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八章 他借了首富一个亿
昨晚公安部门联合行动,把三马虎给抓了,也抓了不少警察和官员。你可能也知道,三马虎这些年在粤海省上上下下结了不少官员,也相互配合着赚了不少钱。可三马虎这一被抓,大家担心他在里面不定会抖搂出什么事儿呢。

 选择使用暴力犯罪解决问题的结果必然会造成多输的局面,特别是这种伤害给双方家庭造成的长期巨大精神压力,它会像噩梦一样在人的心灵中形成永久的阴影。而且这种痛苦的记忆有时会在条件反的作用下让人的精神崩溃。

 ——唐朝

 1

 李光裕当天下午三点回到办公室后,心情就别提那个美了。从王国忠开始打电话想方设法敲诈自己开始,自己近一段时间没有一天舒心过,一直没有彻底解决这件事儿的办法,刚才吃饭的时候听荣志仁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有考虑欠妥的地方。不管咋说,自己和王国忠兄弟一场,大家是有感情基础的,如果真闹得不可开的话,让香江认识自己和王国忠的人都会笑话的。特别是王国忠的弟弟王振忠,当年王振忠在长安进修的时候没少请自己吃饭,而且现在毕竟还是公安局副局长,也为自己事业的发展出过大力。如果这事儿要是传到王振忠耳朵里可是好说不好听啊。就在李光裕准备联络王国忠面谈的时候,香江市发生了两件重大事件。

 自从二地主一伙儿被香江市警方抓获之后,三马虎在背后四处找人,他下决心要借法律之手彻底消灭二地主。于是三马虎积极寻求将二地主毙的可能,二地主被抓之后,二地主的家人来长安找李光裕,希望李光裕能够帮忙,只要二地主能保住命就行。

 李光裕觉得二地主别看和自己不是一路人,可毕竟为自己卖过力,再说二地主的为人不错,非常仗义,一直守口如瓶。于是李光裕就为二地主请了国内最好的刑事辩护律师。

 二地主在看守所里一直也没有闲着,他一方面托家人和李光裕取得联系,另一方面他在得知是三马虎举报的自己之后,从看守所里给自己在外面的兄弟们下了一道指令,全方位收集三马虎团伙这些年的犯罪证据以及警匪勾结的详细内幕。在二地主搜集到三马虎团伙的犯罪证据之后,他让家人火速到长安找李光裕,托李光裕将举报材料面呈中纪委有关领导。

 不久,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二地主案件做出一审判决,二地主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就在二地主为自己大难不死在看守所庆祝的时候,另外一个消息让他更解气,中纪委在认真查证了有关举报三马虎团伙警匪勾结的材料之后,立即会同公安部将三马虎一案涉案人员就地抓捕。

 三马虎团伙被抓捕之后,粤海省相当一部分和三马虎勾结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官员整天坐卧不宁,想方设法采取补救措施,试图能够从中得到解。王国忠再次被这批人当做合适的联络人选,于是,王国忠带着特殊的使命来到长安。

 正当李光裕准备联络王国忠的时候,李光裕的手机响了,李光裕一看号码知道是长安的就接了起来:“喂!您好!哪位?”

 “啊,光裕,怎么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李光裕一听是王国忠。前段时间由于王国忠扰李光裕太频繁了,李光裕实在是烦了,于是就把王国忠的手机号码给屏蔽了,所以王国忠现在联络李光裕只能使用固定电话。

 李光裕听出王国忠的声音之后,故意慢条斯理地说:“咋,找我有事儿?”

 “光裕啊,前一段时间确实是我有些太冲动了,这次我想和你心平气和地谈谈。你看咋样?”李光裕听王国忠这么一说,怨气少了很多,平静地说:“你要是早这么说,不就啥问题都没有了吗,你说地方吧。咱们是应该好好谈谈了,毕竟兄弟一场,有啥说不开的?”

 “那咱们四点半在‘内阁茶楼’吧!”

