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丝袜想给男朋友的 下章
第九章
我半信半疑,但之前无法把处女送给现在的男朋友而耿耿于怀,现在不就可以让他尝尝破处的一刻吗?

 “这可是要很大的魔力,不过如果是诗音妹妹的话,没问题哦…总之你改变心意,或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就开口吧。”爱樱把我身上的麻痹魔法解除了,然后借我衣服并送我回家。

 说起来,我也留意到他的衣柜里有很多款式的丝袜。看来在这方面,我们的兴趣是相同的。虽然初次见面我和爱樱有过不愉快的邂逅,又看见过她战斗时的冷,但刚才跟她相处,感觉她还是有天真澜漫的一面。

 第二天,我回校辞退了代课的工作,弟弟也被爱樱消除了记忆。最令我惊讶的事,校长竟然被换成了另一人,到底爱樱之前是怎样瞒过全校假装成校长的?总之,学校的事就告一段落了。

 刚好这天男朋友不用上班,于是我约他去温泉旅馆住宿。其实我心里有别的打算,我想先跟他一起泡泡温泉,待我们的体温和爱都提升到顶点时,让他摘下我重新的处女。

 为此,我特意挑选了决战内衣,一条粉蓝色蕾丝内,和头的罩。

 我想这个一定会给他一个奇妙的经验。到了车站,终于见到男朋友了,之前不愉快的事,顿时一扫而空。我拖住他的手,准备步入火车时,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有什么事?…唔…这样子…好的…我问一问她吧。”男朋友挂线后,便跟我说︰“诗音,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接着我们没有进火车,而是到了附近一座商业大厦的摄影室里。这里是男朋友大学同学的工作室。

 听男友说,因为模特儿临时约,必需找别人代替。大学同学曾经在网上看过男朋友替我拍的写真,说我能胜任,所以想我帮忙做临时的模特儿。

 男朋友说这个同学曾经帮过他不少忙,两人都是称兄道弟,所以很难拒绝。

 我想时间还早着,便帮男朋友还这个人情吧。到达后,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男朋友的大学同学见到我后,便问我是不是混血儿。

 “难怪长得这么漂亮,原来跟原纱央莉和rio一样,也是混血儿。”对于大学同学的赞美,我予以微笑回应,不过我倒不太认识谁是原纱央莉和rio。

 寒暄了一番后,大学同学先请我们坐下,然后请我和男朋友签一份合约。

 合约上的酬金相当丰厚,够我们去几次温泉旅行了。男友大笔一挥,就签下了名字,还说假如我做了杂志的名星,会做我的经理人。

 大学同学先安排我到更衣室换衣服。怎么会是护士服?还有白色的吊带丝袜?不过说起来,我偶然看过杂志的写真,也有不少是cosplay不同职业的。

 而且我觉得这套粉红色的护士服也漂穿呢。待会试一试问工作人员把这套护士服借给我,让我穿上它来惑男朋友,他一定会…嘻嘻。

 我穿好护士服,便步入影棚。男朋友看我的模样,眼睛都要发光了。接着,我们立即便开始拍摄写真。

 一开始还顺利,全因男朋友经常替我拍照,习惯了我便能在镜头下摆出不同的姿势,连大学同学也说我很有潜质做模特儿。

 可能是拍摄的过程有点闷,男朋友不久便坐到一旁睡着了,只剩下我、摄影师和大学同学。

 “桃谷小姐,接下来,麻烦你解开上半身的钮子,我们要拍些比较感的写真。”

 大学同学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是…这个…有点…”对于大学同学的要求,我感到很难为情。

 “这种程度,对专业的模特儿是基本吧。”大学同学补充。

 “那好吧…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

 既然不做,那我就尽力做得专业一点吧。但是当我解开了上衣,我便后悔了,我忘记我今天穿了很感和暴的内衣。

 虽然摄影师和大学同学好像有一阵子出了错愕的表情(他们该不会想我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孩吧),但很快又再开始专心工作了,这样我也稍为放心。

 但接下来,他们又再提出更大胆的要求。

 “请把裙子也卷起吧。”“不…这个…不是太过暴了吗?”

