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碧雨幽兰 下章
第四章
君碧幽和慕容雨都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追上了明枫。事实上是因为通往清州的的一条主要河原江上的大桥突然坍塌,而且河湍急,没有船只敢摆渡,明枫也因而耽误了行程。

 这天,明枫正和银萝在距离原江河岸最近的一家小客栈中吃早点,望着外面都在焦急等待修复大桥的过往商客行人,明枫心中的焦虑胜于别人十倍百倍。不知道清州那边现在的军情如何,父帅命令自己尽快赶回去,万一有所耽搁,即使是因为桥断受阻这样的正当理由都是无法向他差的。

 一位店小二看出他的心思,悄悄走过来问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急着过河?”

 “是啊,可是这桥似乎三两天还修不好。”明枫问道:“这附近还有什么其他的路可以走吗?”

 店小二答道:“据小人所知,这里的确只有这么一条河通往清州了,下座桥距离这里有一百多里的路程,您要是不嫌麻烦,沿着河往北一直走下去,马快的话,大概明天这个时候能到。”

 “往北?那岂不是要到辽国了?”明枫道。

 店小二道:“是啊,这边的商客大都担心辽人会劫夺他们的财产,所以宁死也不肯绕道,只得冒着噬本的危险在这里等桥修好。我看公子也不是个生意人,年纪轻轻又像是个练家子,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顾虑,这才好心为您指个道。说句老实话,您若真是等这桥修好再走,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水这么急,都是拉家带口的,谁敢来修啊?”

 银萝在旁道:“明大哥,我看小二说的有理,不然我们就改道吧。”

 明枫瞥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然后独自沉思起来。其实他也知道北边是有那么一座桥,但因为它的位置几乎是在辽国境内,所以一直未曾将它考虑进程中。明家与辽国有世仇,两国在边境厮杀多年,辽人的将领中有不少都认识他,若是不小心被辽人发现他出现在辽国地界,则势必会有番恶斗,万一他不幸被捕,便会成为辽国用来要挟父亲的一枚重要的棋子,这么大的危险,他自然要考虑周全了。

 他还在迟疑,忽觉眼前似被什么人遮住了光亮,抬眼一看,竟对视上一双笑的眸子,真是再熟悉不过,不由得他惊喜非常,叫到:“雨兄!你怎么会来这里?”

 慕容雨笑着摆手,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明枫万般疑虑只好暂且放在心中,叫上银萝一起随慕容雨走出客栈。

 三人走了没多远,又走进另外一家客栈,慕容雨引领着他们一起走上楼上的一间厢房,房内等候的正是君碧幽和明月。看到妹妹竟也在这里,明枫更是惊异,此刻再无顾虑,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明月,不是说好留在家里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明月对她大哥一向敬畏,低着头听他训话却不回答。

 慕容雨解围道:“先不说其他的,我们这次是专程来追你的。你先看看这个。”他从怀中掏出那张从西夏武士处得来的密函,交给明枫。

 因为西夏也算是邻国,所以明枫自小也习得了一些西夏的文字,他看着那信,面色越来越凝重,整封信看完,脸色已然发青,低问慕容雨:“此信从何而来?”

 慕容雨道:“从一个西夏武士身上抢来的。你认为信中内容是否可信?”

 明枫攥紧了信纸,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并不愿意相信信中的话,虽然信里也没有两国的国玺,但那信中的措词以及信的规格、来历,还有那曾经密封的信口,一切都预示着这决不是一个简单的玩笑。

 银萝在旁见他们的表情十分古怪,好奇地凑过头来看,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明枫警觉地猛将信纸和上,对慕容雨一递眼色,道:“咱们出去说。”慕容雨虽不知银萝的身份,但看得出明枫明显是在躲避她,暂不多问,随他去了另一间房。

 银萝不知明枫为何要躲他,朝他的背影办了个鬼脸,却回头时发现一脸笑意的君碧幽,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指着她道:“哦!我见过你的!”

 君碧幽略有几分诧异,稍一思索,马上也想起来了“在敦煌的古城外。”

 银萝兴奋地跳过去道:“是啊,那时候你坐在马车里,只了半张脸,我却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

 君碧幽一笑:“承蒙夸奖。”不由得回想起初见她时的情景,其实自己初见她时,对她也有着几乎同样的观感。

 银萝率先自我介绍:“我叫银萝。二位怎么称呼?”