 王国忠听李光裕这次口气温和,他认为这次自己提出的解决办法李光裕应该能够接受,这样自己也不用这么整天和他怄气了。

 2

 李光裕和王国忠都对这次谈话充了期待,毕竟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年轻不懂事的年龄段了,双方都希望能够重归于好。

 这次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李光裕提前到了。李光裕找了个安静的包间,要了一壶特等的乌龙茶,随便点了一些干果,他一边品茶一边从期刊架上挑选了自己经常看的《中国商人》、《新华月报》、《新晋商》和《男人世界》杂志信手翻阅着。

 没一会儿的工夫,王国忠推门走了进来,李光裕抬头一看,心里暗自说道:“别看王国忠这小子现在点儿背,可这小子、气、神都很好,浑身还是透着干练。如果不是了解内情的人,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王国忠现在的状况。”

 王国忠那天穿了一套宝石蓝的“范思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今年最新款的黑色BOSS手包儿,身上了淡淡的古龙香水。

 王国忠进来和李光裕握了手之后,非常从容地坐下。李光裕从王国忠今天和自己握手的力量上可以看得出,王国忠也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的。

 王国忠进来后也打量了打量李光裕。

 李光裕今天特意挑选了一套浅灰色的“阿玛尼”西装,这套西装还是上个月自己过生日的时候,太太萨仁高娃随文化部代表团在国外演出时带回来的。配套的“阿玛尼”白色衬衣上系了一条浅灰色中国古钱币图案的领带。

 自从李光裕娶了萨仁高娃之后,李光裕所有的衣服都是由萨仁高娃亲自挑选和打理。同样一套西装萨仁高娃决不会让李光裕穿两天以上,就连李光裕的皮鞋每天萨仁高娃都是亲自擦,而不是由家里的阿姨做。作为国内著名歌唱家的萨仁高娃是个非常贤淑的女,她自从和李光裕结婚之后,她就一直希望丈夫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儒商。

 双方寒暄了之后,王国忠从手包儿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给李光裕。李光裕拿过来打开一看,名贵的包装盒里放着一支18K镶钻的“万宝龙”金笔,李光裕不解地看着王国忠。

 “光裕,这是我刚才亲自为你挑选的,无论我们过去发生过多么不愉快的事,我希望咱们都看在过去多年兄弟的情分上,今天用这支笔将它一笔勾销!”王国忠说着,举起茶杯“来光裕,咱们兄弟今天以茶代酒,干了!”

 这时李光裕的眼睛不住有些润了,他又想起当年他和王国忠弟弟王振忠在火车上认识时的情景,想起他们在长安城里的小酒馆儿里煮酒论英雄时的年少轻狂,他想起王振忠为自己承担起国库券贷款案时的侠肝义胆。他举起茶杯说:“惊涛渤海几经手,四十载后无对言;愿君更发千般奋,定要与宇腾九州!不管过去光裕哪些地方考虑不周,做得不到位的,或者哪句话说得词不达意,从今天开始,从这杯茶之后,咱们重新开始!”

 王国忠和李光裕喝了这杯茶之后,双方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包间里的气氛也融洽了许多。王国忠是个讲究生活享受和十分注意自我保养的人,他一边展示着茶道,一边说:“光裕啊,我知道,你的钱赚得也不容易,我也不该那么狮子大开口。我觉得你的一句话有道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吗,以前我还真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理解了!现在我不希望你借给我钱了,我希望你帮我个忙,帮我赚点钱,这样我也能以你为榜样,跟着你一起在股市上投资,你觉得咋样?”

 李光裕感觉王国忠这次确实变了,帮帮王国忠也应该,于是就说:“只要我能办得到的,就一定帮,啥事儿?你就直说吧!”

 王国忠给李光裕上茶说:“昨晚公安部门联合行动,把三马虎给抓了,也抓了不少警察和官员。你可能也知道,三马虎这些年在粤海省上上下下结了不少官员,也相互配合着赚了不少钱。可三马虎这一被抓,大家担心他在里面不定会抖搂出什么事儿呢。这不,大家托我想走走你的路子,在纪委找找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于三马虎那儿你放心,只要纪委不深究,判三马虎10年、8年做个样子,慢慢他就保外就医了。光裕,我也不瞒你,人家答应给2000万劳务费和价值2000万的古董字画,只要你答应,1000万马上先给我打过来,字画按照你的意思,咋办都行;我知道光裕,以你现在的身价根本不稀罕这点小钱,也犯不着蹚这趟浑水。可兄弟我不是想靠这事儿积累积累吗,你看这么办行不,1000万给我打过来之后我留300万先用用,剩下的都给你打过去,字画古董你看着办,事情成了之后,那1000万到位之后,你说咋分配我都听你的。如果你认为这样不行,你也谈谈你的意思。”

