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捕首富 下章
第一章 暗杀公安局长
王振忠正低头往外掏钥匙,杀手在黑暗中举瞄准了他,王振忠刚要开门,杀手抬手对准王振忠的后就是一“嘭——”的一声,巨大的惯性带着王振忠的身子猛地向前了一下,手一哆嗦钥匙哗啦就掉在地上了。他知道这次是有人想要自己的命了,他挣扎着从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他刚要转身,杀手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抬手又是一

 任何形式的犯罪都是由望的贪婪所引发的,并且是由价值观的扭曲造成的。正确的价值观来自于正确的道德观。因此说,道德标准的颠覆与破坏是产生罪恶的根本原因之一。

 ——唐朝

 1

 2008年4月147点35分“哐啷”、“哐啷”、“哐啷”粤海省香江市第一看守所寒气人,四名重刑犯被提了出来。这四人被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三人死刑一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四人上诉至粤海省高院,粤海省高院驳回上诉,判处三人死刑立即执行。

 “报告您个好消息,首富今天执行死刑!”一个人在刑场上用手机悄悄地往粤海省打了个电话。对方似乎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因此很平淡地说:“好啊!如果他不死,咱们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对!这小子太不识抬举,在粤海谁敢不听您的!”

 “好啦,你也不能大意,去执行吧!”

 14上午7点左右,大批荷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法警、公安已经在香江市第一看守所集结完毕,他们只等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完粤海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后,就将以注死刑方式执行其中三名被判处死刑罪犯的死刑。

 当这四人被押到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个屋子里后,其中一个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犯人对一审被判处死缓的那名犯人骂道:“都是你这个软骨头,是你出卖了大家!”另外那两名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犯人眼里也都充了怨恨。

 人无论何种原因被处死,都将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后人都应当认真地总结。因此,笔者把自己参禅开悟出的一点人生境界与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一生守法明道怀仁爱心;二敬父母贤人修行君子风;三品忠义诚信常阅圣贤文;四戒贪财纵自大恶人行;五求雅兴雅量舍得功利心;六学大智大勇静思智者心;七慎狂言妄语挑拨是非经;八需感恩知足常念滴水情;九思利害善恶因果随身行;十要清常省修正吾德行。”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7年5月2,那天深夜的粤海省香江市很寂静,这种寂静让人压抑得有些不过气。

 从5月2下午4点开始,香江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一直在万科城市高尔夫花园的“铜锣湾麻将俱乐部”和几个麻友切磋麻将。

 香江市这几年的治安状况非常差,一些带有黑社会质的团伙已经发展到公司化运营阶段。

 王振忠原来是香江市公安局主管刑侦和经侦的副局长,是个有名的狠角色,破过不少大案要案,在香江市黑白两道很吃得开。王振忠平生有三大嗜好:第一,财;第二,;第三,官。也正是因为这三个不良嗜好,让王振忠毁了前程。

 香江市公安局在办理一起非常轰动的票据诈骗案中,身为副局长的王振忠被一名妖感的女犯罪嫌疑人的美吸引住了,虽然王振忠知道她是该案首犯谭永君的子,可他不但心急火燎地为这个令他想入非非的女人办理了取保候审,而且还迫不及待地与这个犯罪嫌疑人的子同居了。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王振忠上下找人运作,最后平调到同属粤海省管辖的江州市担任公安局副局长。

 王振忠和前陈方夏丹离婚后一直很内疚,他觉得对不起前,于是他就暗中支持前开了这家“铜锣湾麻将俱乐部”此后王振忠就经常借着玩麻将的名义来看看前。王振忠开始了他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骄奢逸生活。

 从22点15分开始,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轿车停在了“铜锣湾麻将俱乐部”外面,有一个杀手在车里通过高倍望远镜监视着王振忠的一举一动。这个杀手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跟踪和监视王振忠。

 王振忠这几天的活动规律很正常,一般吃完晚饭后就到陈方夏丹的“铜锣湾麻将俱乐部”玩麻将,有时也趁没人的时候和前温存一下,一般都在午夜前回家。

 22点47分,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把车开出小区,驶向一家在全国连锁的“小肥羊”酒店。他一边开车一边发了一条短信:“007已经到位,今晚行动!”

