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暗坡食人树 下章
巨人的犯罪
透过玲王奈房间的窗户,在藤并家空的土地上,只能眺望到远处耸立的大楠树和藤棚汤澡堂的烟囱。因为子被泥水得很脏,我只能在吧台前带有塑料垫的高脚凳上坐下。

 玲王奈拿出啤酒,给我和御手洗分别倒在玻璃杯里,然后自己就匆匆忙忙去淋浴了。

 “那个地下室怎么办?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也许吧。不过让我们先干一杯。”御手洗端起了啤酒。“刚才不带玲王奈下去是不是更好些?”

 “她肯定不干啊!石冈君,真是辛苦了!案件拖了这么长时间。”

 “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啊!”“干!”我们碰杯。

 “那些恐怖的作品,还有培恩的干尸,怎么处理?”我问。

 “没有办法运出来。那个安全出口的坑道太狭窄,而且还有两处拐弯。”

 “哦!最初是从书房那边出人的,现在那里已经被堵住了。”“楠树下的出口是用水泥浇筑的,坑道里也有好几个地方用水泥加固了。如果强行把坑道捣毁然后拓宽是可能运出来的,但那就必须请专业工程人员来大动干戈,不但要花很多钱,而且秘密也就大白于天下了。”

 “但是,也不能那么置之不理啊。”

 “我可不这么想。只要玲王奈不想张扬,那就能隐瞒下来。在欧洲,因为掌握秘密的人死去了,有很多秘密的地下空间被人们遗忘,在日本这种事情也不是绝对没有。将来有一天,玲王奈、三幸还有郁子都离开人世,这里就是被发现,对谁也不会有伤害。这不过是一个豪华的棺材罢了。让我们忘记今天看到的一切吧。”

 “嗯…”“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我不这个秘密。”

 “如果没有那个乐曲暗号,你也不会注意这里吧?”“我不会注意不到地下室的存在,但是大楠树下的出入口因为完全封闭起来了,所以可能难以发现。”

 “嗯,是这样啊…但是培恩实施了那么残忍的暴行,居然特地用一种音乐暗号向大家宣布出来…我怎么也理解不了他是怎么想的。”

 “我想他是在惊险中寻求乐趣。而且,一旦他自己被杀死,那个地下室外人也就不得其门而人,他创造的艺术作品也就永远无人知晓了,那是多么不幸的结果啊。一方面需要隐瞒自己的罪行,另一方面期望自己的作品有人欣赏,这是疯狂的艺术家的倒错心理,现在看来他如愿以偿了。我们出于好奇破译了音乐暗号,欣赏了他的作品,对他的才能发出由衷的感叹,而且你和玲王奈还吓了一大跳,这正是他所期待的。现在。地狱里的他一定大喜过望呢!”的确…是这么回事,还有,你现在可以为我揭开谜底了吗?“

 御手洗的嘴角向下撇,这是他特有的表情。”当然,如果你愿意听的话。“

 “那么,不通知一下照夫、三幸和郁子吗?还有丹下和立松,他们也有知道这件事来龙去脉的权利啊。”

 “谁也没有那样的权利。”御手洗闷闷不乐地说。

 “那就不告诉他们了?”

 “当然。”

 “但是犯人…这么严重的案件有犯人吧?”

 “有啊。”

 “那么,你现在就要说出犯人的名字吗?”

 “当然。”

 ‘那,…必须把犯人逮捕啊。“

 “没有那个必要。”

 我陷人了沉思。御手洗之所以这么说,难道另有深意?“也许…”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心脏急促地跳动起来,声音也有些发抖“你说我不去召集大家也没关系的意思是…犯人不在他们之中?”

 “对啊!”御手洗若无其事地说。我刚才一直听见的淋浴室里的水声,此刻突然停止了。

 我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剧烈,膛几乎要炸开了。我想说的话已经到了喉咙,但是因为恐怖而无法说出口来。说呀!说呀!我几次暗下决心,但还是张不开嘴。

 我没有提到的人,不是只剩一个了吗?

 “难道玲王奈…”我在心里嘀咕着,战战兢兢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御手洗。御手洗摆出这副表情时,不管多么残酷的言语他都能冷静对待。

 这时通往卧室淋浴间的门突然打开,身穿黄浴袍的玲王奈出现了,她正用橄榄绿颜色的巾擦拭头发。“对不起,洗头发耽误了时间。石冈先生,御手洗先生,你们淋浴吗?”

