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星级老公 下章
第七章
一面抗拒,一面又克制不住想接近晓依的望,如此的矛盾让符震雷在面对晓依时,总是眉头深锁,表情不悦。

 一般的会计对晓依而言实在是易如反掌,所以,她有的是时间坐在符震雷跟前,双手托着腮,看着他苦恼的在办公室里踱步。

 “看什么?”符震雷沉不住气地问。

 “看你在烦什么啊?”晓依傻傻的笑着,—点也没察觉暴风雨就要来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他烦躁的吼道。

 “妈妈说得没猪,你果然开始对人家凶了,”晓依嘟着嘴。“男人都不能接受女人比他聪明厉害的事实!”

 “我不是烦这个…”他捺着脾气,温和的道:“你为什么要答应童玲的求婚?”

 “求婚?没有婀!”她继续说:“童童说,等我们都老了,就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再生几个孩子…”

 “生孩子?”符震雷提高了嗓门“他不是…呃…那个…女人怎么跟你生小孩?”

 “她有留子啊!现在试管婴儿那么发达,你不知道吗?”她一脸嫌弃他不够聪明的表情。“我要生童童跟我的小孩…”

 “不行!”符震雷握住晓依的肩膀,拼死命的摇晃“我不准你生别人的小孩,要生,也只能生我的!”

 “为什么?”蹙紧小脸,晓依发出阵阵哀嚎。“你真的很奇怪耶!你只是我老板,为什么这个也不准我做,那个也不让我碰,还只能生你的小孩啊?”

 耶…不笨嘛!她只是反应慢,搞不仅社会规范及表面话涵盖的真正意思…可是,她并非完全的无可救葯嘛!

 “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一直只是老板跟员工的关系。那之前的拥抱、亲吻对你都没有任何意义罗?”他试着理解晓依脑袋里的逻辑。

 “我也不知道耶!被你亲一亲,脑袋就变得空白了,所以没有去想有没有意义。”她的脸蛋红扑扑的,看来相当动人。“老板跟员工不该这样吗?那你…为什么对我这样?还一个问题一个吻…”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望着她“怎么没声音了?”

 “人家…脑袋又空白了咩!”

 唉!如此可爱的小女人,他还要要求她什么呢?伸手一把将她密密实实的搂在怀里,深情地低喃:“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为什么这么问咧?”她骨碌碌的水灵大眼在他脸上滴溜溜的打转,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昨天到医院看病是不是?你生病了吗?”她呵呵的笑着“好巧喔!我妈也在那家医院住院耶!”

 “你妈妈没跟你说什么吗?”他皱眉问道。

 “你都不回答我之前的问题,还一直反问人家:”她翘高红抗议:“妈只是要我别忘了她跟弟弟妹妹永远是我的靠山,大概就这样。”

 唉!他不知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不过,他有决心,一定要成为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男人!

 “老板,你看起来好像很难过。”她在他怀里不断地挣扎,随着两人体温越升越高,不让她浑身躁热起来。

 “你也…不舒服吗?”他的脸出现了少有的红润。

 “嗯…怪怪的…”即使感觉迟钝,她还是懂得表达自己的感觉。

 “别再喊我老板了,你可以叫我…震雷…”

 “可是…我们又还没上,怎么可以叫得那么亲密?”她粉脸上的表情非常困惑。

 这让符震雷不由得爆笑出声,她真把小说情节搬到日常生活上了。

 “我们算是朋友了,”其实他也不太肯定。“朋友是可以互相喊名字的。”

 “我们是朋友?”她开心的笑了,因此开口喊道:“震雷…”

 “真好听,给你一个奖赏吧!”

 符震雷实在无法忽略她的甜美,所以他必须找各式各样的理由,好撷取她甘甜的味道…

 她傻傻的看着他“可是…这时候不是应该换女方主动了吗?”

 “这又是哪本烂书教的?”他气得又呻了一声。

 “爱宝典啊!”她倒是很理直气壮。

 “还真的有这本书啊?”符震雷哭无泪的仰天长叹。“书是书,我们是我们,别混为一谈了。”

 “你的意思是…书上写的跟我们无关哕?”

 苞个光溜溜的女人讨论书上的知识?他究竟倒了什么霉啊?“你干嘛那么爱看书啊?”

 “书是生命之光,知识让你我的生活更充实!”

 看着符震雷瞠目结舌的表情,晓依还调皮的对他眨眨眼。

 “探讨书本与实际生活的差距是很有意思的。”话才说完,她马上推倒符震雷,让他平躺在沙发上。

 “第一,先以指尖滑过男人的脸…”她还真是按照书本上写的一步一步做。

 “噢…别用刮的,会痛啦!用食指…不对!不是十指头,是拇指、指的食指…拜托…轻—点…对…就是这样…”

 “第二是咬开男人的扣子…咦?你穿T恤那!那我咬哪里啊?”