 君碧幽答道:“我姓君,君碧幽,这一位是明公子的妹妹,明月。”说话的同时,她暗暗观察着银萝的反应,见她似乎对自己的名字全无感觉,于是又有几分诧异。君碧幽并不是想炫耀什么,但凡是在江湖上混过几年的人应该是听说过“君碧幽”及“幽罗城”的名字的。银萝的年纪固然很小,也不见得有多少江湖阅历,但似乎她对江湖上的事所知甚少,纯洁的有如一张白纸,君碧幽因而对她的身份有了一些怀疑。单凭“银萝”这么个无名无姓的称呼就足以令她起疑了,更何况从第一面见到她时,君碧幽就觉得银萝不是个普通的女子,这种怀疑直到今天再见她时仍很强烈,但她并不急着问,她深信时间会昭示出最终的答案。

 楼下忽然一阵喧哗,三个女子本能地都探头去看。

 只见路中有不少人在急匆匆地奔走相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河对岸就是不肯派人来修桥,咱们这边找遍了工人也没人肯来修,看来这桥真是修不成了。”

 有人在抱怨:“这些干活的,放着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不赶紧大捞一笔,真是傻得要命!”

 有人在着急:“我这一车的货还要赶着月底前送过去呢。这下可完了!不了货,赚不着钱,一家大小还吃什么啊。”

 也有人在趁火打劫:“算了,既然你卖不到那边去,不如在这边价卖了,我也做个好人,便宜一点,我全买下了。”

 银萝在楼上观望着,有些慨叹:“没想到一座桥的倒塌能牵扯这么多的人和事。”

 君碧幽也静静注视着楼下各的人们,表情却已似有成竹,对于如何渡河一事,她早有想法,也不急于说出,只等慕容雨和明枫谈妥再行讲出。

 等了许久,才见明枫一脸沉重的和慕容雨从屋内走出,慕容雨还在宽慰他:“此事也急不得,既然桥断了,我们只好想别的办法去清州,目前看来,也只有改道一条路可行了。”

 “这也未必。”君碧幽立于屋中,那种尊贵之气此刻却不知为何更加迫人。

 明枫眼睛一亮,问道:“君姑娘的意思是…”

 君碧幽笑道:“莫忘了我的出身是什么地方。幽罗城或许没有豪气干云的将士,也没有才华横溢的侠士,但若要找出一些肯出生入死的死士倒也不是件难事。死尚无惧,何况一座小桥。”

 慕容雨的神情也兴奋起来,问道:“这里距幽罗城已有数百里之遥,城主的手下何时能赶到?”

 君碧幽答道:“当初我决定与你一同赶往清州时就已经发密令给城中之人。估计他们此刻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只要我发声召唤,一夜之内应可以重造一座新桥。”

 明枫神色大振,走上前对着君碧幽深深一揖:“多谢城主相助!”

 不知道是君碧幽会施魔法,还是幽罗城中的死士果然对主人无比效忠,第二天天亮之时,许多人都惊讶的发现,在距离坍塌的那座老桥不远的地方,一夜之间又多出一座新桥。或许它尚不够坚实稳固,也没有原来老桥的宏伟气派,但在上面过普通的车马还是没问题的。

 不少人因此跪拜于地,感谢上苍天赐神桥于世。只有慕容雨等人才知道这桥的真正来历。

 过了桥,距离清州就越来越近了,明枫本就是急于返回军营,突然收到辽国与西夏将联合出兵的紧急军情更是忧心如焚。眼看明天就将赶回军营了,明枫忽然从心底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好像前面即将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大事。

 傍晚,一行人又落脚于慕容家的一所独院中。

 明枫因心绪烦无法入睡,便邀慕容遇到院中散心。

 “不知这场恶战能否避免,清州的百姓又免不了要受战争之苦了。”明枫眉头深锁,先天下之忧而忧是他的本

 “该来的自然躲不了,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慕容雨的悠然一句惹得明枫斜眼看他“这话可不象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记得你从来是不信命的。”他暗瞥了一眼里院,戏谑道:“是不是和女孩子相处久了连脾气都变得柔弱起来了?”

 慕容雨仰天长笑道:“你看我会是那种人吗?若是谁能左右我,早头二十年我就变了,还用等到今天?”他笑了一阵,也故作郑重的问道:“那个叫银萝的女孩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你可还一直未和我说起呢。没想到你除了专心军事,对女孩子也很有一套嘛。”

 “别瞎说!她和我之间可没什么。”明枫急于解释,脸都涨红了。

 慕容雨端起面前的酒杯,低笑道:“是吗?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啊。”

 明枫不想起当在林中银略着对他说的一句话:“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和你一起走的。”沉默片刻,终于说出银萝的身份:“她是个辽人。”

 “哦?”慕容雨面讶异之,却并非鄙夷,反倒是更加感兴趣的往前凑了凑“这倒有趣,说来听听,你们是怎么碰到的?”

