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
第二章
一下午拍摄的疲倦顿时包裹全身,眼皮渐渐不支合在一起。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金姐,睡了么?”

 “请问你是?”“哦,忘记说了,我是小廖,今天麻烦你们拍摄一下午,累坏了吧。”

 “是有些累,还好。”“那让你老公给你按摩一下,捏捏,放松一些。”

 “唉,又喝多了,我才伺候睡了。”“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发短信打扰你们休息。”

 “没事,他睡客房的,一般喝多了都是这样,打鼾也影响我休息。”

 “那金姐也辛苦的,你快休息吧,睡眠好人才更美。”

 “谢谢,你也早些休息。”“金姐晚安,好梦。”几天之后,金雅和强强的摄影照片出现在天伦亲子服装的海报上,店内挂饰上,网络宣传平台上。

 廖凯用手机拍了一下,然后彩信发给金雅。电话马上打过来:“嗯我收到了,感觉效果不错的,你拍的太好了。”

 “哪里,是你们表现的好。”“还有么?你加我微信吧,就这个电话的,再传几张给我看看。”廖凯加了金雅的微信,又拍摄了几张传过去,同时也说到:“金姐美的,很有那种模特的气质和感觉,看来我找对人了。”

 “呵呵,平时哪注意这些,一下拍出来,看来还是有点那个意思,不错的,说实话我是高兴的。”

 “金姐高兴就好,女人心情愉快人也更显美,哈哈。”…金雅比往常接强强的时候来的早了一些,想近距离看看自己在海报上的样子。

 金雅站在海报前笑眯眯看着,廖凯凑到跟前比划着讲一些摄影方面的东西,显得很专业的样子,轻轻嗅着金雅身上穿来的芳香。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金雅回过神来,准备去学校门口等强强。

 廖凯让金雅接了强强过来店里拿一下钱。一会时间金雅带着强强过来店里,趁着强强欣赏海报上自己形象的时候,廖凯把一个装着钱的信封给金雅。

 他看到金雅因为家住的近没有带包包之类的,就让金雅放在强强的书包里带回去,刚才学校门口人多,就等她接到强强回家的时候再给她,金雅接过信封直夸廖凯心细。

 金雅带着强强刚离开,一个家长带着女儿进来了。这个女人四十岁左右,长相不输金雅,只是略显憔悴,头发是盘在脑后的,连衣裙和高跟鞋明显不如金雅的有档次,但被丰的身体支撑的很,进店之后来回看着。

 这时候她手机响了:“我接到曼曼了,在对面这个天伦服装,你过来吧。”停在学校门口的出租车拐到这边来在店门口停下,司机下了车一脸严肃的走进店里。

 叶萍开口说:“好久没给曼曼买衣服了,这店开时间不长,听说还不错,刚好顺便来看看。”叶萍推说自己都快四十的人了,不太合适,就只让女儿试了两套,看女儿高兴的,就让给包上。

 出租车司机接过单子,掏出烟给廖凯发,一边笑着说:“能不能打个折,我这跑了一天钱还不够呢。”廖凯一边接过烟,随意扫了一眼,十块钱一包的。

 一边说:“师傅,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店刚开业不久,房租装修什么的进去一大块,都是一口价给您的,希望理解一下。”

 叶萍一边拿出钱包一边淡淡的说:“你的钱你留着吧,我这里有。”这时候曼曼开口了:“妈妈,要不就买一套吧。”

 廖凯蹲下来问曼曼:“小朋友真乖,学习也一定很好吧。”叶萍把钱给廖凯说:“曼曼,这两套既然你都喜欢,妈妈都给你买。”

 廖凯从钱里面出零头,想了想又出一张一百的,还给叶萍:“大姐,我看小朋友这么懂事,这一百多就算了吧,小朋友,你只要好好学习,以后喜欢的东西都会有的。”

 叶萍接过钱攥在手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带着曼曼转身走了,出租车司机点头笑着对廖凯连说几声谢谢,这才转身跟着出去。

 ----

 回到家里叶萍拿着刚给曼曼买的衣服说:“晚上洗洗,晾干了再穿,刚买的衣服先洗洗的好,曼曼你看会电视,我先去做饭。”

 叶萍把中午收拾好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打燃煤气把油倒在锅里,看着油的逐渐升温,何尝不是感觉自己的生活也如煎熬。

 自己不是没有头脑和能力的女人,然而再强大的女人也终归是女人,甚至或许女人的聪明有时是不是会成为一种负担?

 她不是传统上那种小鸟伊人的家庭妇女,前一段婚姻的失败是为什么?本来两口子都有过得去的工作,然而都是比较要强的人,或许工作和恋爱是有那么明显的差异了,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一好二好三好,彼此欣赏彼此看好,结婚了呢?

 总为一些蒜皮的事情争个面红耳赤,好像相互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多么正确多么英明而互不相让,甚至对对方的工作处理细节大发议论,这种疲劳的战争到最后两败俱伤,爱情是有的,亲情是有的,也都对家庭那么眷恋。

 可是这种非要对方顺从自己的念想总无法克服,于是只好和平的散伙,前夫的经济状况好一些,也是为了重新组成家庭的时候让她负担少一些,前夫执意让孩子跟了他。

 叶萍以前是很少喝酒的,然而离婚之后有事没事总喜欢自己喝一点,甚至喝很多。

 那次是在同一城市工作的大学好友的生日,不管是好友的老公那种对老婆的呵护备至,还是在好友的指指点点下拿个纸巾拿个杯子,都显得拿捏周到甚至有些唯唯诺诺,叶萍当时还在想,如果前夫如此对自己顺遂,那该是一段何等幸福的婚姻。