 “不了,他好像提不起精神。如果你很想听的话,我也想尽量早点说明案情。”

 御手洗立刻回答。

 我胆战心惊地看着玲王奈。她头发渡的,未施粉黛,但仍散发出人的魅力。

 她的美可以说异乎寻常,现在正是她人生中灿烂如花的时期,尽管如此,她所表现出来的美丽还是令人惊异。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美丽。

 “虽然我非常害怕,但还是愿意听。”玲王奈用紧张的声音干脆地说。

 “冰箱里有什么喝的拿出来,你也坐到这边来。”御手洗对玲王奈说。

 “那我就喝健怡可乐吧…”玲王奈绕到吧台后面,打开了小冰箱,向杯中注入一种黑色体,然后出来坐到了我的对面。“你的情绪缓和下来了吗?”

 “是,已经没问题了。因为哭泣过所以稍有些头疼,就当是演了一场恐怖片吧。”

 玲王奈说。

 “但石冈君…石冈君,你怎么了?”

 我精神恍惚,没有反应。

 “不好,我的朋友失去了知觉,他比你更不习惯这种事情。”“我也不习惯,只是努力去适应。”玲王奈低声说。我哑口无言,只能在心里祈祷最后的结果不要那么可怕。

 “玲王奈小姐,你最想知道什么?是杀死你亲人的凶手吗?”御手洗单刀直入地问道。

 玲王奈擦了一会儿头发,说:“关于巨人之家…”其实我也深有同感。我们滴水不漏地调查过巨人之家,但什么也没有发现。为什么后来在那里找到了克拉拉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你是问克拉拉的尸体在那个密室的什么地方吧?很简单,请看这张图纸。”御手洗从前的衣袋里拿出弗斯村餐馆女老板艾米莉的草图,在吧台上面展开。“这不是什么巨人之家,只是做成般子形的地下防空密室。但是后来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是事故,使它变成了产生巨人之家传说的这副模样。天变地异,大自然对它搞了一场恶作剧,”御手洗说着说着停了下来。“你们明白吗?”他问。

 我完全不明白。玲王奈也是,盯着图纸不吭声。

 “我直到稀里糊涂地登上返回日本的飞机,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简单的骗局,注意力全在食人树上了。

 “到达那个密室的时候,我得到一个重要的启示。假设我们建造一个防空密室,一定会把它隐蔽在树林里,对吧?可以防止空中的敌人向这里发导弹。可是,弗斯村的那间防空密室周围连一株树都找不到,居然建在一个斜坡上…”

 “啊!”玲王奈叫道,接着说了一句英语。

 “明白了?就是这么回事。可能是战争开始不久,那里就发生了泥石塌方,大部分树木连滚到下面去了,所以现在只剩下长杂草的斜坡,没有树木。而那间密室也随着崩塌的土石向下方移动。结果就是密室这样倾倒过来,但是…”御手洗把巨人之家的草图向左旋转了九十度“实际上,这间防空密室建造的时候是这样的,这样子才是当初培恩父子建造的密室。”(见图十三)“啊!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所以图纸必须以这样的角度来看才是正确的。这间密室有两层,所以是个二层的建筑,中间有平缓的台阶。”

 “哦,所以旋转了九十度后变得很陡峭了?”

 “对!平缓的台阶这样立起来的时候就变得很陡峭,上下很困难了。”

 这的确是个盲点,我当初怎么没有注意到。只要稍稍改变一下思考方法,所有问题就都能解决了。但是,谁会想到要把一间房子旋转九十度呢?一般人不会这么考虑。

 “但是这墙上的…居然变成了这样锯齿形的大…”“最初这样的地方应该有门。但是塌方后密室翻转,这样的门变成了天花板上的,像鸟窝一样不便使用,结果后来进去的者为了方便进出,把它们都砸开扩大了。本来是小门,结果现在成了这样的大

 “台阶两侧墙壁上的大,我想是因为这里没有入口,出人困难,者们自己新开出来的。也就是说,这里最初是没有门的。”这里也是如此。斜坡下的巨人之家的人口都被人凿开了,其实这里最早应该是一扇门。现在这里盖着的波纹状石棉瓦是弗斯村民后来加上去的。入口处的木栅和木门也是村民建的。“

