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星级老公 下章
第三章
符震雷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晓依居然又是素着一张鬼脸,顶着一头像被雷公击中的发,浑身俗又没力的出现在办公室里,让他差点抓狂。

 “你怎么又是这副鬼样子?”他气得不知该怎么办。

 “我不会化妆嘛!而且我很会流汗,就算画好也会糊掉啊!”符震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那你的头发呢?衣服呢?鞋子咧?”他快昏倒了。

 “安全帽一,头发就变形了。”

 晓依振振有辞的说:“衣服我拿去洗了,鞋子我放在家里。”

 符震雷差点口吐白沫、四肢搐。天呀!他那堆白花花的银子居然石沉大海了?!

 可尽管如此,她那张素净清雅的脸庞,依然可以寻得昙花一现的妩媚…

 不!他不甘心他的美丽佳人又变成杂草一堆。他下定决心,绝对要拯救她的品味到底。

 下班后,符震雷强押着晓依上了他银豹型跑车,冷声道:“这是加班,不可以拒绝。”

 他先带她到精品店换掉那身俗气的衣着。

 品味卓绝的精品店老板娘,特意将她装扮成酥感小野猫。

 当晓依踩着三寸银色高跟鞋,穿着合身的银白色小礼服,摇曳生姿…

 不!是泪眼婆娑、跌跌撞撞的冲进他的怀抱时,那柔软火辣的触感,令他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跃。

 精品店其他的客人对符震雷投以羡的表情时,他心中有一半的骄傲,却也有一半的心酸…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是不是只能留住一夜的美丽?打扮妥当之后,符震雷马上驱车前往装潢得碧丽辉煌的法国餐厅。

 “微笑。”符震雷轻声提醒。

 闻言,晓依连忙直背脊,脸上漾着若隐若现的笑容,这是符震雷教她的第一号表情。

 “老雷,介绍一下吧!”一个西装笔的男人面带微笑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哇咧!怎么又来—个了?为什么不让她好好的吃完一餐?晓依哀怨的抬起头,目光不善的瞪着那个不识相的家伙。

 “真有个性!你好,我是巨人经纪的阿麦,跟老雷同行。”阿麦开门见山的提出邀约。“要不要到我们公司来?我们的条件非常优渥喔!”

 “我已经签好约了。”哦…好香的烤味喔!晓依忍不住的向符震雷撒娇。

 “老板,可以吃了吗?”

 符震雷还没回答她,她便自顾自的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好加在,她显然是受过训练,刀叉汤匙水杯的使用方法相当娴熟,不至于丢他的脸。

 “漂亮的小姐,别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或许有朝一我们有合作的机会,所以…可否告知芳名啊?”

 像只打不死蟑螂的阿麦,脸皮之厚向来是圈内有名,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抢别家经纪公司新人的毛病也不是第一次发作。

 面对阿麦的死烂打,符震雷只觉得心烦,开口请阿麦离开,他却当作没听见,继续着晓依要她的资料。

 长吁口气,晓依从海陆大餐里抬起头。

 “老板,可以再要一份吗?”这些外国食物全都中看不中,身材瘦小的她一向有吃双倍分量的习惯。

 她看了阿麦一眼“咦?老板,这个先生就是今晚加班的理由?请问先生在帐务上有什么困扰?”原来她…直到现在才发觉阿麦还没离开。

 “帐务?”阿麦自始至终都不晓得自己有帐务问题,而且,他一直很认真的向她做自我介绍,难道她把自己当空气了?“我是巨人经纪的阿麦…”他想再次自我介绍。

 “经纪公司?老板,这公司是你开的?又是五年的财务紊乱?”

 她突然转头喊住服务生。“再给我双份全餐,理完头绪肯定又要饿了。”

 晓依曾是会计事务所的副理,因此专业理念向来比平常人有概念千百倍。当她向阿麦问了几个问题后,失望早已布了眉眼。

 “这样不行喔!内外帐完全分成两个系统,有逃漏税嫌疑,税务机关会留意,还不如用分层处理的方式比较不显眼。还有,不要小看水帐…”

 五分钟后,脑袋里各式帐务字眼的阿麦只觉得头晕眼花,于是匆匆落荒而逃。

 “喂!我还没说完,为什么跑了?”她气呼呼的瞪着他落跑的方向“这叫我如何作帐嘛?”

