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七章 听说纪委在调查你
刘新生蔑视地看了看李光富说道:“咱们今天长话短说,我明告诉你,你的两个堂兄弟李光勤、李光奋已经全撂了,你弟弟李光裕刚才也被抓回来了。这回你们老李家被一锅儿焖了,所以你也就不要抱任何幻想,谁也救不了你!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早点说,让自己少受点儿罪,你要是今天耍滚刀,非要考验我的耐心的话,你就试一试!”

 犯罪作为已经存在的客观事实,任何形式都不能够将其永久掩盖,只有暴形式和时间上的区别。任何犯罪都会付出必要的成本,掩盖犯罪所要付出的成本要远远大于犯罪本身,这种成本的表现形式为物质、精神和法律。

 ——唐朝

 1

 在专案组的审讯室里,谢庆国、方仁华和专案组的一名侦察员在准备审讯犯罪嫌疑人李光勤的材料,根据专案组调查资料显示:

 李光勤——别:男;年龄:34周岁;身高:1米72;籍贯:香江;文化程度:初中毕业;职业:原香江市拖拉机厂工人,2001年自谋生路;婚姻状况:李光勤和子范苏洋离婚,目前还在一起居住;李光勤曾因过失伤害罪被香江市九龙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释放后以炒股和倒卖二手汽车为生。

 在询问完李光勤的基本情况之后,谢庆国直接切入主题:

 “李光勤,我想经过一晚上的思考,你也应该清楚我们为什么抓你和你弟弟。另外,我现在也可以正式告诉你,你的堂兄弟李光富也已经被我们抓获,所以你也就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现在谁也救不了你,唯一能救你的就是你自己。我们上午审讯了你弟弟李光奋,他的态度很老实,也代了你和李光富之间的秘密易,现在我们也想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如果李光富先代了,你就失去这次宝贵的机会了。我也明确告诉你,机会只有今天下午这一次,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给他放录像!”

 方仁华把录像带放进机器,李光勤抬起头从电视中看到李光富戴着手铐从警车上下来,又看到李光富被警方带上飞机…

 谢庆国突然“啪”地拍了一下桌子,这个动作把李光勤吓得站了起来,谢庆国非常严肃地说:“李光勤,我和你说清楚,我们没时间和你兜圈子。我数到三,要是不争取机会的话,我们就只能接着继续提审你弟弟了,听清楚了吗?!”

 李光勤显然被谢庆国的话给镇住了,他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说:“我说,我说,给我支烟好吗?”谢庆国点着一支烟,起身过去递给李光勤。

 李光勤大大地了一口烟之后说:“我全说…”

 李光勤开始回忆——

 我和子离婚之后,很快就认识了张海梓,没过多久我们就好到一块儿了。张海梓提出了结婚,我想也是,都这么大岁数了应该好好找个人过几天安分守己的日子了,可是结婚得有钱啊。于是我就想到了李光裕、李光富。

 李光裕、李光富是我的堂兄弟,他们是我们这个家族的成功人士,我们家的条件不好,就想借他们兄弟点儿光。于是我就经常主动跟他们联系。但是,李光裕人家是长安市首富,咱们根本就接触不上,我就开始和李光富接触。李光富和我关系不错,而且越走越近。大概是在离婚之后,李光富就借给我8万块钱,让我跟着他一起炒股票。

 当时李光裕、李光富也在炒股票,他们是在长安炒。李光富买什么就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我就跟着他买什么,由于当时我投的钱少,再加上我还得经常取出一些钱生活,所以也就没挣着什么钱。

 当李光富知道我和张海梓的关系之后,他就让我和张海梓分手,他希望我能和前复婚。我当时正和张海梓处得很热,就没听他的。他当时很生气,很长一段时间也没理我。

 有一天他开车回到香江叫我吃饭,当时我弟弟李光奋也在。我们三个人一起在“草青青”吃的涮羊。我弟弟见我们吵架,就先走了。我和光富吃完饭就又到我家接着喝,当时我和他提出想买个房子和张海梓结婚,光富一听就开始骂我,骂得很难听。那天我酒喝多了,一听他这么不给我面子,我就从后屋拿了把刀要砍他,他就和我厮打起来。当时我记不清是怎么的,撕打中我的右手被划伤了。当时我手伤得厉害,手上筋被割断六,输了500cc血,了能有二十多针。

