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十章 这个对手非常可怕!
杜海鹰心里清楚,李光裕实际上早就在等着自己的到来了,他知道李光裕平时心高气傲,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让李光裕佩服的。可是自从自己第一次审讯就让李光裕吃了败仗之后,李光裕内心非常渴望和自己再较量一次,他不仅是单纯地想为自己挽回些面子,他似乎更在意向世人展示他的智慧,因为他心目中警察都是呆头愣脑的。

 避免犯罪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丧失原则。任何形式的犯罪都是因为放弃原则造成的。因此说,我们必须要学会坚持原则,而且我们所要坚持的原则不但要符合法律要求,也要符合更加进步的道德标准。

 ——唐朝

 1

 特警训练基地的狗还在汪汪地叫着,此刻的李光裕也根本没有睡意。他这几天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高度集中和清醒的状态上,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碰上对手了。这个对手非常可怕,他的提问角度和逻辑推理让人防不胜防。

 杜海鹰一推门,门嘎吱地响了,这响声在寂静的午夜令人感到格外恐惧。李光裕呼地抬起头,赶紧向门这儿张望着,谢庆国和方仁华跟着杜海鹰走了进来。李光裕盯着杜海鹰,他们四目对视了一会儿,彼此似乎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什么。

 杜海鹰心里清楚,李光裕实际上早就在等着自己的到来了,他知道李光裕平时心高气傲,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让李光裕佩服的,可是自从自己第一次审讯就让李光裕吃了败仗之后,李光裕内心非常渴望和自己再较量一次。他不仅是单纯地想为自己挽回些面子,他似乎更在意向世人展示他的智慧,因为他心目中警察都是呆头愣脑的。

 杜海鹰昨天故意让刘新生和曲成刚审李光裕,一方面是杜海鹰故意晾着对手,这样做能够从心理上让对手产生焦虑情绪,而这种焦虑的情绪能够在特定的情景中让对手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说出心里隐藏的秘密。第二方面,杜海鹰故意让刘新生和曲成刚审讯李光裕,是为了让李光裕能够从低落的情绪中迅速恢复状态,小胜能够迅速提高李光裕的斗志,这样才更有利于自己晚上的审讯,否则,一旦李光裕连续遭到挫败,再让他开口就非常难了。

 杜海鹰坐下之后,伸手先掏出烟来,他拿出一支向李光裕示意,李光裕摇了摇头表示不,杜海鹰边点烟边笑着说:“好习惯!”

 杜海鹰点上烟后看了一会儿李光裕,他知道此刻对手正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他必须要让对手先放松下来,因为只有对手彻底放松下来之后,自己才能够在不知不觉中抛出意想不到的问题,这样才能够让对手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进入自己早就设置好的圈套当中。

 杜海鹰笑了笑说:“今儿没别的,我就是晚上睡不着觉想和你聊聊,不管咋说,抛开案子以外,咱们都是香江人,你不仅是咱粤海省最有钱的,而且还是长安首富。我知道这要是平时,咱俩也没有接触的机会,你也根本看不上我这个副处级干部,既然咱们今儿能够有缘见面,你是不是也给我们讲讲你是怎么赚到这么些钱的,也好让我们几个开开窍,后也在业余时间尝试一下做买卖的乐趣,让咱也赚点钱贴补贴补家用。你可别认为我是在套你什么,哪些感哪些不该说的你就都自己把握着点。”

 李光裕一听杜海鹰想听一听自己怎么发的家,而且从杜海鹰的神态上也没有发现对方是在捉弄自己,李光裕心里暗自发笑,看来刑警和其他人也没什么不一样,对财富的渴望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李光裕平时经常遇到想了解自己是如何成为首富的人,所以这一次李光裕也就没太在意。

 李光裕开始天南海北地聊起了自己是如何从一个农村的苦孩子一步步发展成为长安市首富的,在李光裕聊的过程中杜海鹰他们几个一直在聚会神地听,听到李光裕讲到精彩处,也跟着哈哈大笑,有时也提一些小问题。

 聊着聊着李光裕就放松警惕了,聊着聊着李光裕自己就把话题绕到王国忠和李光富身上了。李光裕叹了口气,埋怨地说:“我这个大哥呀,他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王振忠死了之后,他跑到香港和我说,他说李光勤要借130万搞房地产开发,我说你这不是刚打走了一群虎又来了一群狼吗,咋就这么不取教训呢?”

