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愿爱你 下章
第四章
“谁呀?”

 俊仁擦着漉漉的头发,由浴室里走出。萧亚云耸耸肩,顺手搁了话筒“打错的吧!”

 “哦!”俊仁不甚在意,开了冰箱取了可乐,仰头便是一大口“咕噜、咕噜”的牛饮着。“哇!真好喝!”

 萧亚云挂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孩子气的俊仁;今夜她的衣服是特别订制的,黑缎的低礼服,将她的身材突显的更为完美,宴会中的男人,全都像癞蛤螟般挤在她的身旁,显然她那一身油般柔腻的肌肤,挑起了男士们一亲芳泽的望。

 “巧遇”在同一地点参加晚宴的俊仁后,她便托辞要俊仁保护自己。

 俊仁显然十分喜欢这个护花使者的身分,别人羡慕的眼光,让他服务亚云更加起劲。

 “碰巧”两人又订了同一间旅馆,更顺理成章的一同离席。

 俊仁不耐全身上下的西装束缚,要亚云稍坐,就去冲凉。

 亚云原本是忐忑的跟着俊仁进入二○六房。虽然,俊仁待自己一直彬彬有礼,但是人犯罪的新闻也是屡出不穷的;直到俊仁不理会自己去洗澡时,她才松了口气。

 她对自己的容貌、身材一直有着强烈的信心,因为外表,她曾获得不少次意外的帮助。没想到,俊仁并不是一般的登徒子,对待她一直不敢越雷池一步。她加深了雪柔与俊仁的隔阂,但是俊仁对自己仍如何候一尊女神般,尊敬着亚云,完全没有男女朋友间的亲昵。

 亚云悄声叹息着。

 “俊仁,今天晚上够累了吧?”

 “还好。若是雪柔也一起来更好!”“哦?”“她最喜欢看一些精致的小东西,要是她看见晚宴用的杯盘图腾那么巧可爱,她一定会高兴死的!”

 “你似乎跟雪柔相知甚深嘛!不管何时何地,你老是提着雪柔、雪柔的,我真怀疑你的女朋友到底是谁?”萧亚云并未怒气冲天,她以探究似的神态研究着俊仁。

 “你别胡思想!她只是我的好兄弟、好哥儿们,我们在一起太久了,所以她的一些习惯我都了解。”俊仁慌忙的解释着。“亚云,你别想错,你才是我的女朋友。”

 “是吗?我真怀疑!”亚云嘲笑着俊仁“我们的关系应该只是‘普通认识的点头之’吧?!试问,你方俊仁对我萧亚云了解多少?你曾关心过我的一切吗?你所有的话题全在林雪柔身上打转,奉劝你,还是早醒醒吧!”

 “醒醒?”俊仁蹙着浓眉,大惑不解。

 “言尽于此!我去睡啦!”

 亚云带着狡猾顽皮的表情,扬长而去,俊仁连阻拦她的念头也未曾兴起,他只是思索着。

 可惜,俊仁的思考未及五分钟,便已呼呼大睡!

 “她去哪里?”

 “二水乡下。”

 俊仁忙完会议,一回来便往林家报到;只可惜,雪柔已早他一步出门。

 “跟杰明叔叔一起回去的哟!”丫丫热切的报告着“杰明叔叔来接雪姨,还要婆婆跟我一道去呢!婆婆说她肚子痛不去,丫丫要陪婆婆,所以也不去!”

 “丫丫真是婆婆的好宝贝!”林母拍着丫丫,爱怜的说着“你到房里看图画书,婆婆有话跟叔叔说。”

 “好!”听见丫丫合上房门的声音,林母才转身面对已憋足一肚子问题的方俊仁。

 “坐下!坐下!吧妈仰着头看你,脖子会扭到;站起来腿又会酸,所以…”

 “干妈!”俊仁已焦急得忘记不该跟干妈大嚷大叫“你让雪柔跟一个不明不白的男人走,干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俊仁!住口!”林母慈蔼的面孔也变得严肃,她喝斥俊仁,希望他明白自己错误的举止。

 俊仁虽然明白自己轻率的口吻让干妈愤怒,但仍无意低自己的怒气,他实在太震惊、太讶异了。以往雪柔总站在他唾手可及的地方,他不必费心的寻找,她总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出现,现在她竟跟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走了。他不敢相信,也不要相信!

 “干妈,你把地址给我,我去找雪柔回来!”

 “我不给!”

 “干妈!”

 “俊仁,看看你,你到底是何居心?雪柔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你忍心去破坏她的幸福吗?”

 “干妈,那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雪柔去了只是羊入虎口,难道你不担心雪柔的安危?难道雪柔不再是你心爱的女儿?难道你宁愿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快把地址拿来!”