 手好了之后我就去长安找到李光富,李光富看我领着张海梓,当时他就不高兴了。他拉着脸说:“你要是和张海梓好我就一分钱也不借,你要是和范苏洋复婚咱啥也好说。”我当时就想让他给我拿点钱,于是就顺着他说可以和范苏洋复婚。

 李光富一听我同意和范苏洋复婚,他高兴。中午还请我在“寇老心儿”吃了个饭,他给我一个借条,是一个香江的人欠了他40万。他让我找这个人去要,要回来的钱都归我,后来没有找到人,钱也没有要到。

 2

 有一次李光富回到香江,大概是晚上8点左右,他叫我在“蒙古大营”一起吃饭。当时他一边和我喝酒一边说:“你认识王国忠不?你能不能把这个王八犊子给我做掉?”

 我一听当时吓坏了,我虽然没什么钱,可咱也一直奉公守法啊,这杀人和杀又不一样,那是谁敢随便杀呀?

 我就和他说:“咱们家族出了你们哥们是咱们的荣誉,现在香江的人们都羡慕咱们,一旦要是出事了,有多少人笑话咱们啊!光富啊,能有多大仇啊,又不是杀父之仇、夺之恨,要不我给找人出面说和说和算了!”

 李光富当时听我这么一说,非常不地说:“你要是不敢就说不敢,什么找人出面说和说和,要是想找人出面说和我找谁不行,现在香江除了王国忠这个傻X谁不给我面子,你就说干不干吧?”

 李光富说让我考虑考虑,考虑好了给他信。我当时也没在意,我心想,这个孙子,不管咋说咱们也是堂兄弟啊,你介绍我干点啥不好,偏偏让我去杀人。要是这买卖好你自己咋不去亲自杀王国忠。

 谢庆国听李光勤说到这儿,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一停,然后对李光勤说:“王国忠被人砍了10多刀,你敢说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要说你给我痛痛快快地说!”

 李光勤听谢庆国这么一说,他以为李光奋已经向专案组全代了,于是就说:“我说!我说!”

 “有一天,我在我弟弟租的房子附近遇见他,我们就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着。我就和我弟弟说,他们也太狠了,想杀人啊!我弟弟一听就问我,他们想杀谁?我说他们想杀王国忠,我弟弟就说你问问他们能出多少钱。我说当时没谈钱,我弟弟说没钱谁给他杀人啊,我就说那我就问问光富吧!”

 谢庆国听到这儿,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啦,干了这么多天,终于从李光勤的嘴里了解到线索了,他和方仁华会心地笑了。

 李光勤接着说道:“不久李光富就打电话问我那事怎么样了,我说现在也看不见他呀。其实我看见过王国忠,就是想拖着他,我认为风险太大了。过后我就跟我弟弟说这事风险太大,别干了,但我弟弟说你不干我干!”

 谢庆国追问道:“这么说你没参与?”

 李光勤当时根本没有理解谢庆国问这话的用意,连忙摆着手说:“我没参与!我真的没参与!我也是在过了不久之后才知道王国忠被砍了的。我打听了一下,王国忠被砍了10多刀。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问了我弟弟,光奋和我说是他砍的,我就联系李光富和他要钱。”

 谢庆国又追问道:“你那辆黑色帕萨特轿车是哪来的钱买的?”

 李光勤说:“那辆车不值什么钱,是我倒过来准备要卖的。我买的时候是十二万,钱是和李光富借的,他当时总共借给我二十八万。钱是用报纸包的,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我当场点的数,查的捆数,又包好我就拿回家了。我是准备用来倒二手车的。”

 方仁华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李光富为什么一次就借给李光勤这么多钱?方仁华盯着李光勤的眼睛问道:“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为什么借给你这么多钱?”

