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十二章
酒店的战极大的勾起了金雅的望和风,即便在没有见面的时候,也会与廖凯相互语言文字拨一番。

 她表面平静而内心汹涌的回味着廖凯到位的调情、深入的、有力的

 想到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她都不觉气息急促。像自己这样一个漂亮感的成女人,被一个年轻小伙翻来覆去的,算是对她魅力的最直接最终极的肯定。

 叶萍休息痊愈完全养护好了身体,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廖凯,感谢他那两天无微不至的照顾。

 “萍姐不要这么客气,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我多点关心也是应该的。”

 “真的是麻烦你的,你有这劲头照顾一下小姑娘更应该的吧。”

 “小姑娘不小姑娘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遇到的合伙人是萍姐,就多照顾你一下啦。”

 “那确实可惜,遇到我这个老女人,如果是个小姑娘,被你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保准爱上你的。呵呵。”

 “那话也不能这么说,首先萍姐不是老女人,正是个风韵成的美女呢,呵呵。

 再说我的这点举手之劳如果真有那么大的魔力,那不知道萍姐会不会爱上我,哈哈。”

 “真贫嘴,我说小姑娘爱上你,那是抵不住你的温柔体贴啊,小姑娘正是需要人疼爱的时候嘛。”

 “萍姐,你这话说的,莫非你铁石心肠,可以抵住我的温柔体贴么?莫非你这样一个为家操劳的女人不需要人疼爱么?”

 “呵呵,小廖,这么跟你说吧,恰恰相反,我以前总为家为生活觉得太操劳太累,最近跟你接触,我是觉得你说的对,我是应该活得精彩一点,为自己多考虑一点的,所以我非但不是缺爱的弱女子,反倒心里更加强大起来了,这一点,倒是真的谢谢你。”

 “嗯,这样说也好,这样最好,希望萍姐活的轻松起来,心态好了,都会写在脸上,气质好精神好,人更漂亮。”

 “呵呵,希望如此,哪个女人不想自己活得精彩,活得漂亮。还是谢谢你的照顾,明天中午来我家吧,姐给你几个菜算一点小小的感谢。”

 廖凯这次还是没有空手而至,他买了一套高档的化妆品,递给叶萍的时候,他也不忘记再希望她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等着叶萍炒菜的时候,他轻轻走进厨房,从后面搂住叶萍柔软的身,用力的嗅了嗅,很陶醉的说:“嗯,真香。”

 叶萍皱了皱眉头却笑着说:“香就多吃点,好了你出去等着吧,一会要烫着了。”廖凯在叶萍的脖子上亲亲吻了一下才离开厨房回到客厅,他看不到叶萍的脸上已经明显泛起的红晕。

 这次两人推杯换盏更为尽兴,除了夹菜的时候盯着盘子,其它时候两人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对方。

 不同的是,叶萍一脸妩媚的笑眯眯看着廖凯那张年轻阳光的脸,而廖凯除了看着叶萍若桃花的脸蛋,目光肆意的上下扫描着叶萍的身体,那眼神几乎要穿透衣服看光叶萍的体。

 直到后来两个人碰杯的时候凑的很近了,廖凯的说:“萍姐,再干一杯,祝你越来越人,越来越感。”

 “老女人了,还什么人,什么感。你就别笑话姐姐了。”

 廖凯伸手楼主叶萍的,轻轻的抚摸:“萍姐,别那么谦虚么,你这是成风韵,哪里老了。”

 叶萍笑的更开了:“是么?那可得谢谢你,跟你这个年轻小伙在一起,我是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廖凯的手已经向下抚上叶萍感的部,因为坐着的原因,更是被挤到四周,显得部更大。

 他没有用力的捏,而是轻轻的抚摸着。这让叶萍心里颇为紧张,也感觉颇为刺

 廖凯的嘴已经凑到叶萍的耳边,轻轻吹着气,轻轻说着:“萍姐,其实你不用去比年轻小姑娘,你身上这种人的成气息,是那种小姑娘所没有的,很有惑力的。”