 “没关系,那个人不重要。”

 符震雷难得如此放肆的狂笑,没过多久,他的笑声便引来几个跟他好的人。

 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又被符震雷没收了眼镜,视野蒙蒙的晓依只好摆出“一号表情”应付包围在他们周遭的所有人。

 “雷小姐,刚刚听见你发表规划帐务的心得,现在我有个小小问题,可否请教一下?”文质彬彬的声音在左侧响起。

 弯起,晓依以一副专业的表情望着看不清脸孔的来人。

 “没问题,请说。”

 半小时后,晓依以十分钟解决第二份餐点,而后继续应付多如水般的疑问。

 符震雷一直冷眼旁观,对晓依的炙手可热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不用一句社辞令,也可以征服这些名人大老,她还真令他刮目相看!

 一位执商界牛耳的龙头老大听完晓依的分析后,忍不住向她展开挖角游说,她眉头紧蹙,说道:“什么?你们不是属于老板所有的其他公司人员啊?”

 话才说完,全场便响起哄堂大笑,龙头老大向符震雷竖起大拇指“这位小姐既幽默又有真材实学,恭喜你挖到宝,你们拆伙时,别忘了专函通知我。”

 没多久,身旁的人们渐渐散去,晓依开始享用第三份餐点。

 “你不觉得你吃得太多了?”符震雷好笑的看着她“小心变成大胖子。”

 “可是,跟这些人说话太伤脑筋了,大家都很没概念,比如说…”“专业问题我信任你。”在她那套高深的理论出口前,他赶紧堵住她的嘴。

 “老板,你手下到底有几家公司啊?”晓依边吃东西边看他“我稍微抓了下帐,发现这两家公司亏损将近五千万,你怎么有钱付我薪水?”

 “咦?你也会关心我啊?”他笑咪咪的。

 “不是啦!你都没赚钱,那我就收不到年终奖金了呀!”

 他的笑容渐渐散去,换上一脸的怒气。

 “你已经收了两百万年薪,还敢要年终奖金子那些钱呢?花光了?”

 见她点头,他忍不住的提高声量“现在你靠什么过活?”

 “晓萼会给我,童玲也会给…”除了油资及偶尔的零星花用,她一个月花不到两千元。

 晓萼?他记得是她的妹妹,那…童玲就是跟她“关系匪浅”的女人哕?这明明是早已明白的事实,为什么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沉重?“童童说,在我找到长期饭票前,她愿意包养我。”

 包养?他不锁紧了眉。天啊!这么暧昧的关系,她居然敢口无遮拦的说出口?外表清纯,实际上人尽可夫的玉女他不是没碰过,可是…

 他诚心祈祷,祈祷晓依不是那种人。

 “你跟童小姐是‘好朋友’?”他小心翼翼的试探。

 “当然哕!”像是怕他不相信似的,她还用力的点了点头。

 符震雷不死心的继续问:“你了解‘好朋友’的意思?”

 “坦诚相见、至死不渝、情比石坚、患难相助的好朋友嘛!”晓依顺口便回答了几句。

 果然不是他误会了。都已经“袒裎相见”了,还能不情比石坚吗?“家人知道…嗯…你跟童小姐是‘好朋友’吗?”

 “知道啊!有一年家里重新装潢,我还跟童童同居半年呢!她喔…睡相真差,跟她睡都好像在打仗…”

 符震雷突然打断她的话“含蓄一点,我并不想听你们在上的辉煌战绩。”他的口气有些冲。

 晓依不解的看着他,他干嘛那么生气啊?过了好半晌,见符震雷一直没开口说话,她才忍不住将头凑近他。“你为什么又生气了?发脾气很伤身体喔!”晓依不知死活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他的意思是指,她不是他的亲人好友,所以没资格管他。

 她却会错了意。“对耶…我也常发脾气,是没资格说你。”

 “你认错倒干脆的。”这的确有些出他意料之外。“我还以为你会强辩到底。”

 “你对我的印象很坏是不是?”她望着他。

 “被你踹的时候的确是的,不过…”想了想,符震雷决定据实以告“跟你在一起工作之后,发觉你其实没什么心机,只是快人快语,又常常同鸭讲,不过倒也很有趣…”