 晓依的话让符震雷笑瘫在沙发上,他没办法用言语形容这既爆笑又火辣挑逗游戏。

 “别笑!这是严肃的事情。”她一脸认真的说道。

 瞧着赤条条的她摆着一脸正经八百的表情,这情景由不得他不笑啊!

 他动作迅速的抓着她的手,激动的狂吼。“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童童说要跟你做过以后,才晓得喜不喜欢你嘛!”

 晓依说得异常认真。

 又是童玲!

 “我不要!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想跟我上,我拒绝…呃…你做什么?”

 晓依没做什么,只是学他在她身上那样咬咬而已。她以拙劣的方式碰触他光滑健硕的膛,继而他充的味道…

 “咸咸的…苦苦的…哇!”头一回见到“实物”晓依的反应有些烈。“然后…是用手还是用嘴啊?”她有些苦恼的回想着。

 哇咧!扁是听她用“说的”他的硕大就亢奋得无法收拾。

 而晓依更是紧贴着他的大腿,张大眼睛研究他的每一个变比。

 “晓依,快…给我…我没办法再忍了。”

 “给什么?”晓依害怕的咬着。书上没说男人产生变化时,表情也会跟着变得狰狞、青筋暴、口齿不清…

 她很想帮他,可是该怎么帮呢?

 他永远猜不到她的反应,可就因为她的无法捉摸,让他的情绪永远处于高起伏中,说真的,她是个让人不嫌腻的伴侣。

 “走吧!去把身体干净。”要是让人发现他俩在办公时间赤身体的腻在一块儿,他一世的英名就全毁了。

 但是,她的眼眸如此专注的看着他,想专心的办公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

 没多久,她的身子染上一层仿佛秋枫叶般的的红彩,五官更是鲜丽得直像可以捏出水来似的。

 现在才开始害羞?反应未免太慢了吧?”符震雷觉得有些好笑。

 “我真的看见了耶!”她很兴奋。

 他快受不了了“玩完了才开始兴奋?拜托…”’

 “你的身体好漂亮…嗯…”她咽了咽口水“活跳跳的。”

 活跳跳?他又不是鱼!符震雷剧烈咳了起来。

 “下一次换我先。”她说。

 他吓了一大跳。“你不是…跟我…”

 “不会!”晓依认真的看着符震雷“你的身体反应很有趣。”

 “那你是不是要写记录、量尺寸,还要计算时间?”他冷言讽刺。

 她当真了“真是个好办法耶!”

 哦…她真是天才型的白痴“不会有下一次了。”他信誓旦旦的说。

 不会有下一次?她觉得纳闷“难道要得等到婚后才可以有第二次?”

 “婚后?谁跟谁结婚啊?”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我们啊!”晓依自然的说道:“小说每次写到这里,不是男方因感动而求婚,要不就是女的要男的负责任,万一要是有孩子…”

 “绝不可能!”他狂暴地大吼,阻止晓依的胡言语。

 他发誓以后非得替晓依过滤书单不可,或者干脆一把火烧了出版社,一劳永逸!

 “那你要用钱弥补我罗?”她还在按书演“小说里男的最多是付一百万美金…老板,你给多少?”

 符震雷迅速地逃入浴室,以免风度全失。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晓依还是跟着挤进来。

 “真的有浴室耶!老板…哦…震雷…”她别扭的喊着他的名字,他则无奈的看着简易的莲蓬头,试着不去看一丝不挂的她。

 不过,浴室实在太狭窄了,她的身体不免会碰到他,再加上她的小手又那么不听话…

 “哈!有反应了耶!”

 他闷哼一声“不许碰!”

 她还是不知危险将至“借我玩一下嘛!那么小气干嘛?”

 “不要…不可以!喂…”

 结果,又是晓依占了上风。

 符震雷瘫软在浴白里,咬牙切齿的任凭她摆布…

 尽管晓依还是个鲁莽撞的“研究生”恐怖的亢奋还是—波接一波的席卷了他,而变化就在她的手内“真实”的呈现了…

 过了许久,他才有力气开口说话“你…你玩我,我要你补偿我。”他有些哀怨。

 “可是,你还没弥补我…”

 符震雷打断了她“不管!你应该先补偿我才对!”见她耍赖久了,自己不知不觉也学了一些手段。

 “哪有人这样的啊?明明是你应该先补偿我的!”娇软的抗议在斗室里回响。

 “你欠人家的次数比较多,是你…”她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抢着道:“不对!不是这样的!”

 无厘头的爆笑对话,加上两人研究探索的相互碰触,让呻杂在一块儿,再配上自莲篷头而下的水声,小小的浴室顿时变成热闹嘈杂、漾的地方。

 这一刻、符震雷愿意暂时遗忘所有的问题,陪晓依玩一场实验游戏。

 如同一般情侣的交往模式,他们会在下班后约会、逛街。看夜景。

 晓依与众不同的独特见解,常会让符震雷笑容面、爆笑不止!