 杜海鹰一听,他认为火候儿到了,他合着李光裕说道:“也是,那你事前应该提醒你大哥呀!”

 “提醒!我事前怎么没有提醒他,关键是他还得听呀!”

 李光裕也没有意识到杜海鹰问这话的意思,杜海鹰随口又问道:“肯定是提醒的方式不对,你当时是怎么提醒他的?”

 “他当时说找个人办了他,我说‘行了吧,你也给我注意点儿!’”

 杜海鹰紧接着说:“他不听你的也不用怕,你不给他钱他不就雇不成手了吗?”

 李光裕说:“他手里管理着我爸爸和公司炒股票的几个账户,提几十万又不用和我打招呼,他自己就能提出来,那点钱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杜海鹰又问道:“那他到底是从哪个账户提出来的?”

 李光裕说:“我要去美国的时候让他帮着我换点美元,就让他从我父亲的账户上提出了一些钱。另外,他女儿出国留学的时候我也让他提出了一些钱,具体他是用的哪笔钱,我也不清楚!”

 李光裕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杜海鹰的当了,他刚要发怒,杜海鹰微笑着说:“这没什么,反正早晚也要把问题说清楚,你又何必在意说清楚的形式和时间的早晚呢。”李光裕这回低下头不说话了。

 杜海鹰转过头对方仁华说:“仁华,你把笔录拿过来让李总看一下,如果和李总说的一样的话,就麻烦李总在笔录上签个字,然后写上——以上笔录看过,和我说的一样!”

 李光裕这回可真的领教了杜海鹰的厉害了,他无奈地在笔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2

 杜海鹰以为自己彻底让李光裕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光裕刻意隐瞒了一个重要的内幕,提到这个内幕,我们就必须先要代一下李光裕家庭成员:

 李海权——李光裕的父亲,64岁,香江市起重机厂退休工人,2007年去世;

 萨仁高娃——李光裕现任子,31岁,著名歌唱家、某大学教授;

 吴倩梅——李光裕的第一任子,33岁,现长安市某政府机关工作;

 李子文——李光裕的长子,7岁,学生,系李光裕第一任子吴倩梅所生;

 李子良——李光裕的次子,1岁,系李光裕第二任子萨仁高娃所生;

 李光富——李光裕的二哥,37岁,香江市洗涤剂厂下岗,曾前担任长安市

 围美集团法人代表,自己在深圳市经营价值不菲的高档洗浴中

 心。

 (李光裕的母亲已经于2005年去世)

 在李光裕代了之后的第二天,刘新生和曲成刚在粤海省公安厅特警训练基地临时审讯室再次审讯了李光富。

 刘新生和曲成刚走进屋里,当时李光富正在耷拉着脑袋打盹。这三四天的连续审讯让李光富的体力得到了很大的消耗,审讯人员可以按照时间倒班,李光富和谁倒班去。李光富现在脑子里想的就是赶快把这件事儿说清楚,现在他就想一件事——睡!

 最近坊间传一个段子:“乞丐睡觉是地睡(税);和老婆睡觉是纳睡(税);和情人睡觉是偷睡(税);和小姨子睡觉是增值睡(税)。”我看李光富现在就是想——爆睡(报税)!

 刘新生走过来在李光富的脑袋上了一巴掌“快醒醒!咱们把最后这几个问题说清楚了,我给你找个地方让你好好睡一觉。”

 李光富听刘新生这么一说,无打采地说:“都问了这么多遍了,该说的不是我早就说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刘新生大声说:“你是不是找不自在啊!我看是给你脸了,我还没烦你倒是烦了!”李光富这几天被刘新生的胆战心惊的,一看刘新生生气了,也就没敢再说话。

 刘新生点了一支烟后,看着李光富说:“我说李光富,问话前我先给你普普法,雇凶杀人这雇的人可是首犯,首犯在同案犯的量刑中也最重。今天的询问可和你在法院的量刑有关,该怎么说自己掂量掂量;我希望你听清楚我下面的每一个问题,然后再如实地回答。”

 …

 刘新生:“是你给李光勤钱,让他杀王国忠的吗?”