 我听了这些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太厉害了…”玲王奈慑懦着“那么所谓北墙是指…”“当然是现在的地面了。密室向北翻转,北墙当然就在脚下。可能是二层的地面,或者是一层的地面。于是我给埃里克·埃默森挂电话,请他协助调查一下。但是这一次,还没等他动手我就已经有了百分之百的自信,调查结果你自己亲耳听到了吧。”

 “太让人吃惊了,”玲王奈出神地说“将近三十年里,大家都犯了同样的错误。所有苏格兰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发现真相。”“‘巨人传说’富有诗意,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苏格兰的事就说到这里吧,下面再说日本这边。”御手洗若无其事地说。我再次激动起来,感到口干舌燥,于是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啊,啤酒…”玲王奈站了起来。

 我和御于洗同时制止了她。

 “我这里还有呢!”御手洗说“首先,你想从哪里开始听,石冈君?”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想听的内容当然很多了。首先…对了,是那起杀人事件。”

 “好的!”御手洗回应说“一个受害者是骑跨在屋顶的藤并卓,另个是倒栽葱的藤并让,不论选择他们哪一个,要摆成这样姿势,凶手难道不应该是身强力壮的男人吗…”

 但是这样的男人在目前已知的人物中并不存在。难道还是巨人东渡来作案?

 “为什么会是那样的姿势?意味着什么?”

 御手洗似乎没有听到我的疑问,毫无反应。

 “卓让两兄弟,以那么奇怪的姿势死去,凶手的设计就是这样的吗?”

 御手洗慢慢摇头。“不!”

 “怎么回事呢?”

 “那种姿态,完全出乎凶手的预料之外。不是凶手的意图,而是偶然的结果。”

 “偶然?但是我们在地下室里看到的壁画,难道不是在昭和四十年就已经发出预告了吗?”我说。

 只见御手洗抱起胳膊,向上仰望着“怎么说呢?也许那些壁画实际上并不存在,是我们的幻觉吧…”

 “你说什么?难道不是刚才我们亲眼所见?”

 “但是现在那些壁画都找不到了,也可以认为是一种幻觉吧。”我看到御手洗旁边的玲王奈也点着头。

 “这起案件是好几个偶然事件重叠在一起造成的。说实在的,那些壁画是我最感到惊讶的东西,只有它们我无法作出解释。我真希望两幅壁画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的海市厦楼,但是你们也看到了。”

 “几个偶然事件的重叠?”

 “对。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有一个人,暂且不说他是不是凶手,出于某种理由决定杀死卓,并选择在那个风雨之夜动手,于是他和卓约定在这个房间里见面。”

 “约在这个房间?为什么?”

 这不等于宜告玲王奈就是凶手嘛!不然凶手怎么会有玲王奈房间的钥匙?!

 “凶手认为这里下手最方便。接着,他使卓在这里睡着了。”“怎么可能?”

 “就是把卓灌醉,然后用注器在牙齿和齿配之间注人一种毒药。”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我发现了注器和毒药。这种毒药不会夺人性命,它是一种麻醉剂,可以使人暂时意识麻痹。”

 “你在哪里发现注器和毒药的?”

 “就在那个燃料小仓库,藏在煤堆下面的一个铁盒子里。通过注使卓失去意识,凶手的这种手法令人惊讶。古往今来的犯罪史上,还没有哪个凶手这么干过。”

 “怎么回事?”我坐直了身子,屏住呼吸“怎么回事?”我再次追问,几乎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凶手为使自己摆嫌疑,苦心孤诣地炮制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据。”

 “嗯…”“所以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使卓‘自杀’。”

 “就是使卓看起来像是自杀的吗?”

 “对。”

 “那么他采用了什么手段呢?”

 “就是使他从高处跳下去,这样就像是自杀了。并且,凶手还在这个房间的文字处理机里留下了遗书。”

 “是从藤并家老屋的屋顶上跳下去吗?”

 “不对,”御手洗摇着头“并不是从那上面跳下去。”“那是从哪里跳呢?”

 御手洗从高脚凳上站起身来,面对着通向阳台的玻璃窗,手指着从那里能望见的唯一的人工建筑物。“就是那里!