 “007”是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和他的另外一个同伙给王振忠起的代号。此时饭店里的另外一个杀手正在和几个住在附近的朋友在一起喝酒。

 这个杀手感到手机在振动后,拿出一看,他知道今晚要行动了,他对众人说:“你们先喝,我出去放放水。”于是快步向饭店外面走去。

 这人一出饭店就看见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站在车边上,他刚走过去,对方说:“赶紧吧!这回可不能让他再溜了。”

 这两个人上了车,车飞快地朝“铜锣湾麻将俱乐部”的方向驶去。说话的工夫车已经停在“铜锣湾麻将俱乐部”附近。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继续通过高倍望远镜监视着“铜锣湾麻将俱乐部”里的一举一动。

 大约在23点05分左右,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发现和王振忠一起玩儿麻将的一个男人要走了,剩下的两个人还在和王振忠吵闹着算最后一局的账。

 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见状发动了车“帕萨特”又飞快地开了出来,车停在九龙区东方曼哈顿19号楼拐角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王振忠的家就住在这个刚落成的最具欧美风情的社区里,香江市很多有钱的和有权的人都住在这儿。王振忠和哥哥王国忠的感情非常好,他给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在东方曼哈顿也买了一套房,就住在自己的隔壁。两个凶手在车里各点着了一支烟,静静地等着王振忠。

 王振忠那天手气不错,赢了三千多。王振忠开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6,这辆车是一个朋友主动借给他的,可他平时上班的时候并不开这辆车,这并不是说他不喜欢奥迪A6,主要是因为市级领导的配车是奥迪A6,如果市长发现他这个处级干部也开奥迪A6的话,对自己的仕途发展是非常不利的,所以王振忠的哥哥王国忠一直在开这辆车。

 五一长假司机把王振忠从江州市送到香江市后就走了,因此王振忠才开了这辆奥迪A6出来。王振忠一上车就打开了音乐,马天宇《该死的温柔》在寂静的午夜充了磁的感染力:

 …

 你这该死的温柔

 让我心在痛泪在

 就在和你说分手以后

 想忘记已不能够

 你这该死的温柔

 让我止不住颤抖

 …

 23点15分左右,王振忠的奥迪A6车驶进了小区。车里的两个杀手同时伸手要从后座拿,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已经抢先将拿在手里了,他看着对方说:“我去吧!”

 杀手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立领猎装夹克,下身穿了一条黑色休闲,脚上穿了一双黑色“阿迪达斯”运动鞋。杀手下车后,从容地掰开“五连发”猎,然后从兜掏出两颗子弹上,然后从王振忠的背后向他走去。

 王振忠正低头往外掏钥匙,杀手在黑暗中举瞄准了他,王振忠刚要开门,杀手抬手对准王振忠的后就是一“嘭——”的一声,巨大的惯性带着王振忠的身子猛地向前了一下,手一哆嗦钥匙哗啦就掉在地上了。他知道这是有人想要杀自己,他挣扎着从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他刚要转身,杀手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抬手又是一

 “嘭——”的一“五连发”猎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把王振忠贴在门上,王振忠手里的瑞士军刀嗖的一下子就甩了出去,王振忠用手一撑,手按在了门系统的号码锁上,这一下按不要紧,全楼很多家的门铃都同时响了起来。

 杀手从地上捡起瑞士军刀向王振忠走去,王振忠这时已经晃晃悠悠的四脚朝天地倒在了楼道门口,凶手见倒在地上的王振忠还在气,用瑞士军刀对准王振忠的脖子狠狠地就是一刀,血呼地一下就从王振忠的喉管里了出来…

 2

 清脆的声划破夜空,惊得楼上好几户人家的灯同时亮了,监视王振忠的那个杀手知道,5分钟之内“110”就会赶到,大批的警察很快就会封锁现场。他确认了这次王振忠必死无疑之后,才快步走到“帕萨特”前。车一直没有熄火,凶手先拉开后面车门把放进去,然后拉开前面驾驶室的门上了车。

