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丝袜想给男朋友的 下章
第五章
第二天,我的信心增加了,希望凭藉我的热诚和毅力,可以提升他们的英语水平。

 我来到学校门前,看见了昨天的学生,是那个富二代。我出微笑向他问安,他突然从后拿给我一个袋子,里面有很多不同颜色、厚薄的丝袜,不只我平时穿关的连袜,连长筒袜,感的吊带丝袜,甚至连部开裆的丝袜都有。

 富二代说希望我能帮他试穿他们公司的产品。我看他也很有诚意,而且为了建立与学生的关系,我便欣然答应了。

 我在更衣室换下了原来的丝袜,随便在袋子里找出一双薄薄的黑丝。虽然我已经穿过了百多种牌子的丝袜,但怎么这牌子之前从没穿过。怎知一穿就不得了,这对丝袜不论质感、弹、透气、舒适度,都是过往穿过的丝袜所没法比的,简直就像是贴在我身上的肌肤一样。

 黑丝袜里所透出来的白色肌肤相当均匀,达到完美的地步,既感又高贵。

 最令我着的是那种滑不留手的柔软度,如果不是穿着高跟鞋,在地上走来说不定很容易滑倒。

 我来回摸着自己的大腿和小腿,对那种丝袜细的感觉上瘾了。脑袋慢慢变得空白,右手不知何时已经在爱抚着自己的私处,左手则房。

 不行,怎么可以在学校里自,可是身体却越来越热,我不幻想着男朋友抚摸自己的身体,直到学校的钟声响起,才把我拉回现实当中…我大概是太久没有跟男朋友做了。

 另外,因为这对丝袜,早上上课时还出了点小意外。我弯低身打算拾起掉在地上的笔时,因为丝袜的质地太滑,紧身裙竟然顺着丝袜的裆部滑起,一瞬间我整个下半身都暴在全班面前。

 虽然我立刻拉下裙子,但全班仍然起哄了,真是令人尴尬呢。午饭后,不知怎的感到有点头痛,大概是昨晚备课做得太晚了。

 幸好到下课前都没有课,于是就去医疗室小睡一下。可能是太疲倦的缘故,在我睡的时候,连男朋友弟弟进来了也不知道。

 “老师的睡姿…美极了…”弟弟见我没有反应,竟然尝试从我的裙里偷看我的私处。

 我也大概是睡得太入,没留意自己两腿已经打开任他窥探我内的部分。

 弟弟看见我的痴态,竟然壮起了胆,试着解开我前的钮扣。我的一对g本来就被贴身的裇衫包得紧紧的,现在都急不及待要跳到弟弟的面前。

 “嗯…好香…”弟弟还是第一次这么近面对女房,被女香深深吸引,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愿意离开。

 因为还有令他更兴奋的东西…我的丝袜美腿。紧身裙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卷起,整对丝袜美腿就已经在弟弟的眼帘。

 本来也有点点畏惧,但随着身体被我的荷尔蒙影响,慢慢就盖过了仅余的理性。

 她是我哥哥的女朋友,会原谅我的,这个想法推动了弟弟的双手,终于放在我的大腿上了。

 “这就是女的丝袜…好滑…好舒服。”弟弟发现丝袜就像磁石一样,住他的双手,令他不舍得离开。

 起初还只是轻轻的摸,接着却想感受更多那幼滑的质感,开始由大腿摸到小腿,甚至连部都被摸了。

 弟弟见我仍没有反应,越发大起胆来,竟然下了校服,把具从内中拿出来,并拿住我的小腿,用脚掌磨擦自己的

 我仍在睡觉,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丝袜脚被拿来做这么猥亵的事情。我的身体因为弟弟的,上下微微的抖动,房也随着韵律般上下摆动。