 李光勤挠了挠头说:“时间应该是在2005年的六七月份,地点是在香江的海湾洗浴中心3楼,当时他借给我二十八万主要是因为我要倒二手车!”

 谢庆国一看时间不早了,于是就严肃地说:“李光勤!你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你再说一次他给你二十八万是让你倒二手车的!”

 李光勤被谢庆国这么一问,心里非常害怕。他自己清楚,要是把下面的事儿说了,自己恐怕就得把牢底坐穿了。于是他心一横,低头不说话了。

 谢庆国又说道:“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李光富给你这二十八万是和一件事有关,而且这件事和王国忠有关!你以为耍死狗就能躲过去?我们要是没掌握确凿的证据能随便抓你们几个?你可要想清楚,这可是直接关系到你在法院的量刑的问题,那可是生与死的问题。你别自己稀里糊涂地走到绝路上去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咱们明天再谈!”

 3

 李光富被关押到粤海省公安厅特警训练基地后,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李光富被关押在临时设置的秘密审讯室2楼,他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警犬“汪汪”地号叫着,一种森、恐惧的感觉一直在笼罩着他。

 李光富起初并不太害怕,他心想,只要我咬牙住什么也不说,就凭借自己弟弟李光裕的关系,不久后自己就能出去了。就在李光富被秘密关押的当天下午,李光富忽然听见外面有说话的声音。他屏住呼吸仔细一听,心里一哆嗦,他觉得那好像是李光裕的声音,这时就听有人故意大声说道:“李光富就关押在这儿二楼,你们兄弟俩这回同呼吸,共命运了!”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了,究竟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李光富觉得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和李光裕太像了,李光富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如果期盼的救星也成了阶下囚,自己也就真的彻底完了。

 就在谢庆国、方仁华他们提审李光勤的同时,香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刘新生和粤海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大案队队长曲成刚在粤海省公安厅特警训练基地秘密审讯室提审了刚押解回来的李光富。

 根据专案组调查资料显示:

 李光富——别:男;年龄:37周岁;身高:1米76;籍贯:香江;民族:汉族;文化程度:高中文化;职业:原香江市粮食局工人,后下岗,现担任长安市围美集团法人代表,自己在深圳市经营价值不菲的高档洗浴中心;婚姻状况:子戴丽丽——35岁,女儿李祖娴——8岁。

 刘新生蔑视地看了看李光富说道:“咱们今天长话短说,我明告诉你,你的两个堂兄弟李光勤、李光奋已经全撂了,你弟弟李光裕刚才也被抓回来了。这回你们老李家被一锅儿焖了,所以你也就不要抱任何幻想,谁也救不了你!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早点说,让自己少受点儿罪,你要是今天耍滚刀,非要考验我的耐心的话,你就试一试!”

 刘新生的这番话还真把李光富吓唬得够呛,尤其是当他知道李光裕也进来了,他就彻底垮了。这时刘新生在屋子里学着李小龙在电影中的招牌动作,对着墙出拳、踢腿,嘴里还唱着:“呀,嘿!我是挑一条线,打一大片,我身轻好似云中燕…”

 突然刘新生大吼了一声:“李光富!你给我说!”

 “我说!我说!我全说!”

 李光富哪见过这场面,被刘新生这一系列组合动作给吓坏了。他抬起头看着刘新生,沮丧地说:“我全坦白!”

 李光富开始回忆——

 王国忠、王振忠和我弟弟李光裕的关系非常不错,平时王国忠和我的关系也不错。自从王国忠被安排到深圳后,我感觉他就开始记恨我弟弟李光裕了,慢慢地他就公开发牢了。

 王国忠回到长安后,还是对自己的职务不满意,他认为副职没啥实权,三番五次地要求给他重新安排。我弟弟李光裕没有搭理他,他为这事儿和我弟弟李光裕闹得僵。听说他们还大吵了几次,最后王国忠一赌气就回香江了。

 有一次王国忠从香江到长安找我弟弟李光裕借钱,正好我进李光裕办公室找他签字报销点差旅费。当时就听王国忠说:“现在香江中院正审二地主团伙的案子,万一他们要是代出来是我领二地主去的郑州,是我把熊晓弟的体貌特征和行动规律给二地主的,那我就完了!我现在拖家带口的,大人孩子每天都张嘴要吃要喝,我现在也没啥买卖做。再说想做也没本钱,我看光裕这么办,你就先给我拿两百万,我到海南躲一躲,我边躲边做点生意,这样既连累不了你,我也能重新开始!”