 黑色“帕萨特”一溜烟地从小区的后门外驶去。

 秦子墨当时正在和女儿一起看袁立主演的《大校的女儿》,听到响后她就直奔阳台,自从上次自己丈夫双胞胎的哥哥王国忠莫名其妙地被人砍了10多刀之后,她心里就一直不踏实,右眼总是经常跳,以前听老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这几天总感觉王振忠可能要出事,而且感觉好像要出什么大事。她已经私下为王振忠买了最高赔偿金额为50万元的意外伤害保险。

 谭采妮是王振忠的养女,她听到自家门铃响的同时也听到了两声响,当她去拿听筒时,没听到声音,再仔细听,别人家的听筒也在响,门铃似乎一直被人摁住了。听到楼下有两声响后,谭采妮急忙也向阳台跑去,她也想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情况。她隐约听见楼下有惨叫声。

 这时心急火燎的秦子墨对她说:“采妮,快下去给妈看看,我怎么感觉好像是你爸出事了。”

 就在谭采妮往楼下跑的同时,秦子墨急忙拨打王振忠的手机。

 谭采妮跑到楼下的时候听到门外有手机的声音。当谭采妮打开楼道门时,黑暗中隐约见一个人仰面朝天躺着,她跑过去蹲下一看,果然是王振忠。

 “妈呀!妈——妈——赶快下来!是我爸爸——”

 谭采妮向楼上喊的同时把王振忠的脑袋放在自己的怀里。

 当时王振忠已经没气,血了一地,手机扔在地下。秦子墨听到女儿的喊声就急忙往楼下跑,当她在楼下看到躺在血泊中的丈夫时,她声嘶力竭地大叫着:“老公呀——老公——老公!”

 两个凶手开着“帕萨特”迅速离开了案发现场。一直在车上等的那个杀手有些担心,听到响的同时,也听到了王振忠的惨叫,可他还是担心王振忠究竟死没死。他随口追问:“这回这小子该死了吧?”

 “放心吧,活不了;两都打他后上了!另外,我还给了他脖子一刀!”

 “给了他脖子一刀?我没见你拿刀啊。”

 “刀是死鬼自己友情赞助的!”

 “那咋办呀?”

 “你说呢!”

 “我看扔到‘大梅湾’里吧!那儿的水深,一般人平时根本不去那儿。”

 “好,听你的,就扔到‘大梅湾’。”

 “记住了!即使我们被抓了,只要我俩扛住了死不承认,只要你我谁也不代出的下落,哼!咱就啥事也没有!现在警察办案讲的是‘铁证如山,不是铁供如山!’”开车的人冷笑着说。

 车在“小肥羊”附近停下了,开车的那个杀手下车后说:“我先回饭店啦,你扔完也过来!”

 开车的那个杀手说:“那我先走啦啊!”下车的那个杀手并没有直接进饭店,他转身来到饭店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盒“芙蓉王”他手里拿着烟走进饭店,老板娘见他回来了,没好气地说:“咋这么长时间呐?我还以为你去手了呐!”众人一听哄堂大笑。

 秦子墨被眼前情景吓坏了,当时她就顺着楼道门软着倒了下去。谭采妮见母亲也倒下了,她拼命地大声呼喊着:“救命呀!救命啊!快点救命啊——”

 谭采妮的喊声和刚才的声惊动了楼上的邻居。许多人都透过窗户向下张望着。

 王国忠从楼上阳台探出脑袋问:“嗨!采妮,到底咋啦?”

 “我爸被打了!”

 “救命啊——救命呀——”谭采妮急促地喊着。

 王国忠一听是自己弟弟被打了,着急地喊着:“凶手呢?”

 “凶手早跑了!”

 “凶手跑了?你别怕!有我呢!我先报警!”谭采妮的哭喊声在午夜显得分外的凄厉。楼上的邻居随后就打电话报警。

 楼下已经有10多个人在王振忠尸体的周围观望。这时刚才报警的那个人也下来了,他对着人群喊着:“都散开!注意保护现场。”

 3

 “指挥中心,九龙区东方曼哈顿19号楼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刘支队已经带人赶往现场了。”香江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刑侦支队值班员张岳伦电话的是5月20时30分。

 香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刘新生带人赶到案发现场时,就听见一个人对围观的人群喊着:“保护好现场!大家都往后让一让!让一让!打死的又不是周杰伦,有啥好看的啊?都回去睡觉去吧!”