 “请你配合一下吧,不然效果不够理想的。”大学同学和摄影师一再游说,我也只好把裙子卷上去了。

 我现在这副装扮,不知到出写真的时候,有多少男人会单手来看我的感照。

 摄影在一股尴尬的气氛下进行。幸好,他们还不致于要求我把罩都除来…真的是这样吗?“好了,拍照就到此为止了。”大学同学宣布。

 “接下来,就到正式的影片了。”“影片?什么影片?”我奇怪地问。

 “当然是av喇,这里是av拍摄的片场。”“什么?怎么会是av,我们只是帮你拍照而已。”

 “你男朋友没有跟你说清楚吗?我们要找临时的av女优啊,没想到他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带来了。”

 “不!我不会拍的,我现在就走!”怎知我打算叫醒男朋友离开时,大学同学捉住我的手臂。

 “喂…你们可是签了合约,我看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才出这个价钱,现在你解约的话,你们就得赔钱!”

 大学同学拿出合约,指着上面的赔偿条款。

 “这…这么多?我怎可能赔得了。”

 “那我就得找财务公司向你男朋友讨债了,要是讨到他工作的地方,恐怕前途也会受影响吧。”男朋友如果因为这事被闹大,他在警署里的仕途肯定就完了。我实在毫无主意。

 “喂!你做什么。”我突然被大学同学推倒在地上。

 “第一次可能有点不习惯,但我先跟你做一次,之后拍摄就会自然一点了。”

 接着大学同学便不由分说的玩我的房。

 “不…快点放开我…”我怎能就这样被他侵犯呢?我拼命的推开他,踢跌了附近的一部摄影机。

 接着是一些机器支离破碎的声音。

 “这…这部是拍摄imax用的3d摄影机,要一千万元…”大学同学现出惊讶的表情。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听到这个价钱,原来白晢的脸变成青色了。

 “那这样吧,以我的眼光,我敢说,你一定可以在av界里成为最红的女优。只要卖几部作品,就够赔钱了。”然后,他的手又在我的房上开始活动了。

 “不…请你不要…”我还是想反抗,但被他这样一吓,反抗的力度已大不如前。

 “别那么大声,会吵醒你男朋友的,难道你想他看见你拍av的过程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马上不敢说话。难道我真的要成为av女优?可是这么多钱,我怎样还得了,我又不能连累男朋友。

 “这对大部,应该是gcup吧,里面是可以随意动的脂肪,被挤时便会自然集中成一条直线的i形沟,这绝对是天然的巨,可以跟麻美由真媲美啊。”大学同学一边我的双,一边自顾自的说着他的理论,还有那个麻美由真是谁啊?“嗯…请你快住手,不要这样。”我想推开他的双手,但他坐在我背后,占了有利的位置,无论我怎样用力,他的手还是死死的抓住我的房不放。反而痛我了。

 “穿这种围,我看你也很开放吧,但偏偏外表又像麻仓忧和樱木凛那样清纯得要命,让人一看到就想侵犯了。”我根本没有理会麻仓忧和樱木凛是要是长得清纯却又喜欢穿情内的女,但我原来穿这套内衣,并不是为了拍av啊。

 没几下的时间,我就感觉到两颗粉红色的头,在大学同学锲而不舍的亵玩下充血立了起来。

 他肯定发现到头就是我上半身最大的弱点,当他轻轻用手指碰一下我的头,整个人都颤动了一下,虽然我希望玩我的,是我男朋友的双手。但他的手法也很熟练。

 “是不是很舒服?我在成为导演之前,也是av男优,无论是怎样的女优,我都可以让她在拍摄其间高的。”我那双坚子,被他一下用整个嘴住,一下用舌头挑动,一下却又用牙齿轻轻夹住咬着。

 整个人慢慢便像融化了的一样,脑子渐渐变空白,无法思考。到我稍为被惊醒时,我已经呈像小狗般趴下的姿势,粉蓝色丝质内已经被扯下拎到离我两米多远的地方,股和口正被被大学同学从后一览无遗。

 “多口,还是最漂亮的粉红色,要是波多野结衣的粉丝看到这样顶级的,也要改封你为偶像了。”