 明枫知道这个朋友对民族之事看得很淡,只关心为人本身的性格,遂便把自己与银萝相遇之事从头至尾的说了一遍,但却刻意回避了银萝那句重要的表白。即使是这样,慕容雨仍很感地觉察到在两人之间有一种很微妙的关系正在形成。

 “这女孩的出身当真这么简单吗?”慕容雨的疑问正是明枫心中的疑问。总觉得银萝并没有完全和自己说实话,似乎她内心还隐藏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只是现在若问她,她必定不肯说出来,这让明枫颇为为难。

 慕容雨却看得很开,一笑道:“无论她究竟是什么人,看得出她的眼神一直是放在你身上。虽然军情紧迫,但此刻有佳人为伴,想来你这个冷面俏郎君的形象可以变一变了吧。”

 “你少拿我打哈哈。”明枫不悦的皱眉,反驳道:“你倒说说,你和那个君碧幽又是什么关系?”

 “我们嘛…”慕容雨仰起脸看着天上的月亮“现在就好像镜花水月,近在咫尺又有些遥不可及。不过我不着急,一切随缘吧。”

 “你当真喜欢她?”明枫凑趣儿的问一句。

 慕容雨毫不掩饰:“是,而且情定今生。”

 谁也没料到清州此刻的局势已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尚距清州还有二十里地时明枫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往常在路边虽无量的过往商贩,但寻常百姓还是能遇到不少,为什么这一回连走了数里却见不到一个人影?难道是清州出事了?

 翻过一个小山岗,山下便是清州城了。明枫踏在山岗的最高处向下望去,不住倒了一口冷气,惊得魂魄几乎出壳。

 在清州城外,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布了辽军的军营,远远看去,不知道有多少万?从何时起清州已成为一座围城?

 “这,这是怎么回事?”在他身后惊呼出声的是银萝。明枫狠狠瞪了她一眼:“这都是你们辽人干的好事!”

 明月急叫道:“为什么会这样?父亲为什么没派人送信出来?”

 “根本就送不出来。”慕容雨一指辽军兵营四角立起的高台,道:“那里不只是瞭望台,还负责杀从城中飞出的任何禽鸟,辽人湛是出了名的,纵使有一千只信鸽飞出报信,相信他们也能全部杀。”

 君碧幽注视着山下的布局,沉思道:“那座桥说不定就是辽人塌的,好让清州与外界彻底失去联系。”

 “很有可能。”慕容雨问明枫:“有何打算?”

 明枫咬牙道:“就是拼出性命不要,我也要赶回清州城,不能让父帅孤军作战。”

 “有你这句话就行。”慕容雨点点头“那我们就半夜行动,相信这区区一些兵卒还拦不住你我。”

 君碧幽却反对道:“不行,你们若冒然行动很有可能会战死营中。”

 慕容雨高挑英眉:“你怕合我们几人之力斗不过这数万辽军吗?”

 君碧幽道:“明姑娘和银萝姑娘的功夫如何我不知道,但你和明公子都是在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也易如反掌之人,来往敌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我所虑者是这敌营的布局。”

 “布局?”明枫与慕容雨这才留神观察辽营的布局,似乎是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怪异在哪儿。

 “这是按天罡地煞七十二星宿的位置摆成的,初看也许没什么,但若有敌人来袭,无论是内是外都可以马上变换阵型将敌人困于阵中,万万不可儿戏。”

 “辽人这么大费周章的布下这个阵型似乎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围困清州啊。”慕容雨意有所动。

 君碧幽已明白他所指,点头道:“这很有可能是他们为了进攻整个中原而演练的第一步棋。”

 明枫回头对银萝道:“你回家去吧。我已经到了我要到的地方,你无需再跟着我了。此场大战一触即发,你一个孤身女孩子不适合呆在这里,相信你的家人也一定正急着找你,回到他们身边去才安全。”

 银萝苍白着脸,明眸注视着明枫,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坚决“不!我跟你一起闯营!我一定要劝服辽军罢手。”

 明月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辽主吗?还是辽后?你凭什么劝服?辽人毕竟是辽人,头脑简单。”

 银萝急怒道:“辽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别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似的优越感,你们中原人也不是十全十美的。”

 明枫了解她的脾气,知她不愿意听别人说辽人的坏话,便转而再劝道:“两军开战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何况我们是要只身闯营,稍有失手会有性命之忧的,到时候即使你也是辽人恐怕也没那么好活着离开。”

 “我不怕死。”银萝简单的一句回答令明枫无语。

 君碧幽忽然道:“不如就让银萝姑娘和我们一起走,或许她会有什么克敌的良方呢。”

 慕容雨看向君碧幽,觉得她看银萝的眼神有几分莫测高深,似乎知道了什么。

 潜进辽营的计划是君碧幽和慕容雨、明枫共同制定的,因为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幽罗城死士的介入,以吸引敌人注意力,牵制住敌人的行动。

 幽罗城的死士在外人眼中如幽罗城一般是团谜,没人见过他们行