 李光裕听王国忠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他心想,公安部门联合行动办的案子能是小案子吗,自己找人也是瞎耽误工夫。再说三马虎的材料也是自己送到纪委的,自己的事儿好不容易纪委才这么算是过去了,现在如果自己和纪委提这些事儿,这不是成心找不自在嘛。想到这儿,李光裕说:“不是我不想帮这个忙,实在是这事太麻烦,也太危险,给多少钱我也不想帮着办。”

 王国忠听李光裕这么说,火腾地就蹿上来了,没好气地抢白道:“我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这事儿有危险?!我这不也是听你的才‘富贵险中求’吗?再说啦,你用假国库券存单抵押贷款的时候咋不怕危险呢?你让我弟弟替你扛着的时候咋不考虑我弟弟有危险呢?咋到你那儿的时候咋都行,咋到我这的时候这富贵就不能险中求啦?”

 李光裕被王国忠这么一说,脸上挂不住了,赌气说道:“咱刚才不是说好了以前的事儿一笔勾销了吗,咋你动不动还是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啊?都啥年月了,还提它干啥?”

 李光裕这么一说,王国忠被气得火冒三丈,他怒视着李光裕说:“当时要是没我弟弟王振忠给你扛着,你小子他妈的还在劳改队吃大窝头呢!当时你咋不这么说呢?”

 李光裕被王国忠这么一掀老底儿,气急败坏地说:“当时是你情我愿,谁又没拿着你弟弟给我扛着!王振忠自己愿意怪谁呀!”

 王国忠气得“啪”的一下就把一个茶杯摔在地上了,用手指着李光裕骂道:“好你个狼崽子啊!你这些年的书算是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古人还知道‘受人滴水恩,必当涌泉报呢’,你就这么过河拆桥?”

 此刻双方都在气头儿上,说出的话都很难听,再加上话赶话,李光裕的好多话其实都没过脑子,也不是他的本意。他说者无心,可是听者有意啊,王国忠此时已经被刺得失去理智了,啪地拍着桌子说:“好,李光裕,算你狠!这可是你得我,我要是做出一些让你遗憾终身的事儿你可别后悔!”

 如果这个时候李光裕稍微说点儿能让双方下台的话,彼此的仇恨也就不会发展的水火不容,可是有些男人做事说话根本不考虑后果,特别是一些男人在有了点儿钱之后,更是觉得没有不能说绝的话,也没有不能做绝的事儿,这次李光裕就是这样。

 他心想,就凭借你王国忠现在的能量和地位也配和我李光裕叫板,我拔出儿汗都能死你。于是李光裕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脸鄙视地说:“你爱咋地咋地!”

 3

 李光裕从“内阁茶楼”出来后,开车往家的方向走,这时李光裕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有些后悔,他感觉本来是想好好把以前的矛盾、恩怨彻底化解的,没想到却把事情越闹越僵了。李光裕知道,王国忠可不是个善茬儿,这小子如果要是和自己发狠的话,自己还真的要多加小心。

 李光裕和王国忠不而散的第二天中午,李光裕接到第一任子吴倩梅的电话,吴倩梅在电话里焦虑地说:“光裕,子文去你那儿没有?”

 李光裕和吴倩梅离婚之后,儿子李子文一直和吴倩梅一起生活,一来是李光裕经常在全国各地出差,无法照顾孩子;二来是因为吴倩梅在长安市某政府机关工作,生活比较有规律也便于照顾孩子。李光裕一听说儿子放学没回家,以为只是去同学家去了,就说:“你没问问经常和他一起玩儿的同学?”

 吴倩梅埋怨地说:“我能不问吗,我给子文的老师和同学都打电话了,同学说子文下学后被一个人在学校门口接走了!”

 李光裕一听说儿子在学校门口被人接走了,他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着急地追问道:“同学没说被一个什么样的人接走了?”

 “子文的同学说,接子文的这个人是个男的,身高大约1米75左右、身材魁梧…”李光裕在电话里听吴倩梅描述的这个人和王国忠的体貌特征差不多,他立刻大声说:“你为啥不立刻报警!”

