怕要做一下刘总的工作了。星期六吃过午饭,叶萍让曼曼在家好好写作业,出去买了两瓶五粮,两条软中华,装在黑色的塑料袋子里,去了刘总家。

 家里就刘总一个人在,老婆带孩子回娘家了。叶萍绕来绕去的说明自己的来意。

 刘总语重心长:“叶萍,你说的事情,其实我早几年就在考虑了,你干的时间不短了,工作上也一直没什么问题,按理说提中层是顺理成章的。”

 “是么?那真是太好了,就是现在看有没有这样的机会,高大上的东西我也不会说,可是您知道的,我女儿一天天大了,家里以后开支也会增大,我们家老高,开出租车也就那点钱,不为别的,我也得为女儿考虑一下以后。”

 “嗯,你说的在理,其实你这情况吧,公司里知道情况的都看在眼里,男人不能给太大的帮助,家里主要还是靠你,也是不容易的。”刘总说着伸手过去轻轻按在叶萍的手上。叶萍把手回去握在一起:“刘总,谢谢你理解我的难处,多的我不想,我就是一心为了女儿。

 您也知道人到了一定岁数,也没有太多念想,就想着为了儿女的好。”

 “看你说的,还什么到了一定岁数,我比你大几岁吧,我都没感觉怎么样的,还是小伙子一般,你看你,还是很显年轻的,人又漂亮,不用说的那么凄苦。

 你吃饭了么?我早上天不亮出去钓鱼刚回来,还没吃饭,一起吃点饭吧。咱们边吃边谈。”

 “我吃过了,刘总,真是不好意思,你都没吃饭,我来打扰你。”

 “看你说的,你也不知道嘛,哦,对了,听说你厨艺不错,要不,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刘总,您要是不嫌弃,能给您做顿饭吃,也是我的荣幸了。”叶萍炒菜的时候,刘总走过去站在身边,轻轻贴着叶萍,一只手放在叶萍的上,深深了一口气:“好香啊。”叶萍推开他:“您看看电视等一会,厨房乌烟瘴气的。”

 叶萍将就刘总家里的材料,了三个菜。刘总开了一瓶五粮,倒了两杯。

 干了几盅之后,刘总连连赞叹:“嗯,不错不错,叶萍,没想到,你人长的漂亮,厨艺也这么好。

 我要是早认识你十几二十年,一定娶你做我老婆,哈哈。”

 “刘总,别说笑了,就是一点家常菜,您不嫌弃就很好了。”

 “嫌弃?怎么会呢。叶萍,别说你现在快四十了,可是你人漂亮,气质又好,稍微收拾打扮一下,走在街上回头率还是很高的嘛,谁会嫌弃呢。”

 “刘总说笑了,我说的是菜,您别嫌弃我做的菜。”

 “哦?菜啊,那是更不会嫌弃了,我老婆那手艺,还不如我,更别说你这么高超的厨艺了。

 可以说,你做的菜,是香味俱全,你看这个颜色,漂亮丽,看着就有让人想吃的望;这个香,那更是,闻一闻就让人浮想联翩;再吃这个味道,尝在嘴里让人反复回味,咽下去还想下一口。”

 “刘总,快别说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好就是好,女人美就是好,女人厨艺好就是好,叶萍,你这都好。”

 …酒足饭,刘总脸涨红的看着也有些微醺的叶萍,看的她很不好意思:“刘总,吃好了么?有些仓促。”

 “还不错,就是感觉还差一道菜。”

 “哦?是什么?”“叶萍,如果我说你是那道菜呢?最美最香最可口的那道菜。”

 “刘总,你喝多了吧,怎么这么说。”刘总起身走到叶萍身边:“公司的中层,是一个更大的舞台,更是一个饭桌,桌上的菜到底怎么样,我吃过才知道啊。”叶萍怯怯的:“刘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叶萍,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明白么?”说着俯身一把抱住叶萍,狂的亲吻着叶萍通红的脸蛋,一只手捏着叶萍丰房,另一只手隔着连衣裙来来回抚摸叶萍浑圆的大腿。

 “刘总,您别这样,您喝多了。”“来吧,就这一次,你知道的,我快走了,我走之前,把你推上中层,不是什么难事。”

 叶萍挣扎着:“刘总,不要这样,您真的喝多了,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来吧叶萍,就这一次,你反正也有过两个男人了,和我就一次怕什么,为了曼曼,就这一次,不会有人知道的。”

 刘总的手已经完全起了叶萍的连衣裙,出两条丰雪白的大腿,随着她的扭动和挣扎不安的摆动着,刘总抚摸捏着,感受着那完美的手感。

 一只深入衣领的手被叶萍死死按住,不让它再进去一寸。刘总的手机响了,他顿感非常烦躁,响了很久,才无奈的走过去接电话,叶萍含着泪整理自己的裙子和头发。

 “…月华山庄是吧?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张局您稍等。”放下手机的时候,叶萍已经打开门跑了出去。回到家里,直奔卧室,叶萍死死的关上门,她不想女儿看到自己明显的不正常。

 她靠着门,眼泪还是没有忍住从眼眶里滚下来。这时手机响了,来了一条短信:“叶萍,机会就这一次,我要什么你很明白,其实推你上中层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我也想得到我要的,你考虑清楚的话,随时联系我。”叶萍把手机摔到地上,扑到上抱住枕头哭起来。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