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碧雨幽兰 下章
第八章
西域。幽罗城内。

 “秋天到了…”一个低缓柔美的声音在枫林阁中如风铃回。这里是幽罗城唯一有生气的地方,高大的古墓里,奇迹般地生长着十几株枫树,这是年初从外面游历回来的城主特意命人栽种的。为了让枫树可以同外界一样茁壮地生长,城主甚至打破多少年的忌,命人在墓顶开了数个天窗,可让阳光普照,雨水滋润。由于修建得十分巧,这里就恍若是世外桃源,与幽罗城的气质格格不入,却是使他们尊贵的城主连忘返的地方。

 红枫遍地,阳光透过天窗照进来,令枫叶红得更加璀璨耀眼,映衬着枫树间那个紫衣人影更加优美圣洁,清贵到不可言喻。只是那雪白如玉的脸上却被淡淡的轻愁笼罩。纤手拾起地上一片红叶,忽然在心中闪过一阕词:生似秋叶荷,死若花蝶舞。玉肌化冰雪,魂香犹醉晓雾。归路,归路,梦断藕花深处。

 真能“死若花蝶舞”吗?梦断藕花深处?何其美也,可惜这太难了。角轻扬,将那片红叶细心的收好,抚摩着身边结实的树干,不知为何,竟想起一只手臂,曾经揽着她,疾驰在数万军营之中,如飞一般。那是两人唯一有过的身体接触。还记得当时被他的手碰到背的感觉,并不惊慌,只是有几分羞涩不惯,但那只手,温暖有力,似乎可以依靠一生一世。可惜当那只手再度与她相牵时,她放弃了。这样毫无道理地逃避,更像是那个人的做法,那个爱穿黑衣、如冰一般的女子。以前也曾经不理解她的逃避,只认为如果有一天幸福来到手边,自己一定会把它抓得牢牢的,决不放开。但当它真的来到之时,却又开始惑,不能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力气抓紧它。毕竟享受幸福要付出代价,而非唾手可得。这方面她没有任何的经验,只有失去快乐的伤感,所以她甚至会有点惧怕再度动心后即将面临的后果。若再伤一次,她真能如自己当初所说的那样,无所惧怕吗?

 与之相知相随的日子里,从未听他说过什么甜言语,事实上,她也从未给过他机会去说。为什么呢?她问自己。其实她是想听的,不是吗?

 踩着一地的枫叶踱步回到枫林阁旁的茶室,那里有沏好的茶,和一张琴。

 端起茶杯,这曾是他握过的,此刻已被沸水温热,就好像他的手掌刚刚触过,温暖而厚实。

 随意拨动了一下琴弦,琴音寥寥,远不如他的箫声撼动人心,充魔力。那只箫叫什么来着?莫愁。多好的名字,但人谁能无愁呢?那个吹箫的人现在是否在为其他人讲述着有关箫的故事?倾慕他的红颜无数,想来那白衣身后一定有无数双爱慕的眼睛追随,为他倾倒吧?

 我这是怎么了?她忽然朝着杯中的自己一笑,几时也变得这样小肚肠?像个善妒的怨妇。当他在自己身边时,就是有再多的红颜对他示好,她都会一笑置之,不予挂怀。所以也因此,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他并没有那么地在意。但是现在,她忽然发现自己错了。原来那时的潇洒是因为她深知那个人的眼眸永远只会眷恋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信心十足。如今与那人远隔千山万水,只想象着那些娇媚的身影绕在他的左右,温软的话语在他的耳边徘徊,她就会开始不安,开始心

 还能欺骗自己吗?她对着杯中的影子轻声道:“承认吧,你是在乎他的。”是的,她不再把他只当作一个知己,一个相谈甚的朋友,而是可以伴随她游走天下,相伴一生的依靠。

 “若那个人肯呢?”忽然想起以前曾与宫瑾有过的一番谈话。她从未问过他是否会适应这样幽静的生活。他究竟肯不肯呢?她又颦眉不已。

 “启禀城主,京城方面有消息传来。”一个穿着诡秘的死士如幽灵般出现。

 “出了什么事?”她的精神一振,令自己从万般遐思中解出来。

 “传闻黑鹰门最近与红袖帮结了梁子,双方约定在下月初八于临城会面。江湖传言,如果双方无法谈判成功,很有可能会以武力解决。”

 “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吗?”君碧幽忧虑地皱眉。

 “听说是因为是因为争夺地盘。”