 叶萍感觉有些呼吸急促了,她用筷子加了一片青笋进廖凯嘴里:“吃菜吧,就知道甜言语。”廖凯吃完菜,趁叶萍不备,在她脸蛋上突然啵的亲了一下,叶萍羞的脸更红了,伸手在廖凯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他顿时哎呀一声,说萍姐好狠心。

 “我狠心?谁让你胆上来亲我。掐死你。哎哟!”叶萍话还没说完,廖凯就在她感的股上也掐了一下:“嘿嘿,一人掐一下,扯平了。”叶萍娇羞的一下挣开他坐到一边,脸红晕的看着他,廖凯则是的仿佛很陶醉的说:“嗯,不错不错。”

 “你又发什么神经,什么不错不错?”

 “手感不错,哈哈。”叶萍一听又过来架势要打廖凯,他一下抓住叶萍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她胡乱的扭动了几下就静静的笑着瞪着廖凯。他脑袋伸到前面去伸出嘴巴想要亲叶萍,她把头扭到一边躲开了,但他亲上她的腮帮和脖子反倒让她觉得的,突然的转过头对着廖凯的嘴巴点了一下然后又扭过头:“好了吧,亲了你一下,放开我吧。”廖凯嘿嘿的笑着放开了叶萍,她不想对方看到自己羞臊的红脸,俯身抱住的廖凯的脖子,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

 他搂住叶萍柔软的身,轻轻抚摸她的背让她放松下来。他不说情不说爱,只是静静的抱着她,等她先开口说话。

 叶萍在廖凯的耳边轻轻说:“其实姐也喜欢你,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和你在一起感觉很好,你说的对,我是应该多为自己活一些,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我不会抗拒太多的,我都会跟着心走,慢慢来,好不好?”

 “姐,你生活不容易,但是很坚强,我很佩服你,也看不得你受苦受累的,所以想多关心你一些。

 你美丽人成风韵让我喜欢,忍不住想亲近你,我不会来的,一切都以你的心为准。”

 “嗯,好弟弟,认识你真是我的福气。”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说了很多温情脉脉的话。

 叶萍感受着廖凯有力的膛,那能够让自己依靠,他中那颗心更让她感受到火热。

 廖凯感受着叶萍丰的双,那能够让自己发,她中那颗封闭的芳心更让他感受到逐渐的开放。

 这次廖凯离开的时候,在门边还是和叶萍抱在一起,抱的更久,抱的更紧。

 这是没有丝毫避讳的拥抱,叶萍完全敞开与他抱在一起,将双紧紧贴上他的膛,直到下腹感觉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上来,才亲了廖凯一下推他出门。

 金雅化了妆收拾打扮一番离开家,廖凯告诉了她酒店的房间,还在路上,她仿佛就感受着房间里的男人蓬望从门里飘散出来。

 廖凯发来信息:“宝贝儿在路上么?我都火焚身了。”这条短信已经令金雅局促不安,想起上一次两人极尽绵的情做,她顿时感觉下体瘙并逐渐

 她回了廖凯一条信息:“亲爱的别着急,我在路上,一会就到,我也好想。”

 一进房间两个人就抱在一起烈的热吻起来,两张嘴越张越大,似乎都想将对方下去;两条舌头越伸越长,似乎都想将对方的舌头住;两双臂膀越抱越紧,似乎都想将对方纳入自己的身体。

 金雅抬起一条腿挂在廖凯的上,她要分开腿感受他下的坚硬;廖凯伸出一只手抱住金雅的大腿,他往前顶住金雅的下体用坚硬的突出部摩擦她的两腿之间。

 两个人踉踉跄跄亲亲我我绵绵的抱着移动到边然后滚在上,嘴巴没有离开对方的嘴巴,舌头没有离开对方的舌头,只是四只手在对方的身上胡乱的抚摸着,好像哪里都想摸到,又好像摸在哪里都不过瘾。

 衣服一件件下扔掉,当金雅只剩下一条淋淋的蕾丝丁字,廖凯没有再下去,而是起身拿过一只粉红色的电动自,他分开金雅的内将自很顺利的入她淋淋的道,然后用内兜住自的底部,打开开关,让它在金雅的道里震动旋转。