 吴倩梅听李光裕和自己发脾气,立刻回敬说:“报警?我还用得着你教!人家110说了,报失踪得48小时之后,报绑架又没有暴力行为,我这不才找你的吗?现在知道儿子丢了着急了,你早干什么去了?”

 李光裕不想听吴倩梅唠叨,不耐烦地说:“好啦,现在不是对我人身攻击的时候,你还是在家里等消息吧,我立刻给市公安局刘局长打电话!”

 “刘局,我是围美集团的李光裕啊,我儿子放学之后不见了!”

 “什么?你儿子放学之后不见了?开什么玩笑呢,上个月你儿子过1岁生日不是还请的我吗,怎么现在就上学啦?”

 李光裕听刘局长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他和萨仁高娃的儿子确实刚过了1岁的生日,他赶紧纠正说:“咳!我说的这个儿子是前生的,都上小学四年级了。他妈妈说,他放学后在学校门口被一个男的给绑架走了,我知道是谁绑架的!”

 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建军听李光裕这么一说,立刻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刘建军说:“你是怎么知道是被谁绑架的?有这个人的联系方式吗?”

 李光裕说:“这个人叫王国忠,前几天他想和我借钱,我一直没借给他,于是他就对我说‘我要是作出些让你遗憾终身的事儿你可别后悔!’”

 刘建军听李光裕这么一说,便对李光裕说:“你把这个人的手机告诉我!另外,你赶快到市局巡警支队,以便配合他们的解救工作!”

 刘建军随后进行了紧急布控:“技术处吗?你立刻把我说的这个手机号码进行定位和监控,把确定的位置随时通报给巡警支队的赵振鹏!立刻!”

 “喂!喂!喂!赵振鹏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赵振鹏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听见后请立刻回话!听见后请立刻回话!我是刘建军!”

 “刘局!刘局!我是赵振鹏,我们现在的位置在烈士陵园附近,请指示!”刘建军在长安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电视监控屏幕上找到了赵振鹏所带领的巡逻车的位置后说:“围美集团董事长李光裕的儿子今天放学后被人绑架了,刚才技术处确认绑匪的位置在‘星世界商业中心’。你马上带人赶过去,一定要确保人质安全,那里购物的群众比较多,一定要先疏散好购物的群众,在不能确保人质百分百安全的情况下不许开!你听清楚了没?!”

 “刘局!刘局!请您让指挥中心立刻关闭通往‘星世界商业中心’的所有道路和红绿灯!我们3分27秒后就能赶到案发现场。”

 刘建军一边下达命令,一边在电视屏幕上观看着事情的进展。

 赵振鹏所在的巡逻车拉响车顶上的警报器后呼啸着向案发现场飞奔,赵振鹏在车上布置着:“大军,到达后你先赶到商场监控室,在确认人质位置后,通知孔志刚、丁伟和我。孔志刚、丁伟在获得绑匪位置后,孔志刚在上面和商场保安一起立刻封闭下楼的出口,一个购物的人也不能放下来。丁伟,你在绑匪的下面一层和商场保安立刻疏散所有的购物群众,一个也不许留在商场。大军,你和商场保安以最快的速度关闭商场所有出口的门。其他人和我一起去现场解救人质,大家都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随便开!大家都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

 赵振鹏所在的巡逻车到达“星世界商业中心”后,巡警按照预定的方案迅速行动,突然赵振鹏在对讲机里听到指挥中心的呼叫:“赵振鹏,绑匪带着孩子正在商场的地下超市3号款台款,大约2分钟后就能到达一层电梯口!”

 赵振鹏带领3个巡警在一楼电梯口的后面持隐藏好,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孩子刚从一楼电梯口出来。赵振鹏把孩子抢过来的同时,下面的腿将中年男子扫倒,3个巡警立刻叠层在中年男子的身上。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讶地哭喊着:“别抓我!我不是坏人!”

 与此同时,赵振鹏已经给中年男子戴上手铐。中年男子莫名其妙地大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呀?”赵振鹏转身对身后的孩子说:“告诉叔叔,你认识他吗?”

 “认识!这是王国忠叔叔!他不是坏人!”