 李光裕笑了笑对王国忠说:“啥事也没有!二地主是啥人你不知道,他会不懂得游戏规则?你看把你吓的;你想做生意我也不反对,你总得告诉我干啥吧?只要是项目好,有钱咱们就一起赚,我肯定会支持你的。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半天也说不出要钱干啥?你还老嫌我不给你钱。人啊,都得学会换位思考,你说呢?”

 王国忠听李光裕这么一说,当时就急了,急赤白脸地说:“光裕,我咋就没项目,关键是你从来就不给我机会让我提项目。我的项目可比别人的项目还好呢,别人的项目我也闹不懂,可我这个项目咱们不用投一分钱,只要你答应配合,我保证咱们赚大钱!”

 李光裕听王国忠这么说,对站在一边的李光富说:“中午你拿两个盘子站在马路上!”

 李光富不解地问:“拿两个盘子站在马路上干啥呢?”

 李光裕看着王振忠说:“等着天上掉馅饼呀!不用我投一分钱,你保证我赚大钱,要是有这好买卖你早自己做了,还告诉我?”

 王国忠嚷嚷着说道:“咋没有,上面老大跟我说啦,希望你帮着洗点钱,洗1000给300!咋样,这买卖能干吧!不用投一分钱吧!”

 李光裕非常气愤地说:“人家是让你帮着把黑钱洗成白的,你是让我把白钱洗成黑的,你这是帮我呢,还是害我呢?行了,咱们今天不说了,我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说吧,不过你放心,这买卖我不做,你们的事儿我也不会说出去!”

 4

 有一次,李光富去李光裕的办公室,就听见李光裕在电话里说:“什么,你绑架我儿子还不够,你还要把我和萨仁高娃的腿都撞瘸了,你还要把我小儿子给卖了?既然你这么说,咱俩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报案了。咱们看看到底是你们黑社会厉害,还是长安的警察、武警厉害。”

 李光富一听就知道是谁了,他对李光裕说:“是不是又是王国忠这小子烦你啊?不行我找俩人把他办了吧,不就是花俩钱呗!”

 李光裕本来就被王国忠闹得心烦,再听李光富这么一说,就抢白道:“行啦啊,你也注意点儿,你也给我少惹点事儿!咱现在生意都做到外国去了,咱还和他斗这个气?根本犯不着!”

 李光富一边往出走一边说:“行啦,这事儿你就别管啦!”

 李光富当时就想到了他堂哥李光勤,他心里琢磨,李光勤平时没少从自己这儿拿钱。李光勤和他老婆范苏洋离婚那年,是自己看他没事儿干,就让他炒股票,实际上就是自己给他提供信息,他按照自己说的买。结果李光勤他们赔了大约12万,自己觉得对不住李光勤,所以就先借给他8万,后来他想开饭店,自己又借给他9万,现在自己有事儿,就应该让他帮自己办点儿实事儿。

 有一次,李光富在香江的一个饭店请李光勤吃饭,李光富就对李光勤说了王国忠向中纪委举报李光裕挪用“香石化”三期工程款以及王国忠绑架李光裕儿子的事儿。当时李光勤拍着脯说:“这事儿交给我吧,我给你出面收拾了王国忠!”