 当天她喝的并不多,然而场面的刺让自己有些眩晕,执意不让朋友送自己,她要自己打车回家,毕竟自己是个有主见的坚强的女人。

 那天老高是夜班,在市里生意很好的芙蓉花大酒店门口排队等客。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到车跟前来,直接开门坐进来,老高一边往前开一边问她去哪,她不说,只是让往前开就是了,一会告诉他。

 他也不多问,跑了几年出租,有时候遇到这种乘客也不好多说什么,反倒多问多说会搞的不愉快,就载着她瞎逛。

 到一个商场门口,她让停一下等一会,她进去买个东西就出来。老高哪敢怠慢,也怕她跑最后不知所踪自己这一段又白跑了。

 锁好车又跟着她进了商场,那天叶萍有些兴奋,在商场看到什么都想买,一会试试这个高跟鞋,一会试试那个连衣裙,而且还问老高好不好看,老高连连说好,只见叶萍眼睛都不眨就付钱了。

 而此刻的叶萍想起的总是前夫经常说的太装或者太妖之类的评价。

 直到叶萍再也付不出一件雪纺衫的钱,这才无奈的准备离开。她仍然没有说回家的路,而是说去江边。老高又把车一路开到江边。

 叶萍眼睛都没有睁而是对老高说去给自己买瓶水,口渴。

 老高很无奈的跑了十几分钟到一个便利店买了两瓶水,回来的时候叶萍已经不在车上,而是站在江边的石头护栏边吹风,他小心的把水递过去:“给,您要的水,喝了酒吹风小心头疼。”

 叶萍接过水没有拧开,她感觉手也被酒的疲软,让老高为她打开喝了几口,才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知道沉默了好几分钟,老高才开口:“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准备去哪里?这么晚了。”叶萍酒已经过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狂躁,告诉了老高地址,那已经是城市的另一头了。

 坐在车上又吹了一阵风,叶萍逐渐好起来,她略感歉疚:“不好意思,这么晚让你拉我到处跑。”

 老高笑笑:“没什么,每个月都会遇到一两次这种情况。”

 叶萍也是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还好没有喝的不省人事,不然说不定还要让你拉我去这去那。”

 老高倒也不介意:“您是乘客,不管你说去哪,只要平安到达,我肯定没说的了。”

 叶萍感觉有些好笑:“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对外人分外客气,到家里了经常要争个高低。”

 老高吐了口烟:“呵呵,那倒不是,可能是性格的问题吧,我在家里也从来不争什么。”叶萍不相信,人总想别人听自己的。

 老高解释道:“有的人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倒不想那么多了,其实争来争去还不是都为了家里好。”

 “那看来你老婆是很幸福了。”“她有那感觉就谢天谢地了。”

 “老公不跟自己争论,顺着自己,还不幸福啊?”

 “唉,人各有志吧,每个人追求不一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到了叶萍住的地方,她付了钱就下车进去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叶萍才起来,洗漱完毕准备出去买点菜。走出小区听到有人喂喂的叫喊,她随意的转身看了一眼,发现声音是一辆出租车上传过来的,那是昨晚载着自己回家的男人,他在叫自己。

 她不知所谓的走过去,老高也下车打开后面车门提出几个口袋,那是自己昨晚买的东西。

 “昨晚你下车忘了拿,今天一早在这等着给你。”

 “哦?谢谢,太感谢了。难得你心,昨天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那么久绕来绕去,还把东西忘了。”

 “花了那么多钱,丢了可不好。”“那可真是谢谢你了,这样吧,这件连衣裙给你,拿回去给你老婆穿吧,算是我一点心意,就是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呵呵,不用不用,都给你说了,我离婚了,哪来的老婆。不用客气。”

 “对对对,看看我这记,都忘了。哦对了,你不是晚班么,怎么早上又出来了?”

 “把你放下又跑了一阵,没什么生意,就回家了,刚好看你东西忘了,干脆睡觉算了,今天一早过来等着拿给你。”

 “你等了一早上?没吃早饭吧?我也刚起来,要不我请你吃顿饭,早饭午饭一起了。真是麻烦你跑一趟。”

 “算了算了,小事一桩,别那么客气。”

 “你看,你还说自己不喜欢争,这就和我争了?”老高笑了笑让叶萍上了车说地方。叶萍带老高去了附近一个饭馆,这会才11点左右,饭馆刚开门不久,准备接中午的客人。

 叶萍走过服务员刚拖的光溜溜的地板瓷砖,突然没有走稳滑了一下,老高眼疾手快一下伸出双手接住叶萍把她抱稳,叶萍说了一句谢谢,老高这又慌里慌张的把她扶起来。

 结账的时候叶萍才想起来,包里的钱昨晚都买了东西,搞的很尴尬,老高掏钱出来付给收银台,然后送叶萍回家。

 叶萍请老高上去坐坐,他决定也不争了,坐就坐吧。两个人又聊了很久,聊到彼此的过去,惆怅偏多,聊到眼前,却是好感偏多。

 直到叶萍发现水喝完了准备再去烧一壶,老高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离开。

 叶萍独自坐在沙发上发呆了很久,水开了的声音才让自己反应过来。油烧开了溅起一滴到自己胳膊上,叶萍才从过去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她三五两下炒了两个菜端上桌子,叫老高和曼曼吃饭。

 才七岁的曼曼感觉桌子上气氛不是那么好,迅速的吃完就说自己要去学习了。

 老高放下碗也说自己要出去了。叶萍不说什么,自己还是坐着咀嚼着似乎毫无味道的饭菜。

 后来的接触让叶萍感觉老高是个可靠的男人,或者说,是自己需要的那种男人,能够顺着自己呵护体贴自己。
上章 天伦亲子服装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