 君碧幽的眉头蹙得更深,手指无意识的彼此轻敲,思考着办法。

 “城主,有外客到访。”一个青衣女子也在此时出现,躬身禀报。

 “是什么人?”除了几年前慕容如风与冷若烟曾来过幽罗城一次之外,近几十年内,幽罗城一直是遗世独立,被外界所忘却。慑于它的威名,没人敢来这里。

 “是一个自称姓慕容的女子。”青衣女子如实禀报。

 “慕容?”她更加意外,转念一想,也许是慕容家的三女儿,慕容燕,她夫家离这里不远,平时会有书信往来,互通友好,但也从未登门拜访过。

 “请她进来,记得把机关关掉。”紫袖一抬,起身进入了前殿。

 但更令她意外的是,来人并不是慕容燕,而是在慕容山庄结识的慕容雪。

 “没料到我会来吧?”慕容雪宁静的笑容有别于慕容如风的纯真和慕容雨的开朗,总有种难以形容的哀伤。君碧幽从未问过,但深信她一定有着不愿对别人倾吐的伤情。

 “的确没想到。”君碧幽也回报以微笑。“来看你姐姐吗?”

 “不,”慕容雪平静地回答:“来见你。”她举起手中一幅轴卷“这是我带给你的。”

 君碧幽接过那轴卷,并未急着打开,问道:“是他托你带给我的?”

 慕容雪摇头:“他不知道我来这里。”

 君碧幽沉默着走到一张桌边,将轴卷打开,那是一幅画,以水墨写意,画的是一朵莲花,青色的花梗,青色的荷叶,唯有花瓣之上有着一抹如娇羞般的红色。画风生动,观之似有轻风拂面,清气宜人。

 “画得很好。”君碧幽由衷地赞赏。虽然没有落款,但她知道这一定是慕容雨所做。

 慕容雪走过来,指着那花瓣上的红色,淡淡道:“这是他以血画成。”

 君碧幽悚然一惊,回眸去看题在画首的四句诗:

 生来傲骨偏秀,

 独立寒潭自嗟愁。

 誓将热血拼着

 不信青莲不带羞!

 字迹苍劲有力,一改往日的潇洒不羁。

 慕容雪低叹道:“他画这幅画时,我恰巧在他身旁。不知为什么,他画到一半儿忽然搁笔停下,一个人跑到湖边独自吹箫。听那箫声真能让人落泪。回来后他再度提笔画时,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把我吓坏了。他却笑笑,只说没事,还说上天嫌他的画儿画得没神韵,所以才特意帮他。接着就以血为墨,添与花瓣之上,而后又提了这四句诗。”

 君碧幽呆呆地看着画,听她柔声诉说,眼前似已看到慕容雨作画的景象。

 “七哥说,他一生自负潇洒,从无任何事可以令他割舍不下,唯有为采一株青莲,几乎耗尽他全部心血。但他依然无怨无悔。他相信诚所至,金石为开,总会等到青莲盛开的一。”

 君碧幽叹问道:“你们慕容家的男人,都这样痴情吗?”

 慕容雪一笑:“别人我是不知道,不过七哥和九哥的确都是痴人,如今我是领教了。”她再递上一张纸笺:“这是他在苏州大醉后而作。”

 君碧幽再打开那张纸,上面是一笔狂放的草书,显然写诗时,持笔人已醉得不轻,但字里行间的情真意切,仍是令人动容:

 夜半细雨落梧桐,

 觉来桂棹兰舟空。

 昨宵梦,

 又付予、湖烟柳尘中。

 我入云深处,

 仗剑问天公:

 为何人生长恨水长东?

 水向东,

 迢迢总无穷。

 几点萤寒星夜,

 小舟听晚钟。

 碧水依痕,

 影聚还碎,

 英雄寂寞似孤鸿。

 唯恨太匆匆,

 无人共从容。

 伤心地,

 飞红。

 桃花也问不相逢。

 何处觅芳踪?

 南北西东。

 醉时魂梦与君同。

 莫笑我是痴情种,

 知我者,

 青山、明月、风。

 握着纸笺,一滴清泪忽然滴落其上,而落泪之人的边却是如梦一般足的微笑。

 何必一定要苛求他肯不肯改变自己去适应这种生活呢?何必一定要等到他亲口说出那个字才叫完美的感情?有了这幅画、这首诗,什么都不用讲,已经足够了。最能相知相守的感情不一定需要拥抱,也不一定需要誓言,只需一个深情凝视的眼神,一种心照不宣的心领神会,便已是人间情感的极限。如今她已拥有了,别无所求,只希望现在回头还不算太迟。

 “他在哪儿?”她的眸子焕发出从未有过的神采,慕容雪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微笑着回答:“前几听说他在京城,后来似乎去了临城。”

 君碧幽点点头。

 莫待东风酬知己,明朝执手结兰襟。

 与辽国的谈判进行得果然不是很顺利。由于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意见分歧较大,所以只是象征的签署了几条协议以向自己的国主差。

 明天,辽国的代表就要回国了。明枫独坐屋中,望着桌上一灯如豆,愣愣地出神儿。这几天与银萝天天见面却好像是天各一方。明知道她的眼里全是希冀与盼望,他却硬是狠下心不去理睬。他深知彼此的出身相距遥远,再加上民族间难以逾越的鸿沟,今生若想再像初认识时那样无拘无束地在一起已根本不可能了。这能怪谁?怪今生无缘吧。谁让她竟是辽国的公主,而自己却是中原的守将。

 外面传来轻轻的叩门声,明枫扬声道:“是谁?进来!”