 “烟?!”我叫了起来,而玲王奈反倒沉默了。

 “对。凶手的计划是使卓从烟囱顶上跳下来自杀!”御手洗慢慢回转身来,面对着吧台“这样的办法也和文字处理机里的遗书相吻合,是不是?‘请原谅我跳下去自杀。造出这个东西完全是我的责任,现在看就好像是为自己的死特制的。”

 “从字面的意思看,似乎指的是只为自己自杀而制造的设备,这种设备也仅有这个功能,而那个烟囱却是藤棚汤澡堂的附属设施。”

 “原来是这样!不过,那个烟囱现在的确仅能为人的自杀发挥作用了…并且,怎样才能使卓看起来是从烟囱顶上跳下来的呢?被害人卓难道不是倒在这个房间里的吗?难道是凶手背着卓,爬到烟囱顶上,然后把他扔下来的?”

 “那只是常识方法,并不能使凶手摆嫌疑。”

 “是啊…那么凶手是怎么做的呢?”

 “凶手有了个异想天开的办法。你们听了肯定会吓一跳,”御手洗一到这时候就喜欢卖关子,真叫人着急,他用恶作剧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以前破案完全没有类似的经验,他这种办法真叫人拍案称奇。凶手怎么想出这么离奇的主意,也是一个谜。其体做法就是在烟囱顶的圆口上横放两,在木下面分别吊着两个大网袋。”

 “什么?”我简直怀疑御手洗的玩笑有些过分了“你在瞎说吧?”

 “但我的确是非常认真的,石冈君。你如果有意见,得向凶手本人去提。虽然你这样循规蹈矩的人不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暂且让你说说!”我几乎是在吼叫。而旁边的玲王奈一直面色阴沉,沉默不语。

 “在烟囱顶的圆口上横放两,木下面分别吊着两个大网袋。在大网袋里尽可能多地装煤。”

 “煤?”我想摸摸御手洗的额头,为他测一下体温。他是不是因为高烧变得糊涂了。

 “是煤啊,石冈君。这种剩在锅炉里没有烧掉的煤有很多,装燃煤的仓库里同样也有,快赶上卖煤的了。”

 “凶手背着装煤炭的网袋爬上了烟囱?”

 “那负担也实在太沉重啦!不是那样的。首先在烟囱顶上把木架好,吊上网袋,然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一点一点地把煤运上去,直到把两个口袋装。事先的准备非常耗费时间。”

 “为什么这样呢?”

 “为了使卓的身体自行到达烟囱的顶端,而不用凶手很辛苦地背上去。”

 “…怎么做的?”我一时间不解其意。

 “换句话说就是做成了一个升降梯。这两个装煤的网袋只要比卓的身体沉重,这个升降梯就做成了。用绳子把两个网袋和卓的身体连在一起,一打掉木,沉重的网袋就会落到烟囱里去,而另一端的卓则被绳子拉着上升到烟囱顶端。这样,完全不用特地背着卓辛辛苦苦地爬梯子,卓的身体已经自行到达烟囱顶端了。卓的身体到达烟囱顶端后会发生碰撞,如果把绳子拴得松一点,他就会自己掉下来,重重地撞到地面上,和自杀坠落的尸体一模一样。如果存在什么不自然的疑点,就选择倾盆大雨的日子,现场准会一塌糊涂。这就是凶手的行动计划。”

 “而绳子在煤袋的重力作用下,也落人烟囱,和锅炉中的煤混在了一起。凶手以后伺机回收网袋和绳索。难以找到机会回收那也没关系,因为锅炉里面已经成了垃圾场,绳子混在煤堆里没有什么不自然的。网袋里的煤在落下来的时候会四处进散,正是自然的形状。就算是最细致的调查人员,也很难把锅炉里的煤和外面卓的尸体联系起来考虑。”

 御手洗的发言停止了,而我目瞪口呆。想法多么离奇的凶手!不过,也并非不可实现。但依他计策,卓的尸体应该出现在烟囱下边才对。

 “可是卓的尸体并不在烟囱下边,这是…凶手应该是把卓背到烟囱下,用绳子拴住卓,然后自己爬上梯子,把绳子的另一端运到烟囱上面去…”

 “不对,石冈君。你的两个疑问正好颠倒了顺序。凶手不会那么麻烦,他有更简便的方法。”

 “什么方法?”

