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四章
叶萍最近考虑了不少,最后感觉思想上比较成了,趁着有一天老高在家,提出了做生意的想法。

 老高心里是没底的,一方面他感觉虽然现在家里严格说是不宽裕的,但是至少吃喝还是过得去,一方面没有多少积蓄可以动用,一旦成功那不说,一旦失败,或许生活会倒退很多年。

 他没有说太多,只是再让叶萍好好考虑一番。她不是没有考虑,而是反反复复考虑了许久,更何况也是现实所迫。

 是的,眼前的日子可以过,也不是没吃没喝,但是她希望家里的生活过的更好,希望为孩子的未来打个更好的基础。

 说到底,她没有在老高身上报以太大的希望,或许只是象征的通报一下自己的想法,不管他吧,自己干自己的,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而她觉得自己心里是有一套成看法的。星期五下午,她是提前下班的,告诉同事学校要开个会,提前让学生放学了,自己要提前去接曼曼。

 三点多的时候,她到了廖凯的店里。廖凯正在想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没想到脑海里的女人之一居然进了店里。

 他上去:“你好,需要些什么随便看。”叶萍只是随便看看,心思却还在沉淀,几分钟后才鼓起勇气:“老板,我看你这生意最近不错的,赚钱不少啊。”

 廖凯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很谦虚:“就那样吧,只是搞些别人没有的花样,足一些个性化需求。”

 “能想到这些也不错了,你看这么大个城市,就你这里想到在学校对面开这么个店,想必是动了脑筋的。”

 …廖凯的脑子转的很快,他隐隐约约想到这个女人不是寒暄这么简单,上次来买衣服看的出来,她家里条件是不宽裕的,现在距离放学还有一会,她这么早过来,应该不是按时接孩子,更不是闲的没事出来瞎逛的。

 她的言谈没有过多指向衣服本身,而是更多谈论这个生意。林林总总的话语,应该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女人想做类似的生意了。

 有些话人家是不好说的,不如帮人家说出来吧。廖凯直接一些:“大姐,你看你说了这么多,莫非也看上这个生意了。”

 叶萍有些拿捏不准廖凯的想法,也不多掩饰,很大方又无奈的说:“我倒是想做,不过恐怕没这么大本钱,现在什么都不容易啊。

 正说着,听到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响了,廖凯抓住时机:“其实这个东西,换一些思路去看,还是很有机会的。明天你接孩子的时候还可以聊聊。”

 叶萍笑了笑:“明天是星期六,老板你忘了,明天再开门,恐怕生意不理想了,呵呵。”

 廖凯哪里会忘记了明天是星期六,他反倒更进一步:“那也没什么,如果你真想做类似的,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我反正也才做开,正需要你们这些家长父母的意见做参考呢。”

 他很主动的要了叶萍的电话,说如果明天有空就再交流一下,叶萍答应了。

 晚上的时候,廖凯还是大概的计划了一些东西,既然有些事情有想法,不做就罢了,要做就做好。

 想的差不多了,觉得成了,才放下心。拿起手机,给金雅发了一条微信:“金姐在干嘛啊?周末了不用那么辛苦练瑜伽吧,应该放松一下的。”

 不想对方的回复显示了不好的情绪:“放松个,气坏了。”

 “怎么了金姐?可千万别气,气坏了身子那可不好。”

 “我怎么能不气,明明说好了,今天晚上带孩子去吃新开的海鲜,我们都走到路上了,他说他要陪客户,一桌子海鲜,我都吃不下几口。”

 “看来金姐的老公是个事业型的男人嘛,这样也不是不好啊,男人打拼,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我知道他为了这个家,但是凡事要注意平衡,如果太痴一方面,反倒是本末倒置了,就说他全部的精力放在事业上,如果忽视了家庭,那为了家庭的付出岂不是又白付出了。”

 …廖凯时而循序善,时而举例分析,时而花言巧语,时而安慰劝导,直让金雅的芳心宽慰不少,只说他善解人意,是个好男人。

 星期六下午三点多,廖凯来到和叶萍提前约好的一间咖啡馆。这间咖啡馆的格调是比较浪漫的类型,很适合情侣约会之类。廖凯在一个卡座里缓缓的搅着杯中的咖啡,等着叶萍。

 他是提前问过叶萍家地址的,然后在地图上搜到这间咖啡馆,相对距离叶萍家最近,而且之后吃饭的地方也研究好了。

 所以当叶萍感觉这里格调有些不合适的时候,转而一想这是人家为自己着想,怕自己跑的远,也算是有心了。

 廖凯给叶萍倒上一杯咖啡,问她要不要加糖,叶萍虽然时常会路过这里,然而没有进来过,对她来说,想象中消费应该比较高之外,她想不到该和谁来,只是说随便吧。

 廖凯显得为难:“萍姐,这个我就不好随便了,我有理由加糖,也有理由不加糖。”这一开始就抓住了叶萍的好奇心:“哦?那你说加糖和不加糖的理由。”