 刘新生认识喊话的这个人,这是九龙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谢庆国。谢庆国正指挥刑警大队的技术人员勘察现场,谢庆国一抬头也看见了刘新生,抬手在刘新生肩膀上打了一下说:“我说刘支队,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啊,就这么点小活儿你也和我抢?你到底啥意思啊?我看你是当不上局长急的吧!”

 刘新生习惯地先看表——5月211点50分,随后他回手也给了谢庆国一拳,笑着说:“你还真说对了,4月30号接到的任命,劳动节后正式报到,我去你们分局当局长!”

 谢庆国听刘新生这么一说,立刻就傻眼了,他感到这个玩笑整得有点大了,马上立正后对着刘新生说:“报告刘局,案发现场死者叫王振忠,43岁,5月223点30分左右在自家楼下被人从背后击两,并割断喉管,经120抢救无效死亡,于是报案。”

 刘新生见谢庆国真上当了,哈哈一笑说:“怎么着,好玩吧?没玩过吧!”

 谢庆国平时整人整习惯了,这回见自己被人给整了,赶忙自己找了个台阶“哎呀妈呀!我还以为你真当局长了,瞧把我吓得这一身汗。”

 “120”是在谢庆国和刘新生调侃之前赶到了案发现场的。

 现场勘察从5月21点10分开始的,现场勘察的刑警们一边拉起警戒线,一边借着碘钨灯灯光记录着:“天气晴,气温摄氏十三度左右,现场因抢救而受到部分破坏;案发现场位于香江市九龙区东方曼哈顿19号楼楼门北侧。”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了暗红色弹托一枚、砂若干、“芙蓉王”牌香烟烟头三枚、拍摄现场照片一套、绘制现场示意图一份、在勘察过程中制作勘察笔录一份。现场勘察于2007年5月23点10分结束。

 由于死者王振忠曾担任过香江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谢庆国感到事关重大,拿出电话向香江市公安局九龙分局局长徐英进行了汇报:“徐局,我,谢庆国!今天晚上出了个大案子,王振忠刚才在家门口被人给用打死了。”

 “怎么不组织抢救?”

 “120没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凶手从后面打了两,并割断了被害人喉管,我看咱们是不是向市局和省厅先汇报一下,别到时候啥事都让咱们扛着。”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立刻向市局和省厅汇报!我马上就回局里。”

 “好!我知道了,就按您说的汇报。”

 谢庆国随后向香江市公安局和粤海省公安厅汇报了案情。

 2007年5月2上午,也就是在案发后的第二天,九龙分局刑警大队在大队长谢庆国的带领下迅速展开了调查取证工作。10点50分左右,谢庆国和香江市公安局的警花——九龙分局重案中队美女队长方仁华出现在死者王振忠的家里。

 王振忠以他哥哥王国忠和子秦子墨的名义在香江市开了家“威斯曼大酒店”这个酒店不但在九龙分局辖区,而且“威斯曼大酒店”租用的正是九龙分局的房子。在王振忠建议下,九龙分局同意把客饭和干警伙食费折抵了王振忠饭店的房租,因此九龙分局的干警对王振忠和其家属都很

 秦子墨见谢庆国、方仁华进屋后,马上张罗着倒水“行了,别客气,我们想了解一下昨天案发时的情况。”方仁华制止秦子墨倒水的同时,眼睛迅速在屋内扫了一遍。

 谢庆国一边点烟一边对秦子墨说:“嫂子,现在我安慰你也没啥意义,咱是个刑警,不会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抓住凶手给王局报仇才是真格的!你说呢?”

 秦子墨忍住哭声说:“你们想问啥就问吧!只要能抓住凶手给王振忠报仇,我啥也不怕!”

 谢庆国说:“我们根据案发现场和王振忠在香江市的情况分析,情杀的可能不大,如果是仇杀,你认为王振忠的仇人会是谁呢?”