 “这样…”御手洗突然站了起来,大摇大摆地打开玻璃门,上了阳台。

 我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已经拿起塑料沙滩椅,把椅脚搭在了阳台扶手上。

 “他先把椅子这样摆好,把卓躺放在椅子。七,让卓的脚搭在扶手上,然后把两只脚拴上绳子,垂下阳台。接着他关好阳台_七的玻璃窗,销,出了房间,也锁好玄关处的人户门,来到阳台下边抓住垂下来的绳子,拿着登上烟囱,将这个绳子拴在煤袋上。”“有用两个口袋的必要吗?”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凶手显然要做到万无一失。”“接着他就把架在烟囱顶上的木打断?”

 “石冈君,那样可不行!那就无法证明他不在现场。凶手做好这一切之后,为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据,一定要到有第三者的地万去和别人待在一起。但此时如果木不毁坏的话,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因为卓只是被注了麻醉药,陷于昏状态而已,他必须要再坠落下来才会彻底死掉。”

 “那么怎么做才可能实现目标呢?”

 “实现这样的时间差比较容易。他只需在木上点火就可以了。”

 “哦!…,”

 “所以要事先把木浸在汽油或酒里。凶手点燃木后,从烟囱七下来,回到自己的生活空间里去,而木则持续燃烧,最后折断。”

 我听得人,几乎忘记了呼吸。

 “这样的方法理论上成立,但毕竞超乎寻常,具体实施的时候未必行得通。果然,凶手在作案过程中出现了好几起意外事故,得到的结果和凶手的图谋完全不同了。其中一个结果,就是卓的尸体因为难以置信的偶然因素,出现在了老屋的屋顶上。本来卓并不是在烟囱下边,而是在这个阳台上。木烧断的时候,煤袋下落,卓的身体被提拉起来,如同一个巨大的秋千,在被吊上烟囱之前就已经离了绳索,在强劲的台风中,被抛到老屋的。上面。”

 “什么?”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就是那种骑跨的姿势。”‘这完全出于偶然,石冈君。他恰好以那样的姿势摔在了屋顶上。“

 “太荒唐了!”

 “真是老天的恶作剧啊。卓的身体以巨大冲击力把屋顶上的青铜风向撞了起来,飞到空中,正好落在经过黑暗坡的卡车上。

 “虽然几乎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事实大致如此。当我听说风向飞到了黑暗坡的时候,就知道卓也曾在空中飞行过,他落在屋顶上,受到巨大的冲击。因心脏功能不全引起麻痹而丧命。”御手洗站在阳台。上,指着已经没有踪影的老屋说。

 “真是用心良苦,难以置信啊!”我也发出叹息。

 “事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

 “但藤并让的情况是…”

 “是啊,他飞越了老屋的屋顶,在了大楠树的树干上。这是何等的奇迹,他碰巧应验了培恩的绘画。”

 这是什么事!如果此话出自御手洗以外的人,我肯定不会相信。

 “卓、让两兄弟,在这个房间里被分别注了毒药麻醉了,然后他们被横放在阳台的椅子上,凶手用拴住腿部的绳子和烟囱上的煤袋连接起来,最后点燃横在烟囱口的木。就这样,兄弟两个被杀死了。本来是想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从烟囱上跳下来自杀的,但是两人并没有落在烟囱的正下方,而是远远地飞向了那边的老屋和大楠树…”

 “完全正确,但我认为最惊人的还是凶手本人。”

 “那么梯子为什么不见了?”我小声嘀咕。

 “这些过程本来用不着梯子。狮子堂老板一伙看热闹的闲杂人等之所以后来发现梯子靠在那里,或许是照夫自己想上屋顶去看个仔细,结果最后他没有上去。照夫不知为什么忘记了跟我们说这件事。”

 “嗯…那他对替察说了吗?”

 “警察没有问梯子的事。”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

 “但是最初凶手就打算用这样的方法杀死卓让兄弟吗?凶手早就为此做了一系列准备吗?”

 “不对。凶手早就计划杀死兄弟二人,但是手段不一样。他想使卓看起来像是从烟囱上跳下来自杀的,对付让则有其他办法。但是,后来出现的两个因素使宏伟的杀人计划难以按部就班地实行了,因为出现了其他想不到的事故。”

 “那是…”

 “还是先回吧台吧!”御手洗把椅子放回原来的位置,进人室内,关上玻璃门,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玲王奈跟着他,默默地在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下。

 “一个事故是,吊在烟囱顶上的两个煤袋,其中一个没有落下去,也就是说有一个没有使用,剩在了那里,因为雨把火苗浇灭了。另一个事故是…”

 “凶手本人受了重伤。”一直沉默的玲王奈突然说话了。御手洗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沉重地点头。

 “对。在暴风雨中,又是高龄,爬上烟囱,恐怕她本人也感到恐惧,终于发生意外。她从梯子上失足跌落了,生命垂危。”听了御手洗这些话,我也拼命反复思考,接着得出一个令人须发倒竖的骇人答案,凶手是…

 “那么,那么…是藤并八千代?”