 李光富:是。

 …

 刘新生:你总共给了他多少钱?分几次给的?

 李光富:分两次给的,第一次给了18万,第二次给了28万。

 …

 刘新生:你给李光勤的钱是哪儿来的?

 李光富:是我弟弟李光裕让我管理的股票账户上提的。

 刘新生:你提钱干什么你弟弟李光裕知道吗?

 李光富:应该知道。

 …

 刘新生:谁指使你雇佣手杀的王国忠?

 李光富:是我弟弟李光裕。

 刘新生:王振忠被误杀后你和你弟弟李光裕说了没?

 李光富:说了。

 刘新生:在哪儿说的?

 李光富:在香港说的!在我弟弟香港的办公室说的。

 刘新生:你说这话的时候还有谁知道?

 李光富:我弟弟的秘书见我进来就到外面屋去了,听没听见我也不知道。

 …

 刘新生:你看看和你说的一样吗,如果一样就签字。

 李光富:(名字)(以上笔录看过,和我说的一样!)(手印)

 刘新生一看表,已经是深夜11点45分,他伸了个懒,嘴里打着哈欠说道:“这回总算完了;李光富!你今晚也好好睡一觉吧。”

 李光富一听说他也能好好地睡一觉了,立刻歪着脖子在椅子上打起盹来,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窗外,粤海省公安厅特警训练基地有几只没有入睡的狗还在汪汪地号叫着。

 窗内,李光富的呼噜声此刻和发动机一样。李光富睡着了,脸上显得疲惫不堪,他也不知道明天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他更不知道他的口供对于他的弟弟李光裕意味着什么。也许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也许他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3

 长安的夜景格外人。萨仁高娃正坐在奥迪A8里,此刻,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秋雨,李光裕的贴身保镖巴特尔开着车,奥迪在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车子驶过的地方溅起一排排水柱。

 萨仁高娃委托的律师还是没有见到李光裕,虽然律师已经托了不少司法系统的关系,可是还是没有打听到李光裕究竟关在哪儿?律师托的关系几乎查遍了粤海省的所有看守所,还是没有关于李光裕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萨仁高娃在车里闭上了眼睛,她想让自己迅速安静下来。明天她还要去见一个和粤海省省委侯书记关系密切的朋友,巴特尔说李光裕被抓的那天,这个神秘人一直在丈夫的办公室。萨仁高娃希望能够通过这个人借助一下侯书记的关系,毕竟他是粤海省主管干部的省委副书记。

 萨仁高娃回到家,她又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二楼的卧室。卧室里冷冷清清,孩子已经被送到萨仁高娃父母那里去了。

 儿子走了,这个屋子里能带给萨仁高娃最后一点快乐的人也走了。此刻萨仁高娃感到自己分外的孤单,望着冷清的卧室,萨仁高娃拿出了记本。现在记本已经成了萨仁高娃的唯一的支柱,因为现在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够见到丈夫,她才能够和他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大风将街面的落叶吹起吹落,将人们身上的晦气吹去吹散。看着被寒风光绿叶的树枝,树干,也真想让这寒气沐浴我的身体,让余下的阳光穿透我的心灵,让晦气顺风飘去,让一切回归。

 秋季的愁思像一个个穿透人体的冰剑,刺透了,血了,也都溶化了。看着被剥离掉哀愁,我却想让风将它们串起,随落叶般层层飘落,一个个埋葬。也许在某一天,我会想起这条我曾丢弃的路,在不经意时再次踏上它,回味着,品味着,对儿孙说,落叶,风情,人生…

 啊!回头看一眼,多少个不曾留意的秋季,多少片不曾惦记的落叶,多少个像落叶一样被埋葬的故事,如今,我多想亲手将它们拾起,放在手心重新观赏。但历经数秋后的尘土,已让它们改头换面,我无法从任何角度去辨认,也无法将它们轻轻抛向空中,我只能沉沉地将它们放下。

 呼吸!深深地!一次次地!呼吸,再呼吸…我知道我不会再次放过这秋意里的阳光,我不会将身边的点点滴滴像落叶一样抛弃,我不会让冰剑般的风,刺穿我的身体。我不会,因为我真的不会,因为我开始寻得自己,寻得自我!