 “阿俊,雪柔一向能判断是非,二十五年来她一直是个孝顺贴心的好女儿,我信任她的程度跟我的生命一般的重;再说,宋杰明那孩子来过几次,他是怎样的人,我心里也有个底。你不是雪柔的‘哥哥’吗?怎么像个情人被抢的男孩似的在赌气?”林母看着俊仁焦虑不安的走动,她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话中话。

 方俊仁虽然冲动,常常凭一时兴起做出顽皮行径,但他仍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他也有相当智能,如何不会明白林母的话语?只是嫉妒的烈火,已蒙蔽了他的心智,雾了他的双眼,他一心只要宋杰明家的地址,听不进去任何劝慰的话。他只知道,他的雪柔已一步一步离他远去,他必须阻止,不顾任何代价的阻止。

 “干妈,别废话,快拿来!”

 “俊仁,你用什么态度跟干妈说话?”

 俊仁抱着林母双膝,双腿一屈,跪在地上。

 “干妈,我求你!快点给我吧!再不去找雪柔就迟了,请你不要狠心的不顾儿子、女儿!”

 林母真的是哭笑不得,她现下可清楚“傻儿子”的真正心意,只是这个孩子到了那里会把事情越越拧,她必须让他了解自己的“身分”让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否则事情该如何收拾?

 “俊仁,起来,起来!你不是常说男人膝下有黄金,怎么跟干妈跪着,想诅咒干妈啊?快起来!”

 “干妈,刚才我说错话,我道歉,你就把地址给我吧!”

 “俊仁,干妈可以把地址、电话统统给你,但是你必须仔细想想,今天你去找雪柔回来,是以什么心情、什么名目去的?”

 “当然是以雪柔哥哥的身分去救她免入虎口啊!”俊仁理直气壮的答道。

 “你可跟她有任何血缘关系?”面对方俊仁这个单细胞生物,林母带着绝大部分的不以为然“雪柔已经二十五岁,早是个独立自主的时代女,她可以决定自己的事情,你以这个名堂去见她是行不通的!”

 “干妈,你在生我的气,故意吓唬我!雪柔不会置我们二十五年的情感于不顾的,她不会如此狠心,不认多年情的。”俊仁仍不服气。

 “孩子,就如同你懂雪柔般,干妈也了解她,一旦她下定决心的事,十架飞机都拖不动她,你今天去了,也只是自讨苦吃!”

 “那怎么办?”俊仁好似被浇了一身凉水,又像刚从火里滚过,冷热难分,晴不定,他实在无法分辨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但是,有一件事他很明自,他无法失去她!

 她跟自己共享的生活已经无法厘出两人真正的关系,他害怕一旦失去她,就不知如何度日子了!

 他的惊惧、患得患失全都在林母的法眼下,无法遁形。她看着两个孩子成长,多盼望两人顺理成章的携手走完人生旅程,偏偏这两个孩子又是死心眼,一个嘴巴紧,不肯明说;一个懵懵懂懂,行止上倒明白的表示今生除卿,没有人能进入我心。

 他们真是对令人没辙的孩子,林母想,真想把你们拴在一起,让你们彼此承认彼此的感情后,再放你们出来!

 忽然,灵光乍现,她想到一个好主意!

 “俊仁,你若非去阻挠雪柔进行她的‘新生活试炼’,我也不想阻止你,不过你先答应我一件事,我再把地址给你!”

 “什么事?”

 “你明天再去!”

 “干妈…”

 “别说了,你好歹也给雪柔一天的时间,让她考虑跟宋杰明的可能,如果连这点小小要求你都不肯,也没什么好谈的!”

 “干妈,你还在生气啊?”

 “傻瓜,做母亲的怎么会生子女的气?不过会替子女心、担心罢了!”

 “干妈,明天我早点来?”

 “早点?不成,干妈这把老骨头得多休息,你晚点再来!不许讨价还价!”

 “是!慈禧太后!”

 “没大没小的!咦,你的工作跟丫丫怎么办?明天可不是假。”

 “向公司请假嘛!这一次去大陆我有三天假还没休,丫丫就请干妈全权处理。”

 “就会利用干妈!”

 “干妈,晚上我不走了!”

 他那点心思,林母一戳即破,他是想睡在林家,早点闹醒她,早点出发寻找雪柔;林母怜悯他的心意,也就同意了。

 “你带丫丫出去买点莱回来,我有点懒洋的不想下厨,凑和着吃吧!”

 雪柔心喜欢绿色步道和农舍,她忍不住赞美道:“杰明,你真是个富有的人。你瞧瞧这片青绿多美好、多温馨,你怎么舍得丢弃这片蛙鸣鸟叫的福地天?”