 “对,石冈君。我倒不认为她是过分爱惜自己的性命,之所以要挖空心思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据,不仅仅是为了逃脱惩罚。她计划杀掉卓,然后杀让,然后是这里的玲王奈,她必须杀掉他们。所以在大功告成之前,她不想死掉或者被捕,于是异想天开地想出一条诡计。

 “但是,在阴谋实施过程中,她自己也不小心受了重伤,生命垂危,最后总算离开了现场,爬向老屋。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到大楠树那里去。”

 “母亲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和大楠树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如果死的话,就要到大楠树下去死。”

 “为什么和大楠树联系在一起?”

 “以后告诉你。请往下说。”

 “以后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八千代住院养伤,她的康复令医生感到惊讶。杀人计划不成功她就死不叹目。有了这个目标,精神力量奇迹般地支持着她。”

 “接着她对让下手了?”

 “对。她要杀掉让,如果可能的话,连玲王奈也杀掉。幸运的是,她行动未遂,杀掉让以后,最后的志向没有达到,身已先死。”“但是,他们难道不是八千代亲生的吗?为什么?”“很久以前她还杀了培恩啊。她注意到了培恩的令人骨谏然的异常举动。培恩只要活着,对他人就是威胁。

 “昭和二三十年的培恩是战胜国的公民,并且有受人尊敬的地位做掩护,还拥有相当雄厚的财力。另一方面,日本人则在贫穷的深渊里息,丧失了自信。那样的情况下,培恩可以为所为,甚至拐骗小孩,随心所地杀害他们并分尸。八千代认为不能对这样变态的人听之任之,所以她就杀死了丈夫,将尸体扔进地下室,用水泥把书房下的出人口封死,上面盖上地板。为了使这个秘密不被发现,她严守书房,寸步不离。

 “但是,仅杀掉培恩事情并没有完。随着时光的流逝,八千代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至少她本人是这么认为的。那就是目己和借恩所生的孩子们开始逐渐显现出培恩当年的怪癖。”

 “啊!”我浑身颤抖着点头。

 “玲王奈暂时还不太清楚,卓和让已经开始慢慢地表现出令他们母亲胆寒的遗传特征。此时八千代认为自己必须担负起这个非同寻常的责任,于是她闷闷不乐,终坐立不安。

 “首先她不允许孩子们结婚,但这个要求推行不畅,卓容貌英俊,本身就是一位使女神魂颠倒的人。他不顾母亲的反对,结婚了。

 “既然已经结婚,那也无可奈何。只要不生孩子,变态的血统就可以在自己儿子这一代断绝。所以,八千代又开始严肃要求两个儿子绝育。但是,儿子们的子或情人并不了解这样的内幕,很想生小孩子。形势人,已经无法继续拖延了。如果放任不管,一旦他们的子或情人怀孕的话,局面将更加不可收拾。八千代终于下定决心,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履行自己对社会的责任。她要杀掉兄妹三人。”

 我听着这样诡异的故事,感到后背冒出阵阵寒气。但替八千代设身处地地想想,她也有她的道理。卓也好,让也好,都是那个诡异人物的后代。我不由得反复思索“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卓的死亡经过就像已经说过的那样,他有这个房间的钥匙,只要和他约在这里,稍晚一会儿,八千代可以轻易地进人这个房间。杀掉卓以后,钥匙就归八千代掌握了。

 “八千代的身体稍稍康复,就到锅炉中去查看,发现煤袋只掉下来一个,由此可知一个煤袋就已经足够,于是她决定用杀卓的方法对付让。重伤的八千代体力渐衰,恐怕也难以采用其他杀人方法了。”于是她把让灌醉,在牙和牙酿间注了麻醉毒药,费尽力气把儿子的躯体横放在了阳台的椅子上,在让的袋里人事先准备好的遗书。实际上这封遗书是她以前为卓预备的,所以当然和卓的笔迹相似。