 当时李光富怕他吹牛,就说:“王国忠他弟弟王振忠可是公安局副局长,你敢收拾他?”李光勤说:“只要你给我些钱安顿一下家里,那有啥不敢的!”于是李光富就给了他的身份证复印件,没多久李光裕就听说王国忠被砍了11刀。

 王国忠被砍11刀之后就躲到了外地。有一天,王国忠给李光裕打了个电话:“李光裕,我告诉你,砍我的就你们4个人——你、三马虎、谭永君、二地主,你们得给我拿钱!你要是给我拿点钱,咱们这事儿就算了,今后你走你的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可别赖我啊,我砍你干啥,你还值得我去砍?你要是用这种方式想和我拿钱,那你可是打错如意算盘了!”李光裕当时不知道王国忠被砍是李光富指使人干的,话又说回来,就是李光裕知道是李光富指使人干的,他也不可能在电话里和王国忠承认啊。

 王国忠被砍之后不久,李光富就回到香江。李光富在一个饭店的雅间和李光勤一起喝酒,李光富说:“你看看你们那活儿是咋干的,要不就别下手,下手就不能给他留活儿口!这不,王国忠这小子没死,现在成天给光裕打电话,他现在还就把这被砍的事儿赖到光裕身上了。”

 李光勤喝了口酒说:“你以为杀人和宰个一样?那是个大活人,再说王国忠是那么好杀的吗?我看警告警告他就算啦,他还能玩儿出什么水花儿啊?”

 李光富不地说:“你要是事先说干不了,我就找别人了,想干这活儿的人多了。现在你必须把尾巴活儿干了,这次一定要干得干净利索,知道不!”

 李光勤一看李光富这架势,知道不干也不行,就说:“你再给我点钱,王国忠有车,我得买个车跟踪他。再说,这是掉脑袋的事儿,我要安排一下家里,万一出了事儿我家里人咋办?”

 李光富瞪着李光勤说:“要钱你就说要钱,还他有车你也得买个车跟踪他,王国忠要是有个飞机你也买个飞机跟踪他?你就干脆点儿说个痛快话儿,就这个尾巴活儿,需要多少钱?”

 “30万吧!”李光勤当时心想,我就多要点儿。要是他心疼不给自己也正好不干了,他要是想干给了,干完这一票之后自己就和弟弟正正经经做二手车的生意,也正好有钱买房子和张海梓结婚。再说了,香江的警察都是些吃干饭的,抓个小姐和耍钱啥的还行,真正的大案、要案交给他们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李光富在和李光勤商量好“尾巴活儿”价格的第二天下午2点多左右,李光富在香江的海湾洗浴中心3楼的一个包厢里给李光勤拨了个电话,李光富把一个白色塑料袋递给李光勤。李光勤打开外面的报纸一看,是钱,他数了一下,是28万,就说;“不是说好了30万的吗?”

 “你财转向咋地,28万和30万有啥区别,咱按9折算了,剩下的2万我留着零花。”李光富穿好衣服往外走,回头又嘱咐道:“这次活儿干得漂亮点!知道不!”

 5

 2007年5月2晚上11点30分左右,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王振忠在自家门口被杀。

 “你知道不,王振忠昨晚被打死了!”

 李光富是5月2从李光裕以前的司机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李光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给李光勤去了电话:“听说王振忠死了,你咋也不告诉我一声啊?”

 “打你电话的时候说不在服务区,你最好赶快回来一趟,我有个大事和你商量。”

 李光富咋问李光勤也不说啥事儿,没办法,李光富只好决定回一趟香江。

 李光富回到香江之后,来到李光勤开的饭店。

 李光勤见李光富进来之后,立刻热情地把他让到一个包厢里:“啥时候回来的?还没吃饭吧,我马上让人给准备!”李光勤喊过服务员点了一些李光富最爱吃的菜,又从吧台拿了两瓶48度青花瓷汾酒。

 李光勤边给李光富倒酒边说:“咋样,这回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把那活儿干得干净利索!满意不?”李光富说:“人都错了,你们怎么搞的?”

 李光勤喝完酒点了支烟,望着李光富说:“你求我的事儿,我虽然没有办好,但也尽力了,我能不能也求你个事儿?”李光富笑着说:“咱都是自家兄弟,啥求不求的,有事儿你就说,只要是我能办的。”

 李光勤说:“我想承包个宾馆,缺点儿钱,你看能不能支持一下!”李光富停下手里的筷子说:“你这饭店不是干得好的吗,承包宾馆干啥?再说你又没有干过,赔了咋办?”

