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愿爱你 下章
第三章
车水马笼的街道中,方俊仁焦急的在人中穿梭。

 推开熟悉的门帘,轻柔的乐声,仿佛分割了两个世界般,令他身心都觉轻柔起来。

 “光临!先生,吧台坐好吗?来点什么?”

 俊仁仿佛被电殛般,那是他梦中佳人的典型。今天他终于看见他追寻已久的梦中人,他讷讷不能出声。

 雪柔虽然忙碌的在客桌间穿梭,但她一丝也未曾遗漏俊仁的表情。她太明白俊仁,以至于当她看见这女孩时,就可想像他的反应。

 她一直祈祷自己料想是错误的。

 但显然,她的想像成真了。

 “你的脸色好苍白,要不要休息一下?”

 雪柔住泛滥的悲伤,努力挤出僵硬的苦笑。

 现在她站的位置是二、三桌之间,跟她说话的是…宋杰明。

 雪柔用克制后的情绪,面对关心她的人。

 她第一次看清楚宋杰明的长相。

 他跟俊仁是完全不同的典型…看来斯文、体贴,充书卷气。

 “也许不是合适时机,但是你愿意给我答覆吗?”

 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给自己设限?毕竟她也老大不小了,有多少时间可挥霍?

 她的理智劝她答应,她的心却反叛着她。

 “谢谢你!可是…”

 宋杰明的眼眸诉说着诚挚的心意“没关系的,答应或不答应总是其中一个结果,你不用觉得抱歉。如果可能,让我做你的朋友好吗?”

 雪柔颔首。

 “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

 “阿柔!”

 俊仁的兴奋之情完全表在五官之中,他丝毫没有察觉雪柔与宋杰明间的气氛不同,自顾的以他自认轻声的方式问着雪柔:

 “好妹妹!什么时候多请一个帮手,怎么没跟我讲?叫什么?帮我引见引见吧!”

 雪柔拨开俊仁紧抓她不放的手,沉重的来到吧台,她的心在叹息。

 她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像个古典美人的瓜子脸、丹凤眼,角有两个小梨窝,总是盛笑意,一头乌黑秀发随着她走动而摇曳生姿。更重要的是,她不高,站在同是一百七十几公分高的俊仁、雪柔身旁,她显得娇小而受人怜爱。

 九点正,雪柔刚准备营业,她就来了。

 她施着薄妆,穿着一件春天颜色的长衫、舒适的长出脚趾的凉鞋在足踝叉打结。

 她的美兼东西方,她是带点神秘气质的美丽姑娘。

 雪柔无法恨她。

 她无心机、开朗的笑说自己是“无业游民”

 “我这个人就是懒!”女郎说道:“工作一阵子存些钱,就开始东飘西游走世界各方,幸好语言能力不错,可以在没有旅费时打工混口饭吃。哦!真希望我能有你的毅力,把小店经营许久,给一些人静心的所在。”

 雪柔记得当时是如此回答她的…这只是一个小地方,守着它免得成天无所事事,惹出是非。

 “呵呵…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让我帮你整理吧!不要拒绝我好吗?”三、四个钟头相处下来,朗大方的雪柔与不拘小节的萧亚云,已有了初步认识。

 她们互相欣赏着对方。

 “亚云,这是丫丫的叔叔…方俊仁!”

 亚云将托盘放在台面上,空出右手与俊仁相握,她笑得好甜,眼眸闪着晶亮星芒。

 “丫丫时时提起的‘巨人叔叔’就是你啊?!对我们而言,你真的是‘巨人’!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萧亚云,萧之萧换为草字头,亚洲天空上的一片云,就是我的名字,丫丫都喊我‘小’姐姐的。”

 “什么时候开始给丫丫上课?”俊仁热切的注视着亚云。

 “该说陪丫丫一起玩吧!”亚云绽放着慑人风采“不跟我谈谈教育理念,或是我的工作经历等等问题吗?”

 俊仁双眼发亮!雪柔从没见他以如此热切的神情注视过一个女孩,看来,亚云已令这个鲁男子一见锺情。雪柔觉得有一种酸涩直从心肺中冒出。

 “雪柔!我跟萧小姐到Long-Love谈家教的问题,下午麻烦你带丫丫一会儿。”

 雪柔无法开口,她神思有些涣散的点头答应。

 “雪姨,你好久没跟丫丫说话了,丫丫好想你唷!”

 雪柔抱着那软绵绵的身躯,眼泪不由自主的由腮边滑落,丫丫也跟着她哭了起来。

 “丫丫好乖,怎么哭了?告诉雪姨,有人欺负你吗?”