 王国忠在孩子说完后对赵振鹏说:“听清楚了没?”

 赵振鹏又对孩子说:“这个叔叔带你要去干吗?”

 “王叔叔说好长时间没见我了,带我买了个MP4和好多好吃的!他这是要送我回家!”

 赵振鹏这回非常歉意地对王国忠说:“实在对不起,是我们搞错了!”

 王国忠笑着说:“我和孩子他爸爸是多年的朋友,他爸爸当年因为涉嫌诈骗差点被我弟弟抓了。这不,我怕他管教不好儿子,所以就经常关心一下这个孩子!”

 4

 王国忠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光裕正在长安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刘建军和李光裕通过电视监控器都看见了案发现场发生的一切,刘建军一回头厉声问道:“光裕,怎么搞的?你不是说是绑架吗?”

 “刘局,他实际上就是绑架!”

 李光裕心里非常清楚王国忠的用意,王国忠是用这件事警告自己,他也清楚这只是开始,后面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呢。

 李光裕被刘建军埋怨了一顿后,心情非常沮丧。奥迪A8在飞奔着,李光裕拨了荣志仁的电话:“志仁,睡觉了没?”

 “哥,才几点就睡啊?我在投资不良资产的计划呢!”

 荣志仁听李光裕的口气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儿了,于是追问道:“哥,你要是有事儿我就立刻过去!”

 李光裕觉得自己见了荣志仁怎么说呢,人家已经把战略和战术都说得清清楚楚的了,只要自己依计行事就行了,怎么现在让自己搞成这样了,自己这个二哥是怎么当的啊。可是现在不和荣志仁商量又不行:“志仁,你就辛苦一趟,我在‘碧海云天’等你,咱们边洗边聊吧!”

 李光裕是“碧海云天”的钻石级贵宾,他经常在这里和一些达官显贵在饭后商谈些机密的事情。这个套房由三间屋子组成,外面的一间是洗浴的地方,里面有世界顶级的各种洗浴设施,这是为了让身份尊贵的客人避免在大厅和普通的客人一起体洗浴的尴尬。中间的屋子是一间古香古的茶室,客人洗浴之后可以在这里品茶谈事,也可以在这里打麻将牌。最里面的一间是休息室,和五星级宾馆的房间格局一样,所不同的是巨大的双人,这张双人具有特殊功能,它能够在情的时候配合主人的各种体位要求。

 李光裕见荣志仁进来后便说:“咱们还是先洗完了再说吧!”

 两个服务生等客人进了浴池之后,拿了一大盆新鲜的红玫瑰花瓣走了进来,随手将花瓣撒在浴池的水面上,不一会儿浴池的水面上已经都是红玫瑰花瓣,屋子里面到处充了玫瑰的花香,荣志仁觉得这气氛好像更适合恋人或者情人之间,就笑着说:“哥,别人不会以为咱俩是同恋吧?”

 李光裕笑着说:“那很有可能,反正我是在这儿没带女人来过,刚才我看那俩服务员看咱俩的眼神儿都不太正常!”听到这儿,荣志仁和李光裕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李光裕和荣志仁在包间里洗完之后来到外屋的茶室,服务生把沏好的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然后说:“李总,今天是先做足底还是先按摩?”

 李光裕随手从LV的手包儿里出一张百元钞票说:“今天啥也不做,你就在外面吧,不叫你别进来!”

 “谢谢李总!”

 服务生高兴地拿着小费出去了。李光裕拿牙签在果盘里挑出一片西瓜递给荣志仁。

 荣志仁说:“哥,到底咋了?”

 李光裕就把和王振忠谈话的经过,以及儿子子文被王国忠带走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消沉地说:“志仁,你也别埋怨哥,你说现在该咋办?”

 荣志仁一边思考一边看着李光裕,突然问道:“哥,据你所知,王国忠的家人里他最在意谁?”

 “最在意他侄子王宗宪啊!怎么啦?你不会让哥绑他侄子吧?”李光裕没有明白荣志仁问这话的意思。

 荣志仁回过头说:“他这个侄子有多大,知道有什么愿望吗?”李光裕还是没有明白荣志仁的意思,想了想说道:“我想起来了,老大前几天回了趟香江,遇见王振忠的前陈方夏丹了,陈方夏丹说王宗宪今年毕业后想送他去德国,可就是缺钱。”

 荣志仁忽然一笑,打了个响指说:“哥,有办法啦!你这么办!”