 李光勤突然瞪起三角眼,眼里冒着凶光说:“你就干脆点说借还是不借吧?”

 李光富一看这架势,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说:“缺多少啊?”

 “最少130万!”

 李光富听李光勤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什么意思了,他知道李光勤这是要敲诈自己,于是就没好气地说:“我去哪儿给你130万啊?”

 “去你们家弟弟李光裕那儿!”

 李光富见李光勤步步紧,索就挑明了说:“我凭啥给你从我们弟弟那儿给你130万,你是不是认为给我办了那个事儿之后,你就可以敲诈我啊?”

 李光勤视着李光富说:“现在我认为那个价格不公道,你必须给我追加预算!”

 李光富说:“我要是不给你追加呢?”李光勤出无赖的表情说道:“那我不排除考虑投案自首,反正我也没什么出路,监狱里也得给口饭吃!凭啥你们兄弟就吃好的,穿好的,我们兄弟就得受穷啊!我给你3天的时间考虑,你要是不给我就投案!”

 刘新生等李光富说完之后,把笔录拿过来递给李光富说:“你仔细看一看,要是没错的话,就在这儿签字、摁手印;另外,写上‘以上笔录看过,和我说的一样’。”

 专案组在抓获了李光富、李光勤、李光奋之后,杜海鹰带领谢庆国和方仁华乘飞机来到长安。他们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

 李光裕在得知二哥李光富被抓之后,他怎么也睡不着了,李光裕开始回忆起那段和王国忠闹得不可开的往事:

 李光裕和王国忠之间的矛盾,是从王国忠向中纪委举报自己挪用“香石化”三期工程款之后开始的。当时李光裕正在利用各种关系进行危机公关,王国忠通过关系得知中纪委在调查李光裕之后,王国忠认为这是自己与李光裕借款的最佳时机,于是王国忠再次来到长安找李光裕。

 “光裕啊,我,王国忠!听说中纪委在调查你,我们最好见个面谈谈,万一中纪委要找我了解情况,我这个人又不会说假话,说得合适不合适的对谁都不好,要不你告诉我咋说对你才有利!”李光裕知道王国忠这是在敲诈自己,他感觉这件事很难办,不理吧还真怕中纪委那边继续追查,理吧又怕王国忠这小子没完没了地敲诈自己。

 烦恼中的李光裕给自己的“军师”——理宾斯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老总去了个电话,一来理宾斯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围美集团的常年公关、营销顾问机构,这些大事要是不问他们,那每年不白给他们180万了嘛;二来荣志仁是自己欣赏和信任的一个兄弟,又在自己下面的一个公司担任总策划,再说荣志仁在政府机关给领导担任过秘书,经常帮助领导处理一些办的棘手事情,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帮助自己处理。

 想到这儿,李光裕给荣志仁拨了个电话:“志仁,在哪儿呢?你马上来哥这儿一趟,哥这儿有急事!”

 “哥,现在我正给发改委、证监会的领导汇报咱们那个项目呢。我这儿完事后立刻过去!咱们中午一起吃饭,你12点半在‘大连海鲜’门口立正等我!”

 李光裕听荣志仁这么一说,急了:“什么?我立正等你?”

 “你要是不乐意立正就稍息!”被荣志仁这么没大没小地一逗,李光裕的烦恼立刻去了一半儿。在公司也就荣志仁私下敢和李光裕这么贫嘴,李光裕却偏偏喜欢这小子。

 李光裕中午提前到了“大连海鲜”他一边在雅间里品着自己存在这儿的极品铁观音,一边琢磨这件事儿如何和荣志仁说。突然门一开,李光裕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荣司令到!全体起立!”

 李光裕一看,荣志仁穿着一套深蓝色细条纹“杰尼亚”西装走了进来,这套西装是自己上次和他打赌输了之后买给他的。李光裕边倒茶边说:“这回哥遇到个大麻烦,哥想来想去觉得也只有你能帮哥出个主意了。”

 “哥,只要你不是想篡夺权,其他的事儿就都好说!”