 丫丫眼睛,殷红的在雪柔脸上深深吻着。

 “人家想姨嘛!姨好坏,一个月都不来看丫丫,丫丫每天都看历,可是姨都不来,姨是不是不要丫丫了?”

 “姨最爱丫丫了,怎么会不要丫丫呢?只是姨忙,没办法来。你不是一直想要冲锋武士吗?姨托婆婆带过来,有没有收到?喜不喜欢?”

 “不喜欢!不喜欢!”丫丫嘟着嘴发脾气“丫丫只想跟姨在一起,姨不来,什么东西人家都不要!”

 “丫丫!”雪柔心里觉得好愧疚,于是把丫丫搂得更紧;她能体会丫丫这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她记得父亲刚过世的那段日子,只要母亲不见了,她就放声大喊大哭,直到母亲闻声飞奔赶来,非得牢牢抱紧母亲,她才肯安心。那时她尚比丫丫年龄大,更何况这小小的女孩,她如何承受亲人再次不见人影的压力?

 “丫丫,对不起,雪姨跟你保证,以后每天都来看你,要是雪姨有事,也会先跟小丫丫报告,好不好?别哭了!”

 “嗯!雪姨不可以骗人哦!”“要不要打勾勾?”

 “要!打勾勾,打勾勾,骗人是汪汪!”

 丫丫脸上犹挂着晶莹坠的泪珠,嘴角却已漾着甜甜笑容,雪柔搂着她又疼又爱。

 “咦?叔叔呢?怎么只有丫丫一个人在?老师今天来不来?”

 “‘小姐姐’每天都来呢!叔叔现在每天都好早回来,大钟敲六下他就回来了!”

 “哦!”“刚刚他们去买晚餐,叫丫丫在家乖乖等着。”丫丫说着,脸上又出不愉快的表情“叔叔好讨厌哟!每次都跟小姐姐说话,不跟丫丫说,还叫丫丫自己玩。雪姨,昨天他还跟小姐姐坐在沙发那里手牵着手,笑得好大声。”

 雪柔心中的不情绪已渐高张,几乎将她的理智冲散,她心想,方俊仁,今天你不把我林雪柔放在心中倒也罢了,对于手足唯一的女儿,也是世上仅剩唯一的血亲也如此散漫、不关心,你的心中到底还有没有所谓的责任感?

 “姨!姨!巨人叔叔跟小姐姐回来了。”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两人的谈笑声,雪柔的脸色更像罩着十二月的霜雪,寒得无法化解。

 悉悉卒卒的声响在屋外有好一阵子,两人才开门进屋。

 “咦?雪柔,怎么有空来?红尘今天不营业吗?”

 “店是我的,我爱开不开,你甭心!”雪柔的声音似乎是从牙里挤出来的。

 “吃火葯了?!这么冲!”俊仁大惑不解的问着。

 亚云看看两人,而后将俊仁手中的物品拿下,笑着说:

 “你们好好说说,我去做晚餐,丫丫,帮小姐姐的忙好不好?”

 丫丫牵着亚云的手,一起进厨房去了。

 俊仁充感情的注视她们俩的背影,幸福的感喟道:

 “这才叫幸福,可人美丽的老婆、乖巧懂事的女儿,人生夫复何求?”

 “事实上是…”雪柔冷冷的说:“剃头担子一头热的傻瓜,作着秋大梦,把侄女儿的照顾都疏忽了!”

 “你说什么?”

 “你自己扪心想想,当你跟萧亚云在一起时,丫丫在哪里?你把她一个小孩子丢在家里,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要向谁代?”

 “不过是一下子!”

 “一下子?方俊仁,你良心何在?”

 “雪柔,你是存心找碴挑毛病,不跟你说了!”

 “站住!”雪柔愤怒到了极点,已化成平时惯常的冷静口吻。

 “不问是非对错,往后你保证随时都有人看着丫丫,不要让她一个人害怕?”

 “我保证!”

 “还有一件事!”

 雪柔言又止,迟疑着不知从何说起。

 俊仁等待着,雪柔想了好久,下定决心说道:“萧小姐昨天跟一个男人在榆林公园散步。”

 “你真无聊!看人家散步,不怕伤眼?”

 俊仁轻轻松松说着,反倒怪罪雪柔的多事。

 “以前我们不也时常一起勾肩搭背的散步?亚云有自己的朋友,很好哇!没什么不对嘛!”

 “可是…”雪柔想说,不仅仅是散步,他们还当众亲热啊!雪柔又想起以往两人一起时,俊仁对自己的独断专横,不顾虑自己的心情,她便噤口不语。

 傍他一点教训吧!让他尝尝失恋的痛苦。

 左思右想后,雪柔仍觉得不忍,于是她站起身就往厨房踱步而去。

 “你到厨房干嘛?”