 今天我风而过,嗖嗖凉意带着问候,我身着轻装,落叶也将我的脚步抬起,我知道,我想飞,因我的心已风飘去。

 大千世界,人来人往,一年四季,风去雨来,夏秋冬,又有多少人去读懂她们,去感受她们。擦肩而过的叹息,相守相恋的奢望。其实每个人像清澈的小河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但在季节和年轮的轮回中都经历着各种泽的考验,风雨尘土,人情世故,当小河不再清澈之时,仿佛生命才刚刚开始,所以生命就带着尘埃,而人一生都将和尘动,相克,相伴,直到去,丢去,舍去,生命才会再次回到清澈,溶入大海,在更大的世界中,将自己的点点滴滴十倍,百倍,千倍地放大,再放大,那时你会发现天、地、人…

 ——节选自《萨仁高娃记》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你问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移,月亮代表我的心…”萨仁高娃被手机的闹钟从梦中吵醒了,她伸手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她故意让手机闹钟的曲子又放了一遍,这是萨仁高娃亲自选的曲子,她想通过这种形式让爱情的魔力支撑着她前进。

 一次在美国的演出,萨仁高娃当时随中国官方代表团来到美国。萨仁高娃曾经有大约一年的时间在美国的一所大学里讲学,期间也参加过很多美国的演出,因此她对美国的舞台环境很熟悉,她在美国舞台上的驾驭能力也很强。那一次演出,萨仁高娃又一次用艺术征服了现场的观众,现场观众的掌声让萨仁高娃很陶醉。

 萨仁高娃回到后台化妆间卸妆,一群热情的当地中国人涌向后台请萨仁高娃签名、合影。萨仁高娃对这些已经非常习惯了,她微笑着逐一足观众的要求。突然一个西装革履的先生说:“您能给我留个电话吗?我也是长安的,回去之后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萨仁高娃当时并没有注意到对方,因为对于她来说,这类冒失的追求者实在是太多了,她实在无暇顾及。萨仁高娃为了不伤害对方自尊心,笑着说:“您把您的联系方式留给我,我时间方便的时候联系您,您看这样好吗?”

 萨仁高娃拿起对方递过来的名片看了一眼——长安围美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裕,萨仁高娃的脑子里对这个公司好像有一些印象,依稀记得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获得过一个什么国际大奖,好像还捐助过什么慈善事业。

 见萨仁高娃接过他的名片之后没有他所期待的反应,李光裕有些失望了。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要不就是已经结婚了,或者就是对商界风云人物孤陋寡闻。要不只要是长安的人,怎么可能对围美集团和李光裕这几个关键词无动于衷呢。

 萨仁高娃当时的举动极大地刺了李光裕,李光裕心想,自从自己成了首富之后,无数的女人都试图通过各种形式、途径来接近自己,甚至一位曾为自己公司旗下产品拍广告的港姐也对自己使用过美人计,自己都没有动心过。为什么自己刚对眼前这位女产生好感,对方却将自己拒之于千里之外呢。

 4

 回到长安之后,萨仁高娃的倩影一直在李光裕的脑海里反复出现。李光裕自从离婚之后还没有对哪位女产生过这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对萨仁高娃的思念经过几天的煎熬,已经在李光裕的身体里产生了化学反应,这种反应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这种幻觉有时就像海市蜃楼一样,它不仅会让你有真实的情景体验,还能产生让你失去理性的动力和能量。

 李光裕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什么也干不下去,他就像一只刚被关进笼子里的野兽。他就这么不停地在地上来回地走来走去,他现在脑子都是萨仁高娃。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见不到萨仁高娃的话,他的精神世界很快就会彻底瘫痪了。

 李光裕做了个深呼吸,他终于下定决心了,他决定不能就这么在办公室里守株待兔了。他要出击了,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对面子和自尊心的护卫,他认为,只有出击才是正确的,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对萨仁高娃倾诉自己对她的思念和仰慕。

