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地之皇 下章
第八百八十三章 血龙衍法,蛇融神塔
卢天志在传送阵前犹豫了一下,便通过传送阵离开重元星了。

 常山感应到卢天志的气息在重元星上消失了,沉思了片刻,将高翔的尸体从储物戒中唤了出来。

 高翔是一个可怜可悲的人,却非是一个值得宽容、值得饶恕的人。

 若是青帝送来的不是高翔的尸体,而是完好的高翔的话,常山会真如青帝所想,通过炼化高翔的元神,得到青帝让高翔试验的诸多秘法。

 然而,青帝送来的只是高翔的尸体。

 常山盯着高翔的尸体看了片刻,便准备以真火将高翔的尸体烧了。

 就在这时,他骤然想起一事,心里一动,唤出了一道血光。

 这道血光,是常山以一条血龙炼制的血兵。

 当年常山将血龙炼制成血兵之时,曾经幻想过,他炼制的血兵克制青帝,从而将青帝击杀。

 后来,随着见识增广,他明白,即使他以血龙炼制的血兵真的克制青帝,由于血兵的品级太低,其也不能用来对付青帝。

 慢慢的,他将血兵忘在了脑后。

 现在他想起了血兵,却是因为高翔修炼的青帝的功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了解他的血质来了解青帝的血质,进而对青帝产生一些了解。

 常山盯着手上的血光沉思了片刻,眼中光一闪,血光没入到了高翔的尸体内。

 高翔修炼的功法十分独特,他身的华完全被他炼化到了他的血之中,在血兵将其一身的血噬干净之后,他的身便化成了一片灰白色的粉末。

 常山以真火将灰白色的粉末烧成虚无,然后他便将注意力完全放到手上的血兵之上,凝神感受起了血兵噬的血华的质。

 “这是怎么回事?”

 常山愣了一下,皱眉沉思了一会,意念一动,出一滴血,以特殊的法门将血凝练了一番,他的血便化成了一道血影。

 他凝练血的特殊法门,来源于高翔的血华带给他的奇异感觉。

 常山盯着眼前的血影沉思了一会,眼睛一亮,想明白了高翔的血华带给他的奇异感觉为何可以化成一门法术了。

 修炼者修为较低之时,由于对天地规则的认识极浅,修炼一门法术,往往需要练习很多次,才能达到“法由心生、法随意动”的至高境界,意念转动之间,轻松的将这一门法术使用出来。

 在修炼界,当一个修炼者通过重复的练习,将一门法术修炼到了“法由心生、法随意动”的至高境界,便说这个修炼者凝练出了法术印记。

 法术印记,并非是一种说法,而是真的存在的一种印记。

 它会因为一个修炼者不断练习一门法术而凝练出来,也会因为修炼者经常使用一门法术而凝练出来。

 对一个对天地规则理解极深且见识极广的修炼者来说,抓到一个修炼者,他不需要以**之术拷问其元神,也能从其身上的法术印记,了解到其擅长什么法术,进而猜测到这个修炼者的来历。

 法术印记,可以用来辨识修炼者的来历,却不能用来推衍法术。

 故而,常山刚才没想过去观察高翔体内的法术印记。

 高翔修炼的功法与血有关,故而,他血之中包含很多他经常使用的一些法术的法术印记。

 这些法术印记,在被常山以血龙炼化的血兵噬的过程中,其玄奥被血兵一一分解了出来。

 由此,常山得到了高翔经常使用的一些法术的修炼法门。

 “他千般算计、万般小心,也没有想到,他的一些独门秘法会以这种诡异的方式被我得到吧!”

 常山眼角现出一抹冷笑,深了一口气,下心底的诸多思绪,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被血兵分解出来的诸多玄奥之上。

 通过高翔的血华,常山得到了十七门青帝的独门秘法。

 这十七门独门秘法,都十分玄妙、都各有作用,很显然都是青帝重视的秘法;另外,常山通过分析这十七门秘法,对青帝的手段有了很多了解。

 常山返回天外天,没有立刻去找青帝的麻烦,而是先去找傅元宗的晦气,便是因为他对青帝<大地之皇>
上章 大地之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