 荣志仁喝了口茶水说道:“既然王国忠最在意他侄子,咱就从他侄子那儿下手。我记得陈方夏丹还经常和哥联系,那哥就亲自给她打个电话,主动问问她儿子的事,她一定会和你提儿子想去德国的事儿,只要提这事儿,你就说王宗宪出国的钱和今后的生活费你全包了;把钱打给她之后让她带孩子来趟长安,见着这娘俩之后,你带着王宗宪去买几套衣服和出国用品啥的,然后再请这娘俩吃顿饭,你就提出收王宗宪为干儿子,毕业后想在国外就在国外,想回国就来集团帮你!人心都是长的,如果哥这么对王振忠,王国忠会领哥这份人情的,等双方关系缓和缓和之后,有机会再实施上次我和哥说的那个计划!”

 大家看见了没有,由于思路和处事原则的不同,同一件事由不同的人去处理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那么,我们自己今后在处事的时候也要掌握一个原则:“处难处之事愈宜宽;处难处之人愈宜厚;处至急之事愈宜缓;处至大之事愈宜平;处疑难之际愈宜无意。”

 李光裕一边听荣志仁说,心里一边琢磨,荣志仁的这个主意实在是高,一则自己暂时不用和王国忠正面接触,避免彼此尴尬;二则王宗宪出国这么大的事儿王国忠一定会从王宗宪嘴里知道是自己给安排的,不但内心感激自己不说,还显得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三则安排王宗宪出国留学的事儿也会给自己在朋友圈子里树立良好的口碑,王国忠也就不好意思再提那些事儿。想着想着,李光裕一拍大腿说:“好,就这么办!”

 李光裕和荣志仁从“碧海云天”出来之后各自回家。

 李光裕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踏实多了,他觉得荣志仁说得对,人只要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些问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这件事儿如果按照这么处理,本来是个皆大欢喜的圆结局,可是老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就在李光裕和荣志仁在“碧海云天”商量的同时,李光裕的大哥李光富正在香江的一家饭店里喝酒。

 李光勤对李光富说:“…你咋不早说呢!这事儿你别管了,我替你收拾了这个小子!”

 李光富借着酒劲儿说:“你直接给我把这个王八犊子做了!”

 李光勤一听,觉得这是个和李光富要钱的好机会,就说:“做了他是没问题!可你总得拿点钱让我安顿一下家吧!”

 李光富拍着脯说:“没问题!你就说多少吧?”

 李光勤想了想说:“怎么也得30万吧!”

 李光富哈哈一笑说:“不就是30万吗?行!就这么地了,你就等我电话吧…”

 5

 就在杜海鹰带领谢庆国和方仁华急着赶往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路上的时候,李光裕的车和他们乘坐的出租车正好擦身而过。

 李光裕的车正在驶向去公司的路上,李光裕坐在后面想着心事。他也急于想知道李光富到底是为什么被香江警方抓的,不过李光裕并不担心,今天他在长安市的一家酒店里请粤海省省委侯书记吃饭。

 不久前,侯书记向李光裕借了一个亿,让李光裕帮助其侄子暗中持有股的一家公司在境外上市,侯书记也收益颇丰。

 李光裕心想,就凭省委侯书记这张王牌,大哥没几天就放出来啦,所以他并没有多想。

 方仁华担心李光富被抓消息一旦走漏,很有可能会惊动李光裕。他们知道李光裕不但随身带着护照,而且还持有香港居民居住证,他要是听到风声的话,随时都可能从不同的渠道离开中国境内。如果是那样的话,再想抓李光裕的难度就太大了。想到这儿,方仁华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再开快点儿!”