 “加糖嘛,不会太苦,味道好一点。不加糖嘛,正是合现在女士的心理,怕胖。”

 “呵呵,难怪会做生意,你比较细致,也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不过两种理由都站得住脚,就你决定加糖还是不加糖吧。”

 廖凯没有给叶萍的咖啡加糖,而是开门见山问起叶萍关于生意的想法,他当然是猜测到叶萍想做生意是因为生活不宽裕,他当然不会真的那么一板一眼和叶萍讨论生意经。

 他当然随便甩一笔钱就可以支持叶萍一下让对方感动受用,然而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他需要从对方的言谈中了解和扑捉更多对方的心思,他需要与对方更多的交流给对方一些其它的回应,他不着急,着急的是叶萍。

 两个人沉默了少许,还是叶萍先开口的:“哎,实不相瞒,我确实想做服装的生意,有即兴的,当然也是有考虑的。

 说即兴的,是因为看你生意好,引发我一些兴趣吧,考虑的嘛,那就更多了,你做的时间不长,不过生意也不错了,能不能给点思路和建议啊。”

 廖凯假意思考了一阵,然后侃侃而谈:“萍姐,其实你也看到了,现在大街小巷,商场步行街,开服装店的太多了,多少也有点赌博的意思,就是有的人蒙上一件赚了就能支持好几天,有的人为了拉客,反倒赔了还不能带动生意。

 我开的这个店,主要一开始也是想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服装,要么卖大人,要么卖孩子,我更进一步,大人孩子的衣服都卖;另一方面,我加入了个性化定制,这个不单是足更多的需求,其实缩短了供应链,也是节约成本的。”

 叶萍想了想说:“其实吧,有些脑子你是动到了,怎么说,我也想开个你这种,当然不是和你抢生意,我想开在别的学校附近,特地是向你求教一些细节问题的。”

 廖凯很有条理的谈了谈一些细节问题,叶萍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就是时间上的兼顾问题,她要接孩子,难免会耽误生意的情况,想想确实不好办。

 这些情况廖凯当然是明白的,但依然顺着叶萍的话题进行下去,看着叶萍惆怅的表情,他感到这是一个切入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世事总是难以都如意的,何况萍姐你一个女人为家这么多心,不容易的。”

 “不容易也没办法,他开出租车也赚不了太多钱,而且经常生活也不规律,对家里照顾难免少,但女儿是共同的,他不上心,我这当妈的不能不管,我们都不说了,总要考虑孩子以后的基础。”

 廖凯适时抛出自己的方案:“萍姐,要不这样吧,我们合伙做,资金上我投资八成,你投两成,加上你平时多心一下,我这边,我再出个品牌,就用我的招牌,再出个有经验的店员过去主管,总共收益你分三成,我占七成,你该管孩子的还是管孩子,利用空闲的时间打理一下店里。怎么样。”

 “这个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也不是没事干,还要上班,平时要照顾孩子和家里,可以说生意上能投入的时间还是少的,我开始考虑的就是自己投点钱,雇个人照看一下,我给发工资就行了。

 现在你到是提出这个方案,按说你投入比我大,我这和甩手掌柜一样,收益应该更加倾斜你才对。”

 “萍姐,其实你换个思维想,本来你的工作是会计,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事干的,即便你再兢兢业业,也就是那么回事,你不如把你的空余时间利用起来,有事的时候去一下就行了。

 反过来说,本来你这个工作也没有太多回报,即便是单位有意见,你也是干了多年的老职工,不能和你太较真,你退一步可以办个停薪留职之类的,更多的精力可以放在生意和孩子身上,工作也还是保留的,哪怕再不济生意不好,到时候你再回去上班,你业务,单位上也这么多年,我想问题不大。”

 叶萍感觉廖凯说的有些道理,而且单位上不是没有这种人,工作留着,人在外面搞生意的,不过还是感觉应该考虑考虑。

 说着就到了晚饭时间,本来平时是要给女儿做饭的,但是叶萍也是有心人,想到一些东西不能白请教人家,至少请人家吃个饭吧,就把女儿送到外婆家里的,这样晚饭就不心了。

 叶萍提出请廖凯吃饭的时候,廖凯假意说附近有个什么中西合璧的餐厅不错,去那里吃算了。

 那地方叶萍是知道的,但是消费比较高,可是想想以后和廖凯如果能够合作多赚钱,这一顿饭贵一些也是值得的,就答应了。

 那餐厅依旧是比较浪漫的风格,这是廖凯精心研究的,希望这种格调能够烘托出让女人喜欢的氛围。

 廖凯没有考虑叶萍,自己就点了菜,要了一瓶红酒,倒上之后直接举起来和叶萍碰了一下:“萍姐,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呵呵,瞧你说的,我是比较心动,不过我还是要考虑考虑的,可没有下定决心啊。”廖凯不说话,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叶萍,让她有点局促:“你盯着我干什么。”