 李光裕先坐下喝了一杯矿泉水,这次他没喝茶或者咖啡之类带有兴奋成分的东西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长时间处在亢奋的状态上了,他现在要让自己暂时恢复到理性的状态上来,他不想让自己在朋友面前失态。

 李光裕终于拿起了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他几乎调动了他在长安的所有关系,他不断地和人家反复强调着“我们公司正在推出一款最新的生物化妆品,这是从美国天价购买的一项生物技术,它能够让使用它的人在经过28天之后,让皮肤暂时恢复到12岁左右的状态上;为了让这个产品迅速占领市场,我们准备请著名歌唱家萨仁高娃小姐来为这个产品代言,现在必须要立刻和她取得联系。”

 李光裕拨完电话之后,整个长安的演艺界、文化界都行动起来了。李光裕最有把握的还是他在安全系统的几个朋友,他希望通过这个系统以最直接的方式获得关于萨仁高娃的全部个人资料。突然,李光裕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你问我爱你有多深,你问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移,月亮代表我的心…”

 李光裕快步走到桌子前,他一把拿起手机,是个短信。李光裕打开手机一看,是安全系统的一个朋友,李光裕平时就叫人家“戴笠”

 “戴笠”的第一个短信是:请在2分钟内打开你在新的电子邮件。李光裕迅速上网,刚刚进入邮箱之后,突然“你问我爱你有多深,你问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移,月亮代表我的心…”再次响起,李光裕打开手机一看“戴笠”的第二个短信到了。内容是:请打开第一个邮件;打开之后停一停,估计会有鼓掌声!

 李光裕立刻打开第一个邮件,邮件打开之后,李光裕立刻高兴地右手单臂弯曲喊了一声“耶!”邮件里面有萨仁高娃的标准照片、艺术照片,还有萨仁高娃详细的个人资料。李光裕马上认真看起了萨仁高娃的个人资料,直到全部看完,李光裕也没有发现萨仁高娃的任何联络方式。李光裕刚要打电话问问“戴笠”“戴笠”的第三个短信就到了:先说好在哪儿请客,然后我告诉你电话号码。

 5

 李光裕在获得了萨仁高娃的手机和现在的详细位置之后,把自己的一个心腹兼司机叫了进来,李光裕说:“你说要是看个朋友买点儿啥好啊?”

 “那要看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李光裕见对方还是没有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于是就直截了当地说:“当然是个女的啦!而且还要让她很高兴!”

 对方马上就明白了李光裕的意思,坏笑着说:“那就送玫瑰吧!”然后故意拉长了声音唱道:“甜蜜…你笑得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李光裕的奔驰停在了萨仁高娃学校门口,他先给萨仁高娃发了条短信——爱原来是一壶醇香的美酒,一饮就醉了;思念,原来是汹涌澎湃的大海,轻易就将我淹没了;你,原来是朵娇的花,在我心中,早已悄然开放了!

 萨仁高娃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就礼貌地给对方回复了——您是哪位?

 李光裕一看,又给萨仁高娃发了一条——独坐相思椅,手握相思笔,望着相思月,想着相思的你,写着相思信,句句相思语,滴滴相思泪,全是相思你!

 萨仁高娃以为是哪个朋友搞的恶作剧,就直接拨了对方的号码“喂,您好,请问是那位?”

 李光裕听到萨仁高娃的声音之后,兴奋之余有些紧张,他说:“咱们见过面!在美国!我是围美集团的李光裕,想起来了没?”

 萨仁高娃脑子里飞快地搜索着,好一会儿才说:“噢!我想起来了,您是发错短信了吧?什么,您就是找我,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李光裕一听这话,心里说,这还用说吗,一个钻石王老五找你还能有其他的事儿吗。但是这些话今天不能说呀,于是没话找话地说:“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有一个人托我给你带了点儿东西,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门口,你要是方便的话,最好能出来一趟!”

 萨仁高娃一听是自己的朋友,就问道:“我的朋友中大概没有认识您的吧?”