 李光裕到达公司后,看见一个与自己和侯书记都非常的神秘人在他的办公室等他。这个神秘人曾经是侯书记在部队时候的一个部下,如今在军队一个非常特殊的系统工作,侯书记就是他介绍认识的。这个人不但和李光裕很,而且也帮李光裕办一些重要的事情,李光裕上午就一直和神秘人在谈股票方面的事,中午还一起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了个饭。

 李光裕和神秘人吃完饭回到办公室,李光裕就把昨晚李光富被香江警方抓了的消息和神秘人说了,神秘人说正好晚上和侯书记一起吃饭的时候问问。就在大概下午4点左右,李光裕的秘书告诉他说外面有几个长安市公安局的人要见他,李光裕在长安市公安局有很多人,所以他也没有多想,就让秘书把人带进办公室。

 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的刑警和方仁华、杜海鹰一起走进李光裕的办公室。李光裕正在猜测对方来意的时候,一名刑警掏出证件说:“我们是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的,有个香江市的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这两位是香江市公安局的!”

 方仁华掏出工作证在李光裕面前晃了一下,就在这时,李光裕的两个保镖闻讯从旁边的办公室里冲了进来。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的两名刑警刚想制伏保镖,其中一个保镖已经非常利索地将一名刑警推在墙上用手掐住脖子。

 李光裕见状说道:“放开他,他们是长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察支队的。没事!找我了解点情况,一会儿我就回来了。”

 神秘人一直坐在李光裕办公室的沙发上,他一直观察着事态的发展,直到李光裕和刑警们下楼的时候,神秘人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人已经被带走了!”

 萨仁高娃得知李光裕被抓走的消息并没有特别反常的表现。萨仁高娃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女人,绚丽多彩的演出生涯让萨仁高娃见识过形形的人,她早就养成了处不惊的性格。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镇静,自己需要从不同的渠道了解一下丈夫究竟是因为什么被带走的,事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她现在必须要用轻描淡写的姿态让周围的人冷静下来,因为只有这样,才更有利于解决问题。

 当晚萨仁高娃和往常一样逗了一会儿儿子,等住在家里的保姆、保镖以及李光裕的父亲都睡了之后她才又回到卧室。

 萨仁高娃关上卧室的门后就靠在了门上,她的眼泪了下来,好一会儿她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萨仁高娃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从卧室的柜子里边拿出一个崭新的记本。她平时有写记的习惯,但是今天,她拿出这个记本是想和丈夫说说话。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她必须把家里的事儿处理妥当,另外丈夫公司的事儿恐怕也要靠自己去硬撑着了,尽管那是自己一向不熟悉和最不愿意涉及的生意。

 打开记本,萨仁高娃就想起昨天晚上和丈夫的温存,她拿起笔开始记录李光裕被抓走后的第一篇记: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场真正的噩梦,一场真正唤醒你我的梦,你被带走了。巴特尔很怪的表情对我说:你被香江公安带走了,记得当时我在洗澡,儿子刚刚入睡,小丽进门对我说,巴特尔在门口等我有话对我说。一种不祥之感,我穿上睡衣走出门外,巴特尔很怪样地说:“嫂子,李总被香江公安带走了,一会儿公安还要到家里来,这会儿他们在公司呢,他们让我回来通知你。”我静静地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下午大概5点钟前几分钟。”“确定是香江公安吗?”“还有长安市有组织犯罪侦察大队的人。”“他们什么时候到?”“大概一会儿就到,现在是10点多一点。”“行,我等他们。”突然的事件,短暂的话语,我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将你带走的那天,我,我的生活都被带入了噩梦,但我在噩梦中学会了承受,学会了坚强,同时也找到不可磨灭的信念!我从小到大,从未有过亲人遇难,卷入司法纠纷等事情中,我知道自己没有经验,但我有比经验更可贵的,那就是我的恒心和勇气,还有我对自己丈夫的忠心。我相信有了这些,没有击不败的!显然这个社会有黑暗和复杂一面,再黑,再,也会有正义出现的,一切的一切,只是时机未到,所以在黑暗中耐心地努力和等待更是重要的重要。哪怕心里翻江倒海,也要将自己,将心态横放在湖面,平静、自然、轻松!

 ——节选自《萨仁高娃记》

 李光裕突然被警察带走后,公司立刻作一团,大家都在头接耳地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楼下凄厉的警车报警器声把李光裕的两个保镖惊醒,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大声说:“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往家里打电话报信啊!”李光裕和警察刚下楼,突然大声说:“我看你们是抓错了,我晚上6点还要请粤海省省委侯书记吃饭,要是让你们给耽误了,小心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