 ?“我在想,我正在和一个美女老板吃饭,我想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

 喝了酒的微醺和廖凯的话让叶萍有些脸红:“看你说的,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敢这么说啊,再说,我都过了四十的人了,还什么美女。”廖凯继续切入这个话题,没有直接说生意,而是开始谈叶萍:“美就是美,和年龄无关,萍姐何必谦虚呢。

 我倒是觉得,咱们生意好了,萍姐你心情好,气就更好,人一定会更美。”叶萍笑了:“那借你吉言吧,希望有那么一天,来,再喝一杯。”叶萍今天是很高兴了,感觉遇到了贵人,能够帮扶生意,如果做的好,以后日子会好过起来的。

 很欣慰认识廖凯这样一个不错的弟弟。最后一杯酒,廖凯兴致更高了:“来,萍姐,这最后一杯,祝愿我们真的合作愉快,祝愿你越来越美。”叶萍一饮而尽,然后喊服务员过来买单,服务员说这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叶萍很不好意思,明明今天要请廖凯吃饭的,怎么让对方买单。廖凯倒是理由充分:“萍姐,别这么客气,我怎么好意思让女士买单,再说这都是小事,以后咱们合作的好生意好了,这都不算什么,走吧,我送你回家。”廖凯一切都是恰到好处,没有说再去哪里坐坐,去哪里走走之类的,叶萍请自己吃饭,自己买了单,已经算是叶萍欠了自己小小人情,自己不必要过分热情,顺其自然的,文火慢炖的,或许更好。

 而亲手为叶萍推开餐厅的门,亲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社礼仪上有绅士风度,而让叶萍也从心里增加了好感,觉得这个弟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人精明,生意头脑出色,也很体贴。

 叶萍回到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想想今天还是收获不小,打心眼里欣赏起廖凯这个年纪轻轻就很不错的好弟弟,吃饭主动买单,想来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以后生意能够合伙,应该不至于有一些扯皮来的事,她对未来是有信心了。

 不免想到丈夫老高,那么安于现状,又不求上进,给女儿买衣服也唯唯诺诺的,真觉得高下立判了。

 廖凯回到家里,找了一些女的写真照片上传到微信朋友圈,这些照片既不保守,也不过分暴,顶多沟大腿之类,然后又胡诌了一段文字论述女拍摄写真的状态。

 他当然是有的放矢,他觉得金雅会关注这个话题。果然不到5分钟,金雅就和廖凯讨论起这个话题,廖凯觉得以现在的状态,先不说其它的,而是把思路往有的女人拍写真是为了纪录青春这种心态大肆论述,只让金雅感慨:“说的是不错,我应该早几年拍一些的,留住青春,可惜了。”

 廖凯趁机发动攻势:“有什么可惜的,金姐你现在虽然不是青春少女,也是年轻少妇,正是青涩过去,成刚来的时候,谈不上年纪大不大,好的啊。”金雅还有点不好意思:“看你说的,有那么好么。”

 “别这样说,其实金姐你时不时也会晒晒照片,我想你应该是个自信的女人,不然你也不敢秀身材啊,你看上次我给你们母子拍的海报照片,效果不是好的么。”

 廖凯似乎已经勾起的金雅的兴趣:“嗯,你这么说的话,也许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你的拍照技术还是不错的,基本上很专业了,我算是沾了你技术的光啊。”

 “这算哪门子技术,技术应该是全面的,从拍摄到制作,整个一套出来,比我发的照片上那些应该效果更好,当然,更关键的是金姐你人漂亮,气质好,哈哈。”

 金雅突然好奇心上来了,发给廖凯一张自己普通的照片,让他收拾一下看看什么效果。

 廖凯不一会就搞好了,发给金雅看了看,除了认识是自己之外,整体效果好了不少,大赞廖凯技术高。

 他也趁热打铁:“这种照片本身是比较普通的,如果是以写真的专业视角去拍摄,再加上一些制作,我想金姐一定是天仙般的效果了。”金雅动心了,说让廖凯给自己也拍一组写真试试,廖凯一下答应了。

 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步步推进。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