 门开了,站在门外的却是银萝。她忐忑不安的表情因为被冷风吹红了脸而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明枫站起来,哑声道:“你来做什么?”

 银萝从身后拿出一个酒壶,声如蚊蝇:“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想再和你喝一杯酒,行吗?”

 明枫想拒绝,可是眼看她的头越垂越低,还是板着脸道:“进来吧。”

 银萝将酒壶放在他面前的桌上,分斟在桌上的两个茶杯中,举起一杯:“这一杯是感谢你曾给与我的照顾。”

 明枫端起杯,往事历历在目,触痛人心,不去多想,他一饮而尽。

 银萝再斟一杯:“这一杯是祝你我两国今后能够和平相处,永无兵戈。”

 明枫再饮。

 “这第三杯是祝你…今后幸福。”银萝的声音微微发颤。明枫举着杯的手也迟迟未动。两人的心头都有着千言万语,但此刻,似乎在彼此之间有着一道无形的大山隔断了所有的情感。两人相对而立了很久,银萝幽怨地看着他,终于先忍不住了:“你…不想对我说什么吗?”

 明枫不说话。

 银萝再道:“这次回国,我就再也不可能出来了。我父王已经答应了诘利莫叔父,把我许配给他的儿子,回去后就要成亲。”

 明枫的手一抖。杯中的酒几乎洒出来。但他只是将那杯子握得更紧,不发一语。

 银略拼着他这个样子,实在有气,再加了一句:“也许我们今生都不可能再见面了。你连句告别的话都不肯对我说吗?”

 明枫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听进去没有。

 银萝气馁了,抛下杯子和酒壶,疾步奔到门口,但是,她忽然又站住了,停伫片刻,忽然转过身,又奔了回来,爆发着冲他喊了出来:“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动也不说更容易伤害人?我只要你一句话,哪怕是最残忍的,我只想听你亲口说出来!”银萝激动得浑身都在发抖,泪水爬了一脸。

 明枫将高举着杯子的手缓缓放下,深深了口气,也不去看她,无奈地说道:“你真想听?那好,我就给你一句话,我…”

 “不!不!别说!什么都别说了!”银萝忽然倒退数步,拼命地摇着头,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惶恐:“算了吧,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了。”她泣着背过身,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不至于恸哭出来“还是给我一点可以幻想的余地吧,这样当我独自回到故乡,深处高楼幽阁的时候,还可以幻想在遥远的中原,还有一个深爱我的人在等我。”

 那悲哀到近乎绝望的声音在一点点撕碎明枫的心。他回头看到银萝剧烈抖动的双肩,一只手慢慢抬起,但尚未触到她时,她已飞奔而去。

 此时,任凭强劲的冷风从大开的房门外呼呼吹进,明枫都僵立原地,浑然不觉。

 同一刻,在临城的一座小山之上,一个白衣人手持一管碧玉长箫幽幽地低吹,箫声随风飘散到很远,凡是听到之人都心襟动摇,难以自持。为何这箫声会如此悲凉?似乎有伤心暗藏无数。

 那持箫人瞳眸如星,白衣如雪,长袖飘飘,几绺发丝零散下,在风中自由地摇曳,远远看去,他立于山上,恍若一只孤独的白鹤。

 箫声响了很久,不知为何忽然嘎然而止。持箫人抬头仰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苦笑道:“说什么一片痴心月可鉴,苍天可表,如今我却是问天天无言,问地地无声,问星星无光,问月月不明,问云云且散,问风风飘零啊…”他拿出放在身边的一个酒壶,猛灌了几口,以箫击节,竟然在山边舞边歌起来:“花残叶堕,举目处、无穷碧落。秋索索,桃花阁上,半巢燕窝。伊人愁可空对月,冷箫横卧为谁歌?泣秋,劝君且举杯,莫浅酌。”他似乎越舞越有兴致,歌也越唱越快,月下独舞,好似一副画。“天涯客,千山阁。白首归,泪婆娑。无语独寂寞,访嫦娥。暂扶清风逞仙骨,错将池波作玉波。明月夜,步斜踏花影,醉落魄。”