 “我不知道,王振忠也没跟我说过,就我这方面,谭永君和王振忠有仇,听我女儿说,谭永君出狱以后,在腿上刻了‘雪’两个字。”秦子墨向警方提到的这个叫谭永君的人是秦子墨的前夫,谭永君2002年因涉嫌诈骗被判7年,秦子墨就和他离婚了;从2005年开始,秦子墨和王振忠开始同居,2006年假释后的谭永君找秦子墨闹着要复婚,秦子墨始终没同意。

 “我现在基本和谭永君没什么联系,也不知道他的电话啥的,采妮常和她爸联系,你们要了解谭永君的情况就问问采妮,她兴许知道些啥的。”

 谢庆国、方仁华听秦子墨这么一说,觉得有必要见见谭采妮。方仁华接着秦子墨的话茬说:“她在家吗?我们现在能和她问点情况吗?”

 “昨晚的事闹了一夜,孩子在那屋睡觉呢,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去叫她。”秦子墨说。

 谭采妮是王振忠的养女,今年13岁,刚上初一。谢庆国和方仁华听见谭采妮在那屋说:“妈,和警察有啥好说的,他们比赵本山还会忽悠人呢!我和他们没啥好说的。”

 秦子墨一听这话有点心酸,哭着说:“不管咋,他也和咱娘俩生活了一场,现在人被活活打死了,咱总得给他报仇不是,咱可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啊!”谭采妮一看母亲真急了,连忙把秦子墨搀扶到卧室安顿着睡了。

 谭采妮来到客厅,没等谢庆国他们问话,谭采妮主动说:“我爸是昨天上午走的,晚上5点来钟回来一趟,我妈问他吃饭了没,他拍拍肚子说吃饭了,我们家吃的焖面,我母亲又让他吃点饭,然后他就去打麻将了,直到出事以后。”

 “你和谭永君还经常联系吗?”侦察员方仁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些。

 “大概是在一个月前,我找我爸(谭永君)要钱,那是我这些年存的岁钱;昨天我还给他打电话,让他帮我取一下毕业证,但没打通。”谭采妮对警方的调查工作非常配合。

 “你爸爸谭永君和王振忠的关系怎么样?”

 “不好!”“为啥不好?”

 “这…我说不出口!”

 谢庆国坚定地看着谭采妮说:“你必须相信我们,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杀害你养父的凶手!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工作,那是在帮助打你父亲的人逃脱罪责。”

 谭采妮低着头说:“大概是在2002年,我爸(谭永君)因为涉嫌票据诈骗被警方通缉,当时负责办案的就是王振忠,后来也不知道为啥,我妈妈就和王振忠不明不白地住在一起了,要不是后来他们领了结婚证,我每天羞得都没脸回家。”

 谢庆国这回才清楚刚才谭采妮不愿意说的原因。方仁华一直在记录,她见谭采妮不说了,抬头问道:“这么说你爸爸恨王振忠的?”

 谭采妮瞪着方仁华说:“那能不恨吗?你要是个男人,如果你老婆和抓你的人一起过了,你不恨他?”

 谢庆国怕方仁华面子上磨不开,接着谭采妮的话问:“你觉得王振忠是你爸爸杀的吗?”

 谭采妮听谢庆国这么说,没好气地抢白道:“你这人咋这么说话呢?我爸恨谁就想杀谁?那我问问你,你们局长骂过你没?”

 谢庆国一时没回过味儿来,说道:“骂过啊!咋啦?”

 “那你恨他不?”

 “当时恨!”

 谭采妮斜着眼说:“那你当时想杀他不?”

 谢庆国自觉没趣地说:“嘿!我说丫头,怎么变成你审我了?你可搞清楚,可不是我打死的你爸啊!”在一边记录的方仁华实在忍不住了,坏笑地看着谢庆国说:“这回演砸了吧!”谢庆国、方仁华无奈地相互对视了一下起身告辞。

 4

 谢庆国、方仁华认为谭永君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决定下午再次询问秦子墨。

 当天下午2点半,谢庆国和方仁华再次来到王振忠家。这次双方都少了些客气,谢庆国坐下后直奔主题:“秦子墨,你前夫谭永君2002年为啥被抓的?”谢庆国与秦子墨相互对视着,他想从秦子墨的眼睛里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秦子墨木讷地说:“警察说是票据诈骗。”

 谢庆国紧接着问道:“那当时谁办的这个案子?”