 所以,他经常带着她周旋在自己的朋友间。直的她常赢得许多友谊,可有时也会招来莫名的忌恨。他教过她好几次与人相处的方式,却发现她不是转瞬即忘,就是以她自创的解释法扭曲他的话。

 他不知道她算不算好伴侣,只知道有她在身旁,任何时刻都是缤纷灿烂、新鲜刺、高迭起,而且绝不无聊。

 这天,他们在某大饭店进行第二十三次的实验…关于数字,晓依绝不出岔。

 在她最新的“游戏”中,符震雷是晓依唯一的“研究对象”—一因为他不让晓依有任何“实验”别人的念头与借口,所以,他十分努力、奔放地…叫

 思想奇特的她连在上都与众不同…大胆、直率、毫不扭捏的练书上所有的姿势…

 不管晓依要做什么“人体实验”他绝不让她在碰触的过程中除去自己身上衣物,如此严密的防范,主要就是不愿突破两人最后的一道界线。

 他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只要越线,她就是他一辈子的责任了。

 最后一道界线,是不是己经变成他不愿负责的借口?

 在他脑袋一团混乱的时候,晓依带着一身香气从浴室里出来…分开洗浴,也是他踩煞车的方法之一。

 他到屋外透透气,吹吹冷风,顺便厘清自己脑子里的思绪。

 等他再次进入舒适的房间,就看见晓依穿着米白色的浴袍坐在桌前振笔疾书,地上闲散的丢着吹风机、巾、梳子。从命的他当超清洁工,把地上的东西—一放回原位。

 “晓依。”从她的头顶向下观望…果然,又是努力的写着他身体每个部位的反应。

 很少脸红的他看见这些大刺刺的文字,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罩了一片红云。

 “晓依…”浊热的呼吸吹抚在她的耳畔,细碎的吻也跟着绵密地落在她的耳垂、颈项、香肩…

 “讨厌啦!”晓依手上的笔摔在地上“每次都不让人家写完。”

 “等我亲完你再写嘛!”他的大手在她身上轻柔的摩挲着“开始练习罗!”

 晓依是他百吃不厌的唯一,她的娇柔更是密实的烙印在他的心坎里,永志难忘。

 许久后,酸软疙力的晓依妖烧的蜷卧在符震雷平滑的肌上,冒汗的前额抵在他汗的肩颈中,和着彼此浓浊的呼吸,亲昵的分享留存在体内的余波漾。

 这隔着一道界线的情越来越不能足符震雷,他好想拥有全部的她啊!

 “晓依…”他轻吻着她的发,吐吐的问着“关于你跟我的关系,你有什么看法或…感受?”

 “感受?是老板跟员工的,还是朋友之间的?”她认真的看着他。

 “有差别吗?”细碎的吻落在她酡红的醉颜上,连他也跟着醉了。

 “如果是老板跟员工的,非常好。”她扳着手指一条条数。“工作简单、薪水高、有额外奖金、有饭吃、有新衣、化妆品…”

 “够了!我知道自己是慷慨的老板。”符震雷忍不住咧开白牙大笑。“你连严肃的问题都可以搞爆笑,我真服了你。”

 见她小嘴不服气的动着,他笑着亲了她一口,又问:“那朋友关系呢?你喜欢我吗?”

 “跟童童的喜欢不一样啦!”她的答案向来不按牌理出牌“你总是亲得人家晕头转向。”

 “什么意思?讲清楚!”把童玲跟他放在一起比较?恶…他快吐了。

 “童童带我去的地方比较好玩,东西也很好吃,讲的话题比较有趣…”

 符震雷浑身僵硬。“这么说,你讨厌跟我在一起了?”

 “跟你上饭店…很好玩。”她蒙的眼布了娇媚的羞赧。

 “我不知道…好像要很亲密的朋友才能这样碰来碰去的…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亲密的朋友…可是…我不讨厌跟你这样…而且,人家的身体都…变得很奇怪…”

 符震雷倒一口气,下身无法克制的紧绷起来,她的娇憨强烈的刺着他的感官。

 “是不是每个人在一起。都会这样?”她不解的问。

 “不!”捧着她的粉脸深情的凝睇。“只有我们才会这样!”

 “跟童童不知道会不会这样耶?”晓依异想天开的问。

 “不会!”他暴躁的大喝一声,赶忙以亲吻表示歉意。

 “你总是这样。”晓依在他怀里轻颤。“说错话、做错事,就很用力的亲人。”

 “可是你喜欢。”他自信的笑。

 “嗯…有时候还会梦见…所以我想…应该是喜欢吧!”晓依反手圈住他的身子。“而且,跟你抱在一起好舒服…可是,好热喔…这房间的空调坏了吗?”

 “来!我教你一个减温的方法…”

 半晌,晓依娇媚的嗓音在室内幽幽回。“讨厌!人家更热了啦!苞男人到饭店不好玩,会热死人啦!”

 热仍在奔窜,符震雷的灭火行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上章 五星级老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