 宋杰明含笑的拾起一片薄扁的小石子,朝泛着粼粼波光的池扔去。

 “哇!四个漩!大哥,你好哦!都没退步。”

 宋杰明的小妹不知何时已来到两人身后,两人均未曾发现。

 “爸爸要我找你们回去吃晚饭了!”

 “这里空气真好,一定会让我多吃几碗饭的!”雪柔轻声笑着。

 “最好就一辈子留着,反正稻米是自己的,你说是不是,大哥?”小妹促狭的眨眼睛。

 宋杰明含情脉脉的看着雪柔,雪柔装作不懂的别过视线,转移话题。

 “那一大片是什么?芋头吗?”

 “哈哈哈!雪柔姐,那是烟叶,做烟丝用的,再一、两个月就可以采收,届时又要忙得昏天暗地的,不过,阿弟下学期的学费就有着落了。”

 “以前我的学费也全靠这片田地!”宋杰明解释道:“田地最老实,给够养分就会回报相同的价值。”

 “人也一样。若是你待人有情有义,人也会懂得回报同等值的感情。”小妹接口说着。

 “什么时候懂这些的?”

 “你教的嘛!”

 兄妹俩打打闹闹,更让雪柔有一丝凄凉感。她真希望俊仁此时此刻就在自己身旁…有兄弟手足的感觉真好。

 三合院的屋子传来热络的谈笑声,每个人脸上都是欢乐的表情。

 宋杰明是个三代家庭的长子,爷爷、父亲都是传统庄稼人,他们都希望杰明早成亲、生个胖儿子继承祖脉。奈何,他早先为了功课而疏忽,后来又因为工作繁忙,始终找不着如意的伴侣。

 今天他休假回家,又带着一个健康明朗的女孩,即使他一再解释雪柔只是“普通朋友”全家上下大小仍将雪柔当成杰明的媳妇来看待。

 杰明的母亲煮了一桌子好菜,都是只有庆典时才有的佳肴,并频频给坐在她右边的雪柔挟菜。

 “全是饭食,不弃嫌就多吃点!”

 “伯母,您放心,我不会客气的。来,您也吃块!”雪柔将碗里的菜肴,巧妙的拨到旁人的碗里。

 爷爷看着一屋子的亲人,乐得呵呵直笑“好久没这么热闹了,阿明回家又带女朋友来,真是值得庆祝,值得干一杯!”

 “是啊!阿明好眼光,人家雪柔又大方、又温纯,这种女孩真是难得。阿爸,来,我陪你喝一杯。”

 “来!大家干一杯!难得大家都如此高兴!”

 “来!大家举杯。”

 “雪柔浅尝一口自酿的梅子酒,有股令人齿颊留香的酸甜后劲,就像这家人一般,热忱、和谐,充着温馨的情分。

 她抬眼望着八十开外的老人,他的每一条皱纹都笑成欣的线条,这么和善的老爷爷,她实在不忍心在此时打击他快乐的泉源。

 杰明的爸妈是胼手胝足、奋斗拉拔六个子女成长的庄稼人,看见子女有成,比自己享乐受福还要高兴上百倍、千倍;杰明的手足一听到哥哥带回女友,请假的请假,跷课的跷课,足见他们彼此间的友爱,他们匆匆回乡不过为见雪柔一面。雪柔一想到他们的诚心与对家人间的亲爱,就无法狠下心肠,打碎他们的梦想。

 雪柔不语她与杰明的关系,杰明当然更乐得不予道破。

 “二哥,你的电话!”坐在离大厅最近的老三匆匆到客厅接起电话后,叫着宋家的老二…王世臣。

 也许是在一起生活久了,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世臣跟他的哥哥相貌却有些相似,但他显得更壮些,更现代些,身上有股精明的味道。他是于计算的时代菁英,除了家人外,他同旁人可是一清二楚的明算帐。

 “是你!”

 电话线彼端的人说了一些什么。

 “为什么要帮你?”世臣低声调,同时朝雪柔坐的方向着如探照灯般强烈的目光。“上一次是上一次的代价,现在价码当然又不同了!”

 世臣的笑声在喉底深处翻滚着,他早知会有这天,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你不后悔?!让我想想如何帮你,晚点再给你回电!”

 世臣“咔嗒”一声挂回话筒,吹着口哨,扬着笑意坐回餐桌前的原位,老三见他笑得诡谲,忍不住说道:“二哥也有女朋友了呢!”

 “真的?”宋父关心的放下餐具,双手在握“太好了,世臣的父母若是在世,一定会很高兴的。”原来世臣是他老友的遗孤,他来宋家也有十多年了,与宋家已是情深意厚的融着。

 “改天也带回来让爷爷看看。咱们快有喜酒喝了,来来来,再干一杯!”爷爷笑得眉眼都弯了。

 世臣啜了一口梅子酒,颇有深意的望着雪柔片刻,而后已有主意。他跟父亲说道:“爸,溪底那栋房子是不是还能住人?”