 荣志仁说着坐在了李光裕旁边。李光裕挑事情的重点和不感的地方和荣志仁说了一下,荣志仁听完之后很严肃地对李光裕说:“哥,用一个人首先要收他的心,只要这个人心和你想的一样了,他就不会作出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这就是大家经常谈到的为啥必须要‘一条心’的道理。当年曹给关羽位子、金子、妹子为啥都没有打动关羽呢?这就是因为关羽和他二哥刘备一条心嘛;现在王国忠之所以不和哥一条心,主要还是哥没有设身处地为他考虑一下,不管咋说,王国忠过去和哥亲如兄弟,也为哥办过一些事儿,再说他弟弟王振忠毕竟是公安局副局长,咱们以后少不了用他。现在王国忠只不过是‘三天不学习,跟不上刘主席’了。王国忠过去在香江仰仗着他弟弟,也是风云人物,现在可以说是车子、面子、票子啥都没有了,你说他能不狗急跳墙吗。哥如果今后想成大事,就必须要把王国忠今后的生活安排得很好,因为只有这样,现在跟着哥的这些兄弟们才能干得更有劲儿,才能和哥一条心。如果哥把王国忠的事儿安排得很好的话,大家就会这么想,即使有一天我也不能与时俱进了,李总也会把我的生活安排得很妥当!只有这样,公司才能有凝聚力,这样的凝聚力才能转化为生产力和经济效益!这不也正是哥期望的吗?”

 李光裕听荣志仁这么一说,觉得荣志仁很有远见,而且是个帅才的料,李光裕内心中非常希望集团内能有几个像荣志仁这样的助手。李光裕决定就按照荣志仁说的这么去办,于是李光裕又追问道:“志仁,你觉得哥下一步具体该咋办?”

 荣志仁沉思了一下说:“哥,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说到底就是为了、钱、爵,王国忠也是一样。现在最赚钱的产业就是房地产,香江的官员拼命巴结哥还不是因为哥是长安首富,希望哥能在香江投点资吗。哥不如就顺水推舟,哥就回一趟香江,那时在市里给哥接风的时候,哥就提出要在香江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到时市里不但会全力以赴地支持,更会提供最优惠的相关政策来促成这件事。

 “到时哥可以先让王国忠当这个公司的副总,这样王振忠那也会满意的。到时哥就和王国忠挑明了说,这是对他能力的考验。如果他能把这个工作干好,第一个项目完成后就升他为总经理,并给他30%的股份,不过这个股份是期权,只有他在公司干5年之后才能兑现。这样王国忠又能非常体面地周旋于香江各个部、委、局、办为房地产公司办一些具体的工作。再说,如果真要成立这个房地产公司的话,王国忠仰仗他弟弟公安局副局长所积累的黑白两道的人脉关系,协调和拆迁都不是问题。

 “我不知道哥是否考虑过,正因为哥现在是长安首富,哥要是在香江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项目的话,香江的各家银行行长每天都会哭着喊着追着求着给咱贷款。那样我们除了公司成立和项目启动的时候需要一些基本的资金之外,很快我们的资金不但能顺利撤回来。一个项目下来,不但有一两亿的利润,而且哥再给王国忠这些高管年薪过百万的话,这生活品质在香江还不让王国忠死心塌地地为哥效力啊!王振忠也能全力以赴地为咱们办事。那时,王国忠、王振忠哥俩还能和哥不一心?”

 李光裕听完荣志仁这番话之后,简直就是心花怒放啊。他觉得荣志仁前面那番话告诉了自己收王振忠心的战略,后面这段话告诉了自己让王国忠心服口服的战术。如果这样,不但王国忠今后不会成为自己事业的麻烦,相反,王国忠也会来他自己事业的第二个春天!

 李光裕高兴地喊道:“小姐!点菜!”

 “荣志仁,今天你想吃啥点啥,哥好好陪你喝点!还有啊,你前几天不是想让哥给你换辆新车吗?咱吃完饭哥就陪你去,哥新买了辆奥迪A8,你就先用哥今儿开的这辆奔驰S320!”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