 弟弟看在眼里,就像是一双巨惑自己一样。接着也不用我说,弟弟已经把我的罩向上拉起,这是他第一次从情网络以外的地方看见女人的房,是真真正正的房。

 白晢的肌肤、丰的侧,粉红幼剿的头。虽然已经看过很多av,但都不能与之相比。

 如果说摸女人的腿就像磁石般力的话,房就简直是兴融为一体了。

 我柔软的房完全接纳了弟弟双手的形状,又绵又弹的松软感教弟弟罢不能。

 “哥哥实在太幸福了,竟然可以随时玩这种房。我也想要诗音姐姐的身体…”弟弟和我的男朋友感情一向很好,也很尊敬他的哥哥,但这个时候,内心心处的妒火开始慢慢燃烧起来。

 不愧是两兄弟,连足的方式都一样。弟弟抱起了我的两腿,让大腿与私处中间成为极窄的狭,让自己的其中。

 “呜…好舒服…但是还不能。”弟弟了十多分钟,死死的忍住不能,否则铁定会被发现的。

 但丝袜素股的吸引非同小可,弟弟每几下就得停下好一阵子,让意消失才能继续。

 但其实,我的丝袜裆部上,已经是他马眼出来的水,又又涩了。

 不知是弟弟对经验无知还是被av误解,他看见我的丝袜了,以为我的身体兴奋起来。

 如果是av的剧情,女优会被男优的前剧死,然后半推半就下就会让男优上了。

 弟弟大概也存着这个幻想:该不会诗音姐姐其实很想要…于是尝试学习男优那样去触我的户。

 弟弟心想或许隔着丝袜和内有点困难,如果直接入我的道里,或许就可以把我挑逗起来。

 于是,弟弟小心翼翼地起我的丝袜袜头,想往下拉开。怎知丝袜实在太滑了,他捉不紧,头被弹力拉回“啪。”的一声弹在我的纤上。

 “咦?!啊…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终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疼痛醒。

 一醒之后,眼前见到的是一个只穿着白色内具外的少年,我立时叫出来了。

 “不要叫!不要叫!”弟弟立即用手掩着我的口,以防我把其他人都惊动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看清楚原来眼前的人是男朋友的弟弟,便稍为放下了一点戒心,弟弟见我不再大叫,也放开了手。

 “对不起…诗音姐姐,我只是想看看女的身体而已。而且,都是因为你穿这么短的裙子害得我都不能集中精神上课了。”

 “这怎能怪我…”我下意识想把紧身短裙往下拉,发觉其实裙子也真的有点短,但想不对这对一个少年的冲击会这么大。

 “诗音姐姐,求求你,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女的身体而已…”

 “可是我是你哥哥的女朋友,怎可以让你在这种事。”

 “那哥哥就可以对你做?!”“这…这个…也不是这么随便…”

 “有什么关系,你就把我当成哥哥吧,我只是想跟女人亲热一下,求求你吧,我现在脑子都是你穿丝袜的姿态,我已经无法温习,无法考试了。”我总不能看见他这样自暴自弃,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我尝试帮助他吧。

 “那…么,只要让你的话,你就会专心读书了?”

 “会的,我一定会的!”“那…老师替你手…手吧,但是你千万不可告诉你哥哥。”

 “这个当然…”于是弟弟便急不及待躺在医疗室的上,等候我替他侍奉。

 感觉很奇怪,眼前的弟弟明明不是我的男朋友,但可能他们的长相实在太像了,我不替就幻想着现在是跟男朋友在亲热,竟然没有太大的羞感觉。

 可能我也着实太久没有跟男朋友做了。我现在也很挂念和他做的时刻。

 想着想着,就连弟弟要求我替他口,也没有多思想就给他做了。

 “噢噢…原来口是这么舒服的…嗯…哥哥实在太幸福了…呀…”

 “(不要说了,很难为情的…)。”

 “我也帮老师你舒服一下…”“咦呀…那里…不能碰…嗯啊。”弟弟跟我形成69的体位,女上男下互相吃对方的器官。

 我好歹现在也是他的老师,又是他哥哥的女朋友,想不到会跟他做着这么羞的事。

 “老师,你的里面,好像了…是不是很想要…”

 “胡…胡说…嗯…是你的口水而已…”说中了,其实被人这么私处,怎可能没有感觉。

 但可祈求他千万别有进一步的动作。还好,他刚才已经拿我的丝袜脚玩了一段时间,现在头又受着我舌头的刺,试问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怎可能耐得住。

 我最后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让他缴械了。

 “诗音姐姐…可不可以让我的……进入去?”