 她被突然的快的不能自已,廖凯扶起她让她慢慢适应,离的眼神看到他伸到嘴边直,她张口就进嘴里,仿佛饥渴的难民突然寻觅到可口的食物。

 金雅时而时而吻,时而品尝时而套,上面的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下面的自在她的内圈圈转动。

 当快带如即将决堤的洪水快要到达临界点,金雅扶着廖凯的声声息阵阵呻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廖凯推倒她已经无力的身躯,将那已经透的蕾丝内和被水包裹的电动按摩一起扯开扔在一边。

 金雅短暂的空虚立刻被一火热坚硬的男,似乎洪水中抓住了一救命的木头让她如释重负,已经情发的她在廖凯二十多下的之后即抵达高,她长长喊出一声,腹,不住的颤抖。

 稍稍平静,廖凯将她翻过来翘起股,从后面又迅速入嘀嗒着汁的,两手握住她的肢前后运动。

 刚刚在高中褪去的快又迅速被调动起来,伴随着汁横顺着四条腿淌下来,伴随着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伴随着廖凯越来越快的入,两人同时抵达望的巅峰。

 廖凯死死入金雅的最深入,将一股股进去,然后松开双手,让她无力的趴在上。

 部因为烈的碰撞而泛起红晕,两腿之间因为热情的合而泛着光泽,那水渍从亮晶晶的到逐渐浑浊,从只有金雅的水到混合着的粘稠缓缓出,无不透靡之气。

 这天下午两个人一共做了三次,直到最后一次廖凯之后拔出伸入金雅嘴里,待她的干干净净直至软下来,才和她颈而眠。

 这一天整个下午,叶萍美美的逛了一次街,她不记得上次这样心情愉快的逛街是什么时候了,她更不记得上一次穿上时髦的服饰是在哪年哪月。

 她最后是在一个美发中心结束了这个愉悦的下午,她把头发烫成大波,染成栗,顿时镜中的女人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成人气息。

 回到家里她没有感到丝毫的疲劳,而是换了新买的枣红色针织包裙。

 这件包裙是修身款式,不但令前双峰显得更为丰浑圆,也极好的凸显出股的人曲线。

 天气渐凉,她又穿上一条厚一点的黑色打底袜,仔细的化了妆,这才出门,她在等出租车的时候拨通了廖凯的电话。

 因为三次做的疲劳而沉睡的廖凯被电话惊醒,他接起来大声的喂了一下,刚好听到那头街上车水马龙的声音,他大声说着:“什么?怎么那么吵?”

 叶萍嗲怪道:“我在街边等出租车,这里车多人多,当然吵了,一会请你吃饭。”廖凯还是对着电话大声说:“好的好的,我马上赶过去。”

 挂了电话,廖凯亲了亲还在睡觉的金雅,轻轻说:“店里有点事,店员和客人吵起来了,我赶紧过去看看。你再睡一会。”

 金雅无力的嗯了一声,继续睡。廖凯来到叶萍说的那家西餐厅,她还没有到。他坐下静静的等着,几分钟后,一个成人的女人进来了,那女人老远就看到了他。

 他在烛光的摇曳中款款走过来,一直笑而含羞的看着廖凯,直到坐在廖凯面前。

 “你到了多久了?”“刚到没多久,萍姐今天打扮的很人么。”

 “女为悦己者容。”“说的真好,我就觉得姐美的,成风韵,应该好好打扮打扮自己。”

 “哎,年龄不饶人,想想也是,再不注意一下,老了可没机会了。”

 “呵呵,这件裙子很修身,显得姐更大了,嘿嘿。”

 “点菜吧,瞎看什么。”精致的法餐,醇厚的红酒,摇曳的烛火,浪漫的音乐。

 廖凯与叶萍一边吃喝,一边聊着最近的心情,他时不时的说几句的话,惹得叶萍一阵白眼一阵娇嗲。

 此刻她已经完全沉在恋爱的感觉里,陶醉在暧昧的气氛里。这次廖凯没有抢着付账,有了她的付出,他才能更加光明正大理所当然为她付出。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