 俊仁阻止雪柔的去路。

 “少废话!那边坐着,不准过来!”雪柔凶巴巴的瞪着俊仁。

 也许是基于一种惯性,俊仁听话的坐回沙发,像是小媳妇被待般的垮着一张脸。

 厨房里香气四溢,雪柔自叹没有好厨艺的天分。

 “丫丫,叔叔在客厅等你。”

 “做什么?”

 “去了就知道。”

 “好!”丫丫俐落的从餐椅上跃下,一溜烟跑了。

 雪柔双手在握,斜倚着厨房的门口,打量着萧亚云。

 亚云把一头长发松松绾个髻,热气把她的脸颊染得不用胭脂便已嫣红;她把芥兰牛盛在白瓷的盘里。

 她俨然已是一家的女主人。

 雪柔进来的时候,亚云就知道了;她知道她正在打量自己,她也明白雪柔是兴师问罪来的,她等着。

 “萧小姐,请你放过俊仁吧!他还是大男生,不懂得玩游戏。”

 亚云重重的将菜盘放在餐桌上,努力装出讥笑的眼眸,直勾着雪柔。

 “你是什么意思?他跟你什么关系,你今天有什么资格跟我如此说话?我跟他玩不玩游戏于卿底事?”

 “你不要太过分!我亲眼目睹你跟别的男人当街接吻,这…你敢否认吗?”

 亚云哈哈一笑,仿佛嘲着雪柔的无知。

 “小姐,你跟社会也节太久了吧?都二十一世纪了,当街亲吻不过是一种礼貌应酬,你未免太大惊小敝。”

 雪柔生气的反驳着“萧小姐,请你记着,这里是台湾,保守的国家,不要把你开放的那一套带到这里;尤其是方家,丫丫还不懂得是非分寸,你的‘好’习气可不要影响到她。”

 “就是有你这种故步自封的人,台湾才不会进步。小朋友从小教育他们爱的习气,将来才有爱人的能力。”

 “这是两码子事,你不要混为一谈。”

 “不管是不是混为一谈,现在方家由我做主,如果你不服气,尽管向方俊仁哭诉去。我煮饭的时候不喜欢人家监视,请出去!”

 雪柔转身就走,背后却传来亚云的冷哼声。

 “还有…”

 雪柔停下脚步。

 “我萧亚云一向敢做敢当,不要在我背后搬是非!”

 雪柔气得混身发抖,以往对她的一丝好感,早已烟消云散;走到客厅后,没理会丫丫、俊仁,便夺门而出。

 她发誓…再也不理会方家琐事!

 亚云也在发抖,她是紧张得发抖。

 硬生生的表演自己不熟悉的泼辣角色,她觉得好难过,尤其是伤害了自己欣赏、喜欢的人。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也只好认了。

 “雪姨,快!我们去玩碰碰车。”

 “丫丫,你跟叔叔去,雪姨在旁边看就好了!”

 “好嘛!姨不可以跑哦!”“好!”雪柔拎着三冰淇淋站在栅栏外。

 丫丫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连第一次见面的宋杰明都对丫丫疼爱有加,抛下斯文拘谨,跟丫丫闹着玩。他真是个好人。

 原本他与雪柔约好去看电影,却因为雪柔的母亲肚子疼,不能照料小女孩而泡汤。

 当他提议一起到儿童乐园时,雪柔想到了一句至理名言…

 要掳获一个女人的心,先从VPD旁的小兄弟着手。

 看他对丫丫爱不释手、呵护备至的模样,真是令雪柔怀疑他是不是就是丫丫的父亲。

 “姨,好好玩哦!我们撞了五辆车,叔叔还帮他们取名字哦!”“叫作别克One、坦克车、克莱斯勒、劳斯莱斯跟莲花。”宋杰明搂着丫丫,出一口白牙开心笑着“真高兴跟丫丫一起把它们干掉了!”

 “宋杰明!真怀疑你的神智,你是爱之其死是不是?把名车撞翻了你才高兴。”雪柔笑道。

 “啊!你真说到我的伤处了,就是买不起,撞撞它们也高兴!”

 “但是它们都是小汽车啊!”丫丫睁着漆黑如檀木的大眼珠,不解的看着大人们。

 雪柔与宋杰明闻言不由得开怀大笑。

 “你看那一家人笑得好开心,小女孩跟妈妈一样漂亮。”

 赞美的声音在杰明与雪柔耳际飘过。

 杰明含着深意的注视雪柔,雪柔羞红着脸,将面孔别开;丫丫看着两人,而后摇晃着杰明“叔叔!我们再去玩吧!”