 李光裕一听有点儿要馅儿,连忙说:“咋没有啊!蔡依林、孙燕姿、李宇、容祖儿、萧亚轩都是我的朋友,你不认识?”李光裕当时把他能想起来的大腕儿歌星的名字都说了。

 萨仁高娃听李光裕这么一说,当时还真就没话说了。他说的这些人确实是自己的朋友,还说不准真是谁让他帮自己带了点东西呢。既然人家都已经到自己学校门口了,自己再不出去就不像话,于是萨仁高娃就来到学校门口。

 李光裕看见萨仁高娃亭亭玉立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高兴地说:“您好!您好!赶快上车吧,东西在车上呢。”萨仁高娃只好上了李光裕车的后座,她上车一看,是一枝玫瑰。萨仁高娃拿起来一看,那是一枝纯金的玫瑰,玫瑰上面有一张非常精美的卡片,卡片上写着——“花自飘零水自,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萨仁高娃问:“这是谁送的?”

 李光裕从副驾驶的位置上回过头说:“暂时保密,您一会儿就知道了!现在我就带您去见他。”车已经行驶了,萨仁高娃也只好随着李光裕去见见送自己玫瑰的这个朋友。

 转眼间李光裕的车停在了“中国大饭店”李光裕非常绅士地为萨仁高娃开了车门,然后领着萨仁高娃来到3楼,走进全球最贵也是最好的一家日本餐厅——滩万日本料理。

 李光裕认为,请萨仁高娃这样的女吃饭,首先要选一家装修精致的“滩万”的装修风格幽静、雅致,富有禅意,在奢华中体现清新脱俗,只有这种风格才配得上萨仁高娃的审美品位;另外吃也非常重要,首先吃的食品必须要绝对保证新鲜“滩万”的食物每天都是从日本空运过来,其新鲜程度能够得到保证。“滩万”的“秋刀鱼”那不肥腻的味道三分香、三分鲜、半分腥、半分甜、三分不确定,像萨仁高娃这样的淑女,她在细嚼慢咽中不知不觉就会被深深地吸引。

 李光裕之所以选择“滩万”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滩万”寿司的原料新鲜,配料特别,像萨仁高娃这样从事艺术工作的清高女,你只要让她吃一口“滩万”大厨精心制作的寿司,那回味无穷的味道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感动”

 李光裕提前预订了一间式“榻榻米”私人用餐室,点了两份寿司套餐。

 萨仁高娃很喜欢“滩万”的风格,她现在实际上心里已经非常清楚了,她知道李光裕非常喜欢自己,而且从这次吃饭的选择上看,他对自己是非常认真的。

 萨仁高娃刚坐下,李光裕给萨仁高娃倒了半杯日本清酒。日本清酒酒泽呈淡黄、清亮透明、芳香宜人、绵柔口。

 萨仁高娃端起酒杯慢慢地品了一小口,然后轻轻地闭上眼睛仔细地品味着——有些涩却令人回味、有点甜,准确地说它的甜里还有少许酸的味道,这个味道让萨仁高娃感觉很奇妙。

 就在萨仁高娃闭上眼睛品酒的时候,李光裕从包里拿出手机,放了专门为萨仁高娃选的,王菲经典歌曲《我愿意》: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没我在寂寞里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地告诉你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

 …

 听着诉说衷肠的歌声,品着令人回味无穷的清酒,萨仁高娃被感动了,她慢慢地睁开双眼,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李光裕痴情地望着萨仁高娃说:“首先我必须要请您原谅我,给您送花儿的那个人就是我!我绝不是有意欺骗您,实在是因为我太渴望能够见到您了。不瞒你说,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而且从没体会过恋爱的感觉。可是,自从上次我遇见你之后,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住了!我必须要立刻见到你,告诉你我对你的仰慕!虽然我知道你还不了解我,虽然直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你是否有了意中人;你有选择爱的权利,但是,同样我也有爱你的权利,今天我不希望你答应我什么,我只是想当面亲口告诉你,我爱你!”

 萨仁高娃脸红了,脖子也红了。萨仁高娃的心跳加快,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突然感到有些羞涩…

 6

 在这次送花事件之后,李光裕一直在追求萨仁高娃。可是萨仁高娃既不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对李光裕总是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李光裕虽然有些着急,但是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李光裕得知萨仁高娃很快就要过生日了,他对萨仁高娃说:“能让我陪你度过一个神秘的生日吗?”