 秦子墨这时有点明白谢庆国话里的意思了,她说:“是王振忠。”

 “既然王振忠抓了你丈夫,你又嫁给他,你就不恨他?”

 “当时恨!可是他事后见我们母女可怜,经常帮助我们,慢慢地也就不记恨了。”

 谢庆国觉得秦子墨这回没说实话,一定是故意隐瞒了什么。他又问道:“谭永君出狱后找没找过你?”

 秦子墨见谢庆国刨问底儿,知道瞒也瞒不过去,索不如直说:“2006年,谭永君出狱后就闹着要跟我复婚,我没同意。谭永君那段时间发了疯似的四处找王振忠报仇,王振忠特别害怕,就又躲回到陈方夏丹那里住了。谭永君回到我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可是,每天晚上他都变着花样地折磨我,有时一晚上四五次,他经常一边看黄录像一边让我代和王振忠的房事细节,有时还拿烟头烫我那里…我本来是想和他好好过,毕竟是结发夫嘛,可是最后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只好又分开了。”

 谢庆国看秦子墨叙述时痛苦的表情,知道她没撒谎。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说:“你是什么时候和王振忠在一起的?”秦子墨擦了擦眼泪说:“正式结婚是2006年,2005年我们就同居了。”

 谢庆国不解地问:“当时王振忠有家庭吗?”

 秦子墨脸红了一下说:“有!”

 “既然王振忠有家庭你还和他同居?!”谢庆国疑惑地问。

 秦子墨懊悔地说:“哎!他是你们公安局副局长,你说我敢不答应吗?再说我不答应行吗?王振忠当时说和他爱人陈方夏丹没感情,想离婚娶我,所以我就和他在一起了。”

 谢庆国忽然想起王振忠打麻将的“铜锣湾麻将俱乐部”总经理陈方夏丹正是王振忠的前,谢庆国决定立即询问这个“铜锣湾麻将俱乐部”总经理。

 就在此时,谢庆国的手机响了:“我!杜海鹰!你们赶快到市局开会。”谢庆国起身对方仁华说:“是杜海鹰!”

 杜海鹰是香江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这个人脾气很暴躁,喜欢骂人,可是破案很有一套,香江市的刑警们都有点怵他。

 “这是犯罪分子向咱们香江警方的公开挑战!”当谢庆国和方仁华赶到市局会议室的时候,听到香江市公安局委书记、局长李如林正在发脾气。分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张建明示意谢庆国和方仁华找地方坐下。

 方仁华用眼角余光一扫,心里暗吃一惊:“好家伙,粤海省的刑侦精英们今天全到齐了。”杜海鹰看了一眼李如林说:“李局,我看还是先让谢庆国同志给大家介绍一下案发现场的情况吧。”

 “案发现场在我市九龙区东方曼哈顿19号楼;死者:王振忠,男,43岁;身高:1米77左右;职业:死前系江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曾担任过我市公安局副局长;死亡时间:2007年5月223点30分左右;案发前死者在本市万科城市高尔夫花园的‘铜锣湾麻将俱乐部’玩麻将,在回到自家楼前开门时,被立式双筒五连发猎击中部,并被割断了喉管,因失血过多造成死亡;我们从凶手作案手段的残忍上分析,凶手作案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被害人的性命。”

 案发后的第二天下午6点左右,谢庆国、方仁华在九龙分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开始询问“铜锣湾麻将俱乐部”总经理陈方夏丹。

 谢庆国问了一些陈方夏丹的基本情况之后,直接把话题引到了案件上:“王振忠2号是在你的‘铜锣湾麻将俱乐部’打麻将吗?几点来的?啥时候走的?”

 陈方夏丹性格比较爽快,回答问题也干脆:“是!他是下午4点左右来的,大约晚上11点半左右走的;我当时和他说人家已经玩上了,让他别来了,可是他不听,非要来。”

 谢庆国不经意地问:“当时王振忠和谁玩儿的?”