 “当然可以,每次去捕鱼都在那边打地铺,房里我整理得很整齐,不过地窖入口的门,齿轮生锈了,不小心被关在地窖得要有人从上面打开才能出来,上一次我被关了两天,还好老李经过才把我救出来!”宋父心有余悸的说着。“你问这个做什么?”

 “爸,你也知道我是做骨董买卖的生意,现在货源十分缺乏,我在想,那小屋有一些瓶、瓮和旧家具,我想去看看是不是可以用?”

 “那些破铜烂铁也可以做生意?”宋母一脸不可置信。

 “妈,现在正流行呢!要是你有不要的旧东西,先给我看看!”世臣装作恍然大悟般,击了一下手掌“雪柔,你不是建筑科系毕业的吗?可否帮我看看小屋的架构是不是有些价值,好让我做笔生意。”

 “我不懂!”雪柔推辞着。

 “是嘛!别强人所难,更何况明天我们就回城,帮不了你多少时候!”杰明忙为雪柔解围。

 世臣故意长叹“唉!又得回城里找人来,一往一返不知要被敲多少竹杠,真可怜!”

 雪柔贪恋着乡下美景,也想多呼吸一些清新的空气,两相权衡下,她跟世臣说道:“这样吧!我多留一、两天帮你看看,管不管用就不知道啦!”

 “你能帮忙真好。不成也没关系,我再想方法。大哥,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雪柔的!”世臣朝杰明眨眨眼睛,杰明心想,雪柔有心与自己的家人打成一片,他也乐观其成。

 “婆婆,为什么叔叔跟阿姨都不见了?”林母捏捏丫丫红润的小脸蛋,十分疼惜的亲着她。

 “丫丫,大人就是不诚实,喜欢就喜欢,偏偏不敢说,又爱跟别人找麻烦,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千万别这么做,要大方的表示!”林母一早就被俊仁得睡眠不足、火冒三丈。

 丫丫不解婆婆说这些跟叔叔、阿姨不见有何关联?

 林母看着疑问面的小女孩,诡异的一笑。

 “丫丫,你的叔叔跟阿姨快被关在一起了!”

 “关在一起?他们是不是犯罪被警察伯伯捉了?”

 “不是!他们犯了不老实的罪,所以婆婆要惩罚他们,希望他们老实一点!”

 “哦?”俊仁真是哭无泪,他为自己的莽撞后悔着。

 匆匆赶到这个小城,就被一个自称是宋杰明弟弟的人带到这间小屋,囚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中。

 他倒是没有把自己饿死的打算…矿泉水、罐头、面包、蜡烛、打火机一应俱全,缺的只是自由。

 他也想过逃走,但是唯一的通道是爬梯上的入口铁门,铁门被牢牢锁住,他根本无法打开地窖的门。

 他几乎将喉咙喊哑后,终于放弃有人来救自己的念头,他委靡不振的假寐着,睡梦中,他已将宋家祖宗十八代给诅咒过了。

 蒙蒙中,他似乎听到人声嘈杂,以及重物离地的嗄声;俊仁立即清醒,并且屏住气息。

 一双长腿缓缓降下,淡黄的手电筒光芒,将她的身影晕黄得有些朦胧,但是俊仁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他嘶哑的喊了一声:“雪柔!”

 他跑过去抱住雪柔的身躯,把悬在半空的人儿抱个死紧,雪案一惊,手电筒滑至地上,入口也“砰”一声紧紧合上。

 “死俊仁!这下子咱们得被锁上两天了。”雪柔挣脱俊仁的拥抱,低声埋怨着“不知道有没有人经过这里?只好求老天爷保佑了!”

 “咦?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会来?”

 “刚刚世臣送我来的时候说,昨天你打电话来刚好被他接到,你的口气不好,他怕会给他大哥难堪,所以把你带来这里冷静冷静。”

 “胡说八道!我可没打电话给宋家任何一个混蛋。干妈给我这里的地址电话,我马上赶来,没一点耽搁,你可知道我被囚…我看看,有二十四小时了。”

 方俊仁抬起腕表,就着手电筒计算时间。

 “啊?难道世臣欺骗我?他有何居心?”雪柔蹙着眉,心不愉快。

 “世臣?世臣又是哪苗?”俊仁口气凶恶的问着。

 “世臣是杰明的弟弟!”雪桑解释着。

 “宋家没一个好东西!”俊仁恶狠狠的发誓“让我出去后,非把他们家的人骨头一的拆下来当柴火。”
<情愿爱你>
上章 情愿爱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