 “神秘的生日?怎么神秘?”

 “我们一起去阿拉伯半岛领略一下最神秘的阿拉伯古文化,我们亲自体验一下‘一千零一夜’的神话传说…”

 “好啊!我喜欢!我们要去哪个国家?”

 “阿联酋!明天把护照给我,我让人给办签证。”

 “是去迪拜吗?”

 “是。”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迪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第二大城市,在这里可以领略到古阿拉伯文化和现代文明的完美结合。

 去一个阿拉伯国家为自己过生日,这是很多中国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确切地说,这个想法简直太奢侈了。

 李光裕和萨仁高娃是早上6点50分搭乘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EK309次航班出发的。在几个小时的空中旅行中,由于萨仁高娃的好奇,他们之间的交流话题非常广泛。萨仁高娃微笑着说:“迪拜有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吗?”

 “女士最喜欢的可能是迪拜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但是,最适合恋人去的地方是迪拜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

 “喂,有没有搞错?迪拜是世界上气候最炎热的地区之一,根本没有雪,哪儿来的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

 “迪拜为了发展旅游产业,在炎热的迪拜建造了一个可以同时供1500人滑雪的全球室内最大的滑雪场。离我们住的酒店非常近,我们可以在酒店游泳之后,再去滑雪!我们在雪花纷飞中可以尽情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哼,你想得倒美的!”萨仁高娃虽然这么说,心里对李光裕描述的迪拜更充了向往。

 当萨仁高娃置身阿联酋首都迪拜国际机场的时候,她立刻被金碧辉煌的穆斯林风格所深深地吸引,墙上悬挂的劳力士挂钟更体现出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

 李光裕提前在伯瓷酒店做了预订。伯瓷酒店是全球最奢华的一家七星级酒店,需要提前90天预订,李光裕是通过旅行社的关系预订的伯瓷酒店25层最贵的总统套房。为了不错过陪萨仁高娃吃生日的午餐,李光裕专门预订了直升机接送服务。

 李光裕和萨仁高娃在迪拜国际机场直接乘伯瓷酒店为贵宾配置的直升机。萨仁高娃对李光裕的安排感到很惊喜,她从高空中欣赏着迪拜的秀丽和壮观。

 当飞机盘旋在酒店上空的时候,萨仁高娃被伯瓷酒店外面的景惊呆了:酒店外形就好似一艘航行中的帆船,成片的金黄沙漠和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的大海,简直就宛如仙境中的世外桃源啊!

 飞行了15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酒店28楼的直升机坪。

 管家和几名侍者首先领他们整体参观了伯瓷酒店,然后将他们领进了总统套房。当萨仁高娃走进房间的时候,被这种皇室特有的富丽堂皇惊得目瞪口呆。不但酒店的柱子、墙壁、电梯全是镀金的,就连门把、洗手间的水龙头都镀上了黄金,厕所的水管也是镀金的。整个房间都是金灿灿的,家具也是镀金的。酒店装饰时,光黄金就用了26吨,可谓极尽奢华。

 这个780平方米的总统套房包括两间卧室、两间起居室、一个电影院、一个餐厅,而且还设有出入专用电梯。管家详细向李光裕和萨仁高娃介绍着房内各项设施如何使用。

 房间全部是落地玻璃窗,躺在上就可以270度欣赏到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的阿拉伯海湾美景。一间卧室的是旋转睡,另外一间卧室的天花板上有一面与齐大的镜子,可以让情侣有奇妙的体验。

 最特别的是浴室,除了淋浴顶部的莲蓬头之外,你还可选择上中下三段式水,旁边则是马赛克壁画映衬下的按摩浴池,浴室门口还有皮质躺椅,可以随时躺下休息。

 夜间客人要去卫生间时,只需按下面板上一个永久明亮的按钮。无论走到何处,最近的台灯将渐渐变亮,房间内的照明系统自身即可将客人引导至卫生间和浴室。

 管家告诉萨仁高娃,伯瓷酒店是英国设计师W。S。Atkins的杰作,酒店外形像一艘行驶中的帆船,一共有56层、321米高,共有高级客房202间,是全球最高的饭店,总共使用了9000吨钢铁,并把250根基建桩柱打在40米深海下。