 “够了,刚才不是说好让你过就完事了吗?怎可以得寸进尺。而且我是你哥哥的女朋友,我的身体是他的,我不会跟你哥哥以外的人做的!”

 弟弟一脸无奈,但过一发之后,理性又回来了,也不敢再有进一步的行动。

 结果也老老实实的穿回衣服离开医疗室。我抹着口里的,心想这下应该足他了吧。

 隔天为免再次挑起弟弟的情,我换了一条比较松身和及膝的中裙。当我回到教员更衣室,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时,发现里面有一个小袋子,里面有一封信。

 我心里还跟自己说笑,该不会是学生写的情书吧。当我打开信件时,整个人都吓呆了。里面有一张相,相中是一个穿着黑色丝袜的金发美女替一个男生口,而这个熟悉的脸孔,就是我。

 我吓得连手上的相片都掉在地上。我忙不叠把它拾起,再三确认相中人真的是我。

 接着我翻到相的背面,写了一些字︰“把袋中的衣物换上,把按摩进私处,不然今天全校都会收到这张相片。”署名是“你的主人。”我打开袋子一看,是一条粉红色丝质t…back内,一条黑色皮制短裙,一对啡超亮光丝袜,还有一按摩

 到底是谁,竟然会拍到这张照片?这个角度,因该是从门口拍到的,难道昨天有人来过医疗室我没有发觉?但我已经没得选择,唯有照信上的指示做,不然我和弟弟的事就曝光了。

 (呜…内都陷入股里了)我下了自己原来的白色内,换上这条不知是谁给的t…back内,幼幼的后带都陷入我的沟里,想必从后看一定会以为我没穿内了…(本来想穿长一点的裙,最后还是要穿回紧身短裙)这条裙比我前两天所穿的还要短,站着时几乎只能仅仅盖到股。

 内和裙子穿好了,虽然已经极度羞了,但相比接下来的事…我把按摩轻轻地入,幸好袋中还附带了一樽润滑,才不致于太困难。

 但按摩还是有点,我好不容易才一点一点的把整按摩入自己的道。

 我还是头一次用情趣用品,想不到这些玩具的设计会这样好。按摩的形状就像是按照我道而设计一般,入后并没有任何不舒适的感觉,反而像是填了我道里的空虚,竟让我感到有丝丝安全感。

 最后我把丝袜套上自己的双腿,拉起,保证按摩不会掉下来。咦?这对丝袜的感觉跟昨天富二代送给我的丝袜很像,难道寄信人就是他?待会试探一下他吧。我现在每行一步,两腿之间都传来触电般的快

 好不容易我才忍耐到行出更衣室,怎知一个身影不知怎的突然撞向我,把我整个人撞倒在地。

 原来是弟弟,他是跑来为昨天的事向我道歉的,怎知我突然打开门出来,他就把我撞个正着。

 我面对他还是很尴尬,我还想是不是应该把相片的事跟他说,我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起来,一双美腿连私处就展在他的面前。

 我虽然马上把双脚合起来,但不知他有没有发现我下半身的秘密。弟弟也很有风度的把我拉起来。

 “谢谢…时间差不多了,快点去课室吧,今天有个小测验。”

 “是的…”我们俩都觉得很尴尬,我只得装在镇定,然后跟他一起走入课室。

 “今天我们有一个小测验,希望…啊呀!”我开始说话不久,下体的按摩突然震动起来。

 “老师,怎么了?”同学们见我突然叫了一声,都很好奇。

 “呃,对不起,刚才不小心踢到台脚了。”我随便编了个藉口,但是按摩的震动频繁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强。
上章 丝袜想给男朋友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