 “阿元、陈坚红、周梅森。”

 谢庆国从陈方夏丹回答问题的语速、神态上判断她说的是实话。谢庆国又问道:“根据案发现场和王振忠在香江市的情况分析,我们认为情杀的可能不大,如果是仇杀,你认为王振忠的仇人会是谁呢?”谢庆国边说边注意陈方夏丹的表情变化。

 “他得罪人可得罪老了。”

 “你觉得谁有可能想杀王振忠呢?”

 “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秦子墨的前夫谭永君!”谢庆国愣了一下,这已经是第三个人说谭永君和王振忠的死有关了,谢庆国很想听听陈方夏丹对此的看法。

 “你认为谭永君为啥想杀王振忠呢?”

 陈方夏丹气恼地说:“大概是在2002年,谭永君因为涉嫌票据诈骗30多万被警方通缉,当时王振忠是公安局副局长,正负责管这个案子,不久,谭永君从看守所里跑了,警方屡次组织抓捕都没有成功,当时在银行工作的秦子墨因涉嫌该案件被警方刑事拘留了,没想到王振忠在审讯秦子墨的时候被她的劲儿给住了,于是王振忠不但亲自出面给秦子墨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还故意制造王振忠和秦子墨有暧昧关系的消息刺谭永君出现,从而实施抓捕。

 “没想到王振忠这个不要脸的假戏真做,在给秦子墨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还亲自把秦子墨送回了家,这两个不要脸的就是从那天开始有了男女关系的。这些都是王振忠和我离婚后亲口说的。”

 陈方夏丹说这些话的时候谢庆国的脸红了,他是在为香江市的全体刑警感到羞愧啊!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堂堂正正的主管刑侦工作的公安局副局长居然霸占了犯罪嫌疑人的子,一个曾经让香江市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公安局副局长为了破案最后竟然…

 5

 杜海鹰见局长李如林还想听谢庆国他们谈谈案发现场的情况,他直视着谢庆国和方仁华问:“案发现场还发现什么了?”

 方仁华立刻起身说:“报告局长,案发现场东方曼哈顿19号楼西数楼门为双扇外展式防盗门,门宽255CM,门外侧面上距地面180CM处有150CM×10CM范围的滴落血迹,门外侧面上的号码器上有擦蹭血迹,门外侧的地面上有230CM×100CM范围的滴落血迹,门北侧的地面上有两组残缺的血足迹,这些带血的足迹是王振忠和他的养女谭采妮所留;在距6号楼北墙19CM、距6号楼西墙2840CM处有一把长20CM染血的呈展开状的瑞士军刀,据王振忠老婆秦子墨辨认,该刀是王振忠本人的,凶手正是用这把刀割断了被害人的喉管的;我们在刀的西北方向40CM处有一串染血的钥匙,据秦子墨辨认,钥匙也是王振忠的。”

 “排查和王振忠一起打麻将的人了吗?”

 “排查了,当晚和王振忠一起打麻将的三个人是阿元、陈坚红、周梅森。阿元真名叫李金元,男,41岁,公司老总;陈坚红,女,31岁,模特;周梅森,男,50岁,投资公司董事长。经调查,这三个人都没有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

 “不过…”

 “不过什么?有话就直说!”杜海鹰打断了支支吾吾的谢庆国。

 方仁华看杜海鹰要急,立刻起身说:“我们发现谭永君有重大嫌疑。”

 “哦,这个谭永君是干什么的?”李如林问道。

 杜海鹰侧过身说:“这个谭永君曾在2002年因涉嫌票据诈骗被我们抓过,当时就是王振忠负责这个案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王振忠和谭永君的子秦子墨同居了。”

 “什么?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李局,当时您还在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当副总队长。”

 “弹琴!当时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当时我归王局管,我一个小小的支队长凭啥处理一个公安局副局长啊?再说…”

 “再说什么?有话你就给我说清楚!”