 拌罢舞停,他猛然间仰天长笑,声震群星,紧接着长袖一振,随风而去。

 红袖帮的帮主叶惊鸿算得上是一位传奇女子,尽管她今年尚不到三十岁,但论及位份已算是到了极地了。她15岁初入江湖,一手领导创建了现在名声赫赫的红袖帮,并成为史上第一个完全由女子组织的帮派,在以男子为主导的江湖中跻身到一席之地,位列江湖八大帮派之一,世人瞩目。

 叶惊鸿爱穿红衣,所以人送外号“红衣女侠”因为年少得志,再加上幼时出身不好,导致情不佳,难免显得有些目中无人。眼见已过芳龄仍无婚配对象。据说她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唯一能配得上她的人只有慕容雨一人而已,而世上的其他男人都难入其眼。也正因如此,慕容雨一直避免与她碰面,以免为自己带来麻烦,但这一回,他却非来不可。

 其实慕容雨这次来临城也是很勉强的,江湖中因为地盘仇怨而引起的纷争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此乃江湖定律,非人力所能扭转强求。但因为黑鹰门的门主宫瑾是当今皇帝的手足,当皇帝得知他将与红袖帮展开生死谈判之时便竭力请求慕容雨帮忙,务必保证宫瑾的安全。难得皇上在遭遇到宫瑾行刺之事后仍对其有着如此深厚的手足之情,慕容雨实在无法推托,只有硬着头皮来到临城。他知道宫瑾那边是必不肯见他,也必不会听他的劝告,无奈之下只有先来红袖帮这边试探一下情况。

 临城并不是红袖帮的总舵所在,但红袖帮在这里仍旧有着很强大的实力。只要看看那分舵高大严密的建筑模式,慕容雨的眼前似乎就已经闪现出叶惊鸿那一贯过于自信的表情了。

 被请到大堂中,叶惊鸿摒退了所有的随从,略带抱怨的眼神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直白的问道:“怎么这么久都看不到你?”

 慕容雨一笑:“你以前常见我吗?”

 “可是上个月少林主持空戒召开五年一度的群英会你居然都没去。”

 “有些事耽搁了。”慕容雨轻巧地回答,不愿意多做解释。

 “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叶惊鸿的脸笑得像一朵花似地灿烂。

 慕容雨不愿意给她更多妄想的余地,开门见山道:“是为了你和黑鹰门的事。”

 叶惊鸿的脸色一沉“我记得你一向不爱管这些事的。”

 “没错,但这回不同。黑鹰门的门主是我朋友的朋友,这个忙不能不帮。”当初他之所以肯答应皇帝来调解两派的纷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碍于宫瑾与君碧幽的关系密切。半年前的那件事他处理的略显急躁,所以使得自己与君碧幽之间出现了裂痕,现在是弥补的最佳时机,他是决不会错放的。

 “朋友?什么朋友?我也是你的朋友吧?为什么你不来帮我?”叶惊鸿危险的眯著眼睛。“听说几个月前你曾和一个女子出入频繁?”

 “我的私事帮主似乎无权过问。”慕容雨答得爽快。

 叶惊鸿猛一瞪眼:“我无权?!”问过之后又忽然发觉自己的确是没有盘问的本钱,于是冷笑道:“那本帮与别派的仇怨七公子似乎也无权干涉。”

 “我不想干涉,只想你们双方能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谈一谈。”慕容雨耐着子。

 叶惊鸿头一甩“黑鹰门目中无人,我岂能任人欺负?”

 也不知究竟是谁目中无人。慕容雨暗叹一口气。深恨自己接了这么一份苦差事。

 “黑鹰门那边我会全力斡旋,只望红袖帮为了临城的百姓而多加思量。”

 “好吧。”叶惊鸿半迁就着妥协了。也不知是真为慕容雨的话所动,还是…

 “今天既然来我这里了,先别急着走,回头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道小菜,你一定喜欢!”叶惊鸿心讨好的神情尽显无疑。

 慕容雨推辞道:“可惜我今已经约了朋友,只好让帮主失望了。”

 叶惊鸿转著眼珠继续想道:“那,明天我去找你,带你看看我们临城的风土人情?你不是最喜欢看那些画啊像啊的吗?这里这东西可多了,包你几天几夜都看不完。”

 “这个…明天我还有事要忙,黑鹰门那边尚未拜望,等我有了空,再登门向帮主致歉。今就不多加打搅了,告辞!”

 慕容雨来去匆匆,如一阵风般,不敢多加停留便离开了红袖帮。

 如何去见宫瑾成为困扰慕容雨心头的一块石头。因为君碧幽和皇帝的两层关系,他深信宫瑾如今对他抱有很深的成见,再加上断指之痛,真是剪不断,理还啊。<碧雨幽兰>
上章 碧雨幽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