 人家才不要波多野结衣的粉丝崇拜呢。>_<“啊…不要碰那里…嗯…呀…”我对大学同学这种蜻蜓点水式的触碰最没彻。

 明明心里是厌恶被非礼,但我知道下体正逐渐出润滑

 “真是的小呢,才碰两下就成这样子了,但又不像是经常被的样子。

 告诉我,你是不是很少和男朋友做的?”大学同学伸出舌头试探的点了一下,我马上就触电似的弹了一下。

 他抓住弱点后就马上对她连消带打地展开攻击。

 “嗯嗯嗯…哦…啊…不…嗯…我…我不…嗯嗯…告诉你…啊哈。”两片花办夹着的小豆豆被他不断,使我忍耐已久的呻声终于爆发出来。

 幸好这里的位置离男朋友比较远,大概不会醒他吧。不知怎的,身体今天好像特别感,就像未经人事般,稍微被碰一碰就叫我酥麻得要死,难道是因为爱樱的魔法,不止修补了我的处女膜,还把我的身体回复到破处前的状态?糟了,我现在才回想起爱樱替我修复了处女膜,要是被人现在入的话…但是,太迟了,大学同学已经做好了背后位的准备,一条热腾腾的大已经对我的道,头正在亲吻着我的边。

 “不…啊!(明明想留给男朋友的…但竟然会在男友眼下被其他男人夺走处女了)。”那个不字还未说完,那硕大的具已经直到底了。

 “这感觉…该不会…你还是处女?!”大学同学吓得呆了,但一会儿就转变成喜悦的表情。

 “这回真是赚到了,竟然上了别人女朋友的处女。看你穿这么的内衣,身体又这么感,想不到原来你还没跟男朋友做过。

 但是刚才的确是穿处女膜的感觉,摄影师,要拍得清楚一点。”

 “呜呜呜呜…好痛…啊嗄…不要拍…”我这才留意到,原来摄影师一直在旁拍摄。

 但破处的痛楚,让我根本不能出言阻止。

 “好好拍清楚,还有血丝渗出来…”摄影师遵照大学同学的吩咐,对我的私处来个特写,我被破处的月在镜头下正被60fps的菲林拍得清清楚楚。

 “啊…喔…喔…呜呜…喔…”大学同学的开始在紧窄的空间动起来。

 这让我回想起第一次被夺去处女时的回忆。体的痛,心里的痛,还有镜头下的羞,让我想立即就找个藏起来。

 “噢…这…不愧是处女…呀…啊…实在太窄了…想不到真的有处女来拍av,而且还是这种美女,我已经想不到有哪个女优及得上你了。”大学同学的茎在体内一连了百多下,头不停的顶到子口。

 他的越硬,道里也变得越来越紧。可能他是av男优的关系,节奏和力道似乎都掌握得特别好,虽然身体仍有点痛,但快开始慢慢掩盖疼痛了。

 我息着,脸上泛起着红晕,眼眶里浸着泪水,十足一只等人宰割的小羊羔,这使得他对我这个处女身更确信不疑。

 “啊哈…啊嗄…嗯…哦…”“呼…啊呀…差不多要第一发了…咦…啊…拔不出来…”

 “咦?不…别…别内…”“啊…住我的茎…算了…那就进去好了…反正合约都没说不能内…”

 “啊…不要啊…嗯嗯…唔唔唔!进来了…不…咦呀呀呀呀!”紧紧贴在我道内壁上的开始搐,我知道每个抖动,就有数千万个遗传因子注入我的体内。

 这个动作维持了差不多一分钟,因为有了大量的润滑,大学同学的茎这才能慢慢拔出来。

 “你实在是av界的奇芭,脸蛋和身材都已经是顶级了,道还是个名器,害我都拔不出来了。”大学同学,把鲜红色的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一股的血腥味。

 高清摄录机把我口,刚开苞的处女膜,甚至那混合着和纯洁处女血从小出的景象都全程录影下来。

 大学同学并没有因为了一发就休息,反而像热身过后,更夸张的我。

 他把我整个从后抱起器。然后就以这个体位把我抱到睡着的男朋友面前。

 “怎可以这样?!快放我下来。”我不停的挣紮,可是下体还是隐隐作痛,所以对大学同学来说根本不碍事。

 而且我也不能叫得太大声,免得把男朋友吵醒,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女朋友被自己的大学同学着小猛干。

 “你这小子,不知走了那门子的好运,竟然了个这么赞的女朋友,但却又偏偏不碰她。快看看,她的处女我收下了,不过念在我大学帮过你那么多,你不会介意吧。嘿嘿。”
上章 丝袜想给男朋友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