 他连忙补充“不过,这并不表示我愿意忍受你的没品味。”

 “哦…怪不得你要花钱替我打扮…晓萼她们还说,你是爱上我了。”

 符震雷正在喝水,被她的话吓得呛了一口。

 “咳…你讲话可不可以别太直接?吓死老板就没年终领了。”

 晓依偏头想了下,又漾出一朵笑花“没年终领也没关系啦!反正我已经兑现两百万的薪水了,而且我才替你工作一个多月,最差我还可以回童童的事务所工作,这样她还得给我三年的奖金耶!”符震雷又呛了口水。

 “为了钱,你不惜诅咒现任老板我呀?”

 晓依瞧他那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而且口气也酸溜溜的,好像在吃醋…吃醋?他干嘛吃醋啊?“我才没诅咒你呢!”其实,她也不想跟他分开,这是她头一个依赖的男人,而且他很有趣,会带她到“传说中”的各种地方。

 这时,侍者将饭后甜点巧克力圣代端了上来。瞧她吃得津津有味的表情,符震雷真是不敢相信她是一个有同恋倾向的一个女人。

 好不容易等她吃完甜点,他才拥着她的肩膀,将她带至灯光晕黄的角落,伴着柔美的音乐翩翩起舞。

 “老板…”

 “嘘…安静,享受这个气氛…音乐…旋律…”他陶醉在其中。而他的大手就贴在她的际,带着她缓缓移动脚步。

 “老板。”没多久,她又有意见了。“你的心跳这么大声,手又这么热,害我都不能专心。”

 “专心?”他蹙起眉心。

 “是啊!你不是要我感受气氛、音乐吗?所以我在研究头上的灯光是几瓦的,弹钢琴的乐手总共弹了几首歌。”

 发现他有些不对劲,晓依又继续发表谬论“我知道,普通人要感受这些是很困难的,你别介意,你有其他优点…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优点是什么…不过,只要是人,就一定有优点,不要难过喔!”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符震雷快被她疯了。

 “气氛呀!就是由三十瓦的小灯泡制造出来的嘛!而且一共有十二盏。”她眯着眼,努力向四面八方眺望。“你实在不该没收我的眼镜的,数起灯泡来好吃力。”

 “气氛…等于三十瓦的灯泡?”他的音量不自觉的加大许多。

 在餐厅轰他们出门前,符震雷迅速签了帐单,然后坑诏作的拖着晓依上车,按下车窗后,接着就是不可遏止的大笑。

 晓依畏惧的缩在车子的一角,戴上眼镜的她可以清楚的看着他大笑的模样。

 疯子原来是这样的啊!

 “晓依,”符震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真不可思议…真是太绝了!”

 “你去精神科看诊过吗?有病不看医生最要不得了,早发现早治疗,治好的机率就高,这道理你该懂啊…”瞧她那副害怕的表情,符震雷忍不住想吓吓她,于是整个人扑过去,压制住她的双肩,贼笑兮兮地说:“我要惩罚你的胡说八道。”

 那颤动的红简直就像甜美的邀约,脑袋暂时短路的符震雷没加细想的便贴了上去。

 “唔…”晓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原本正常的世界忽然变成一团浆糊。

 吻了一会儿,他才取下她的眼镜,食指轻柔地画过她白的下巴。“喜欢这个吻吗?”他的声音有些激动。

 “跟童童的…不一样…”

 以前,晓依曾好奇的追问过童玲亲吻是什么滋味,童玲没说话,只是半开玩笑的轻啄她的当作回答。“童童的吻软软的…”

 “别提那个女人!”符震雷被怒了,一想到有人在她心里占据如此庞大的空间,他就非常不

 “可是,童童没…唔…”她的话全消失在他霸道的嘴里。

 过了许久,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看着那酡红色的娇颜,动人心的嫣红瓣,以及那若隐若现的浑圆,在在散发着催情的气氛。

 他笑了。“你真是个奇妙的女人。有时纯真得像个孩子一样,真的让人好开心。”那低沉嘶哑的嗓音悠悠的人晓依的耳中,划向她的心湖深处。“有时又精明干练得让人佩服。而且,你明明经验丰富,为什么看起来又好像是第一次?”他深情的望着她“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我…”被他滑过双的食指干扰,她的声音卡在喉咙,一直无法出声。

 不过,就算能出声,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脑袋一阵烘烘的。

 “你的脸好红…咦?连耳朵也红了耶!这年头会河邡朵的女人真罕见。”

 符震雷边好奇的摸着她热烫的肌肤,边以冀望的眼神望着她“你喜欢…我亲你吗?”