 “为什么这封遗书会留到那时候?原来八千代杀卓的时候,注意到了隔壁房间有一个文字处理机,立刻想到要用文字处理机来打印遗书。尽管手写遗书模仿了卓的笔迹,但八千代也担心被人识破,所以如果可能还是尽量不用手写的东西。然而,八千代对文字处理机的使用方法所知甚少,只好输人内容后接通电源就放在了那里。”因此,模仿卓的笔迹准备给卓的遗书就一直被八千代保留下来了。她没有浪费,这一次给让使用了,因为八千代此时的身体状况己经不允许她模仿别人的笔迹书写什么了。于是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让袋里的遗书被误会成卓的手笔。“

 “果不其然,悲剧又一次重演了。八千代的身体早己无法在烟囱上爬上爬下,她第二次掉了下来,这一次她支撑到了大楠树下,终于力竭埙命。”

 “但是八千代死不膜目,因为她还有一个孩子活在世上。所以,在濒死之际,在地上写下了遗书:‘玲王奈,不许结识男人,不许生孩子。’”

 我深受感动,一声长叹。到此为止,所有的谜团都已全部揭晓。不,不是全部―说起来不好意思。我最初听到八千代的遗嘱内容时,还以为她的意思是说玲王奈是个男人,真是荒唐。

 我们三人一时陷人了沉默。玻璃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如果八千代多活些时候,看见树上死去的让,一定会吓得浑身发抖。那时让的姿势和培恩壁画上所描绘的一模一样,但是她最终也不知道结局会是这样。”

 “啊!”我已经变得呆头呆脑,不会思考了。御手洗只是给我讲了一个鬼故事吧?我的头脑几乎跟不上御手洗的语言,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想起了自己感到惑的一个问题。

 “那个…是怎么回事?最后发生火灾的夜晚,从烟囱顶端连接到公寓楼的东西,听了你的解释,现在我知道是一绳子。那么,当时烟囱顶端的微弱火光是怎么回事呢?”

 “那天夜里,我已经在思索整个事件过程。但是,还剩下百分之几的可能不能确定照夫的清白。昭和十六年,照夫的妹妹被大楠树杀死了,严格地说,是照夫妹妹死因不明的尸体曾吊在藤并家的大楠树下。照夫现在混人藤并家族,最终要把所有家族成员全都杀害,这种可能在当时还不能完全否定。如果所有家族成员都被杀掉,藤并家的万贯家财最后都会落到他女儿手里。

 “要判断照夫是不是杀害卓让两兄弟的凶手,方法很简单。把三幸藏起来,给照夫制造一个三幸遇害的现场氛围,最好是使照夫感受到与卓让兄弟被杀时相似的氛围,如果他是凶手,看到烟囱到阳台扯着绳索,还有烟囱顶端有火光,立刻就会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有人要以血债血偿的方式偷偷报复他,那么他肯定会立刻跑到阳台上来,或者爬到烟囱上去。”

 “但照夫并没有演戏,他对绳子和烟囱漠不关心,由此可知他对杀害卓让兄弟的具体方法毫不知情。那时我才可以确定,照夫摆了嫌疑。”

 “原来如此。”我对御手洗高超的推理技巧钦佩不已“于是你就对我说要回马车道‘补上一觉’…”

 “对啊!”“那时三幸在哪里?”

 “在这里,三幸当时和我在一起。”玲王奈说。

 “我把三幸寄存到玲王奈这里。放在三幸上的纸片,是我写的英文,用来威胁照夫。半夜照夫接到的外国人电话,也是我用玲王奈的盒式录音机事先录好声音,委托玲王奈在那时候给照夫挂电话,播放出来。还有其他问题吗?”御手洗似乎要尽快结束话题“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们就去吃饭吧!终于卸下负担,我已经饥肠辘辘了。”

 把头脑从冥思苦想中解放出来以后,御手洗终于感到肚子饿了。

 “我知道中华街有一家饭店不错,如果你们喜欢的话…”玲王奈说道。

 “喂,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嗯,中华料理吗?我现在倒想去前面的海鲜餐厅,就是我、石冈君和森真理子小姐去过的那一家。玲王奈小姐,那个店并不是高级餐厅,不知是否合你的口味。”御手洗开玩笑说。

 玲王奈则表示,不管是哪一家餐厅,她都愿意做东。
上章 黑暗坡食人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