 李光裕和萨仁高娃来到伯瓷酒店独特的AI-Mahara海鲜餐厅,他们看着大海中热带珍惜鱼类在水中自由的遨游,就餐前欣赏着海底奇观是一种浪漫的享受。

 殷勤的服务生端上了李光裕预订的冰淇淋生日蛋糕,望着生日蛋糕上的“萨仁高娃生日快乐!”萨仁高娃被感动了,她柔美地看着李光裕。李光裕把生日礼物递给萨仁高娃,萨仁高娃拆开一看,首饰盒里有一枚戒指,戒指上有一张纸。萨仁高娃拿起纸一看,只见李光裕在上面写着:

 本不想相思

 为怕相思苦

 几番细思量

 宁肯相思苦

 萨仁高娃伸手拉住了李光裕的手。这时餐厅的灯光逐一渐进熄灭,几名服务生默默地在餐厅里点燃了很多具有阿拉伯风格蜡烛的同时,为他们端上了丰盛的阿拉伯美食。萨仁高娃没有想到自己今年的生日会在一个阿拉伯国家的海底餐厅享受烛光宴。李光裕举起酒杯说:“生日快乐!希望我有荣幸能陪你过今后的每一个生日!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萨仁高娃刚要说话,一个华裔小提琴手来到他们面前,演奏了那令情侣永远难忘的曲子: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你问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变

 我的爱不移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让我思念到如今

 …

 萨仁高娃慢慢地起来走过去,她紧紧地拥抱着他,紧紧地!她哭了,她慢慢地抬起头,他看着她,他轻轻地吻着她脸上的泪珠,他们终于忘情地亲吻了…

 这个让萨仁高娃终身难忘的生日烛光午餐是在下午3点多结束的。他们十指紧扣地回到房间,萨仁高娃说:“累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李光裕陶醉地望着萨仁高娃说:“我们都先洗个澡吧!”

 “好啊!”萨仁高娃一边享受着三段式水淋浴的新奇,一边回味着爱情的甜蜜。李光裕早早地洗完出来,他从旅行包里拿出特意挑选好的特别适合热恋中情侣听的一张盘放进美国BOSE音响。

 萨仁高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身穿睡衣的萨仁高娃让李光裕热血沸腾。萨仁高娃被羽泉演唱的《最美》和李光裕火辣辣的眼神得有些眩晕,这对热恋中的情侣开始情热吻了…

 baby为了这次约会

 昨夜我无法安然入睡

 准备了十二朵玫瑰

 每一朵都像你那样美

 你的美无声无息

 不知不觉让我追随

 baby这次动了情

 彷徨失措我不后悔

 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

 你的坏你的好

 你发脾气时翘起的嘴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只有相爱的人最能体会

 …

 迪拜的夜景非常美,黄的路灯灯光在海边沙子的反下,将整座城市映得像黄金一样闪亮。李光裕和萨仁高娃牵着手在海边散着步,他们尽情地享受着热恋的感觉,萨仁高娃说:“我们要是永远生活在这里就好了。”

 李光裕坏笑着说:“要是真让你生活在这里,恐怕你还真不愿意!”

 “为什么?”

 “你接受不了这里的一个风俗习惯!”

 “什么风俗习惯?”

 “这里的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

 萨仁高娃一听,立刻伸手打向李光裕,娇嗔道:“你敢?看我不收拾你!”李光裕一边躲,一边幸福地笑着…

 粤海省公安厅特警训练基地的警犬一大早就汪汪地叫个不停,杜海鹰从审讯室的迷糊糊地爬了起来,他一看表,赶紧打电话把谢庆国和方仁华叫了起来。

 李光裕和李光富分别被关押在同一个楼的不同楼层,此刻,他们也醒了。上午谢庆国和方仁华带着他们去省公安厅录像,李光裕、李光富就照着以前的口供把讯问笔录念了一遍。

 下午,李光裕和李光富被分开了,李光富被专案组的两个刑警押解着送到一个看守所。而李光裕则被押解到一辆事前准备好的警车。专案组考虑到李光裕在香江和省城的人际关系复杂,决定对李光裕实行异地关押。谢庆国和方仁华负责押解。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