 希望她的回答是肯定的。

 “不…”她嗫嚅的只能挤出类似“不”的音节。

 怀失望的他终于想起这不是她头一次被亲了。

 “我真是自作多情的大笨蛋!”他突然开始嘲笑起自己来了“我居然忘了你早已经有个童玲了,我实在太自以为是了。”

 “我…”她还是无法出口说话,只能瞪着一脸阴沉的符震雷,看着他发动车子上路。

 夜里轻拂的风吹散了方才的炽热火花,各怀心事的两人,在狂烈的心跳终于恢复平稳之际,公司也到了。

 符震雷很有绅士风度的送晓依至办公室停车场,牵她那辆破破的小绵羊爱车。”老板,”晓依的神色仍然恍惚,但固执的表情已逐渐爬回她的俏脸上。“为什么亲我?”

 符震雷没说话,她本准备放弃得到答案时,他才深沉开口说:“把这段忘了吧!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

 “晓依,”他突然暴喝一声,打断了她正要出口的反驳。

 “要是你敢告诉别人,我就说是你惑我,是你对我騒扰的!”

 晓依狠狠的倒一口冷气,她紧咬着下,面无表情的跨上爱车,漂亮的礼服被那鲁的动作撕出了个裂口,两人没再说话,只有再一次的四目相对,冷冷的…宛若坠入深渊的冷绝。

 小绵羊在晓依火力十足的催油下越骑越远…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直到无影无踪…

 符震雷抬头仰视天际,墨黑的天幕里只看得见飞机闪烁的信号灯,莫名的寒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紧揪住了他。

 若不快刀斩麻,他俩或许会发展生段轨的爱情故事、他将跟一个女人同时争夺雷晓依,这是他厌恶的、鄙夷的爱情,他宁愿不要!

 可是,方才晓依离去时沮丧的表情,就像受伤的小动物那般的无助,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啊!唉!今夜肯定会是个失眠的夜了。

 踩着沉重的步伐,绕过属于两人的办公室,走向小丘后头另一处温馨的小木屋,这是他的住处。

 看着那温暖的小木屋,不知怎的,今夜居然显得特别的孤单寂寞。

 近千坪的大办公室是符震雷的经纪王国,他手下拥有许多手腕灵活的经纪人和负责统筹的一助手,这是他最大的资产,当然,他付出的薪水也绝对不俗。

 除了一、二楼办公室,三楼以上全是设备新颖、隔音效果绝佳的健身房、SPA、一的餐厅及休息室,这不但让签约明星有个安全隐密的环境休息,也是许多明星愿意继续跟他签约的原因。

 四楼则是符震雷专属的王国,而楼梯是唯一的通路,所以打扫得光亮洁净,符合他爱走楼梯的需求。

 在四楼的走道上,他碰到了签约明星中属第二级的弹小咪。

 小咪嗲声嗲气的向他抱怨爬楼梯坏了她的鞋,还“顺便”提醒他,她等会儿在五O三休息室,期待他待会拨个空,亲自到休息室向她“赔罪”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赔罪”是什么。这种暖昧的邀约他不是没接受过,但是,瞪着她若鲜血的瓣,他却觉得恶心反胃。

 胡乱的敷衍她之后,他便逃到六楼的特别室。这个楼层可以看清第二栋他办公室的一切,所以,这里便当作是他个人的健身娱乐室,与他有特别情的人才能够进来。

 他已经逃避整整一个星期了。这几天他总在这里待到下班时间,以内线通知晓依可以下班了,等她离开后,他才回办公室处理自己的事务。

 中午他会吩咐餐厅替晓依送午餐,而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身菜市场衣着的她,百般无聊的坐在精心布置的凉亭里用餐。虽然她一脸的沮丧,可饭还是吃得光,连工作也没有丝毫的耽误。

 逃避不是办法,他是该和晓依好好的谈谈了。
上章 五星级老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