 “先吃点东西再去吧!叔叔老罗!”

 “叔叔才不老呢!我要跟婆婆说叔叔很英俊。”

 杰明被丫丫的天真童语,逗得乐不可支。

 “好会哄人的小嘴,真甜。”

 “叔叔,我们去吃汉堡好不好?那里有。”

 丫丫热切的注视着杰明,雪柔正想出声阻止,杰明就发言了。

 “丫丫,汉堡不营养,淀粉多又高热量,对小朋友的发育有不好的影响。这样好不好,那有竹筒饭,我们先吃一点,如果下午肚子饿了再买汉堡当点心,好不好?”

 丫丫是个慧黠而懂事的小女孩,如果将事情分析给她听,即使她不懂也会欣然接受,若是以强迫命令的方式,往往只会适得其反。

 宋杰明选择了合适的方法。

 雪柔克制不住的拿宋杰明与方俊仁比较着。

 杰明是善体人意而懂得跟别人好好相处的谦谦君子,他考虑别人的立场,会为对方着想,是孩子典型的良师益友。他的职业虽忙碌,却教人尊敬;他有女孩择偶的优良条件:富有、仁慈、慷慨,像一阵春风温暖人心。

 阿俊急躁、莽撞,对自己所爱所喜之人,要他的命他都双手奉上,对于敌人则是战斗至死。他不虚伪、喜恶分明而热情,像个小孩子老要别人心。

 如果选择对象,宋杰明是最好的伴,但是…

 “姨,这个饭不好吃,好硬!小姐姐煮的好好吃!”

 丫丫的话语,如同一盆冰水浇醒雪柔的遐思。

 自从那一天到现在已有八天,雪柔真的不再去方家;俊仁上台北开会,还得亲自把丫丫送到林家。

 她问俊仁怎么不托萧亚云?俊仁理直气壮的回答:“她又没义务照顾丫丫,她只是家教,更何况,她又跟我请了两天假回家。”

 雪柔想反相稽:“我又对方家有何义务?只因为母亲是你的干妈,我们就活该累死,替你做牛做马?”

 但一念及母亲看到丫丫就生气倍增,她便住口不语。

 “雪柔!怎么都不吃饭,好像心事重重?”宋杰明关心的问着陷入沉思的雪柔。

 雪柔这才把思绪拉回来,强颜欢笑,食不知味的拨着饭粒。

 “姨,小姐姐骂巨人叔叔是花花公子哦!什么是花花公子啊?”

 “丫丫,那是小姐姐生气骂人的话,你不要学嘛!”

 “可是人家想知道嘛!”雪柔望着丫丫,再看看宋杰明。

 杰明知趣的站起来说道:

 “我去买饮料,丫丫想喝些什么?”

 “嗯…我要立顿红茶,冰的哦!”“雪柔,你呢?”

 “一样吧!谢谢!”

 待宋杰明走远后,雪柔轻言细语的问着丫丫。

 “丫丫,巨人叔叔跟小姐姐怎么吵架的?”

 “昨天叔叔要出差,小姐姐说:‘不是出差吧!大概是去女朋友的。’叔叔骂她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心眼,人家雪柔都不会这样!’小姐姐就拿花瓶丢巨人叔叔,又说:‘你这个花花公子、花心大萝卜,想脚踏两条船是不是?门都没有!’巨人叔叔就很生气的说:‘你疯了!丫丫在睡觉还大吵大嚷的,要吵架、要找碴,好!到外面叫个够!’就这样,讲完了!”

 丫丫好像在演戏般,手舞足蹈;雪柔听得是一身愤慨与怜惜。

 大人吵架带给小孩的影响,远超乎大人所能想像。以往顾虑着小女孩,凡事雪柔都忍让俊仁,但萧亚云所做实在太过分了,她在雪柔心中的好印象早就破灭了,现在又加深一层嫌恶。

 “姨,快告诉人家什么是花花公子?阿芳说那是一本书哦!专门给男人看的。”

 “阿芳?哦…邻居的小朋友,你怎么遇到她的?”

 “早上吃早点的时候,巨人叔叔拜托她妈妈做早餐给我吃啊!姨,快说啦!”

 丫丫的好奇心一旦被挑起,就无法善罢甘休,雪柔心想如果不回答她,回去后妈妈又不知会如何灌输她似是而非的观念,还是告诉她吧!

 “丫丫,那只是一个形容男孩子有很多女朋友的说法,花心大萝卜也是一样的道理。”

 “就这样哦!那小健也是花花公子罗!”

 “小健?是不是<情愿爱你>
上章 情愿爱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