 “如果王振忠没死的话,我听说他很快就调回香江市担任检察长了!专管监督咱们公安局。”

 “什么?让王振忠这样的人担任香江市检察长?简直是弹琴!”李如林看了看众人说“同志们,犯罪分子非常猖狂!这是在向我们香江市警方公开挑战!这个案子给香江市370万市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心理,社会影响极坏!省委张书记已经作了重要批示,要我们限期破案;省公安厅派省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赵川东同志、大案队队长曲成刚同志协助我们破案;刚才市委王文超书记和李英杰市长都打电话询问了案件的进展情况。今天他们敢杀公安局副局长,明天就敢杀我这个局长!100天不破此案,我李如林自己引咎辞职!”

 李如林的这番表态让会场的人顿时感到了压力。

 张建明起身宣读道:“经香江市公安局委研究决定:成立‘五·零二’案件专案组,李局长任专案组组长,我、省厅赵川东同志和杜海鹰担任副组长,成员有市局刑侦支队大案队和九龙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组成,具体工作由杜海鹰负责。下面由杜支队给大家布置一下工作。”

 杜海鹰掐灭烟说:“李局的话大家都听了,这次谁要是给我掉链子可别怪我杜海鹰不客气!九龙分局重案中队继续负责排查可疑人员,市局专案大队负责在全市范围内对可疑人员调查。有新情况随时向我和赵川东副总队长报告。”

 谢庆国在讯问陈方夏丹的时候,陈方夏丹还向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

 “王振忠和我说,他当初本来就是想玩玩秦子墨,想从她嘴里套出谭永君躲藏的地方,没想到秦子墨说除非王振忠答应娶她。王振忠说,在他给秦子墨立了字句之后,秦子墨在一次爱中把谭永君躲藏的地方告诉了王振忠。”

 谢庆国故意打断了陈方夏丹的话,他实在不想把这些事和刑警联系在一起,他转移了一下话题:“人抓住了没?”

 “那还抓不住!王振忠还因为这个案件受到公安局的嘉奖。2005年,王振忠和秦子墨公开同居后,影响非常不好,王振忠在香江市公安局也干不下去了,我听他说,他是通过一位省委副书记调到江州市公安局的。”

 “我知道王振忠和秦子墨的事以后,准备在北关办事处和他协议离婚,但双方还没正式办手续,等我要去办理时,王振忠就去江州市了,之后我就一直自己带孩子过。到了2006年左右,王振忠有一次回到香江,说是他和秦子墨分开了,要和我在一起,我和王振忠在一起住了半年左右又分开了。2006年年底王振忠和秦子墨才正式办理了结婚手续。”

 一直在作记录的方仁华起身从饮水机给陈方夏丹倒了点水:“来,喝点水慢慢说。”

 “王振忠当时为什么又回来和你住了一年?”

 “我合计是当时谭永君已经出狱了,王振忠在秦子墨家可能待不住了,他很可能是为躲谭永君才到我那里的,但王振忠没对我说这些。”

 “谭永君出狱后找没找王振忠?”

 “那还能不找?!谭永君因为秦子墨和王振忠公开同居的事很受刺,发誓要报夺之仇,并在腿上刺青了‘雪’两个字。”

 “那谭永君有没有什么具体行动?”

 “咋没有!我听说谭永君2006年出狱之后,曾多次持五连发猎找王振忠要报仇。”

 “最后咋样了?”

 “当时据说谭永君每天都带一帮兄弟四处找王振忠,王振忠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请‘二地主’亲自出面说和,才以‘王振忠赔偿谭永君30万,各自和原来老婆生活’而暂时得到解决。”

 “是二地主给解决的?”

 “是。”

 谢庆国对这个二地主简直就太熟悉了,这可是香江黑道上“四大恶人”名列第二的“无恶不作”黑道上都叫“二哥”这家伙靠吃本地最大的国有企业“香石化”发的家,结了许多达官显宦,香江市黑白两道的人还都给他面子。

 谢庆国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竟然霸占了犯罪嫌疑人的子,最后又让黑社会老大出面解决,这太不正常了。谢庆国点了支烟说:“这些事谁还知道?”

 “我儿子王宗宪也知道!”

 谢庆国想从王振忠儿子那里了解一些王振忠的情况,他说:“我们想询问一下王宗宪。”

 陈方夏丹说:“现在问不了,他在德国,不过他已经知道消息了,正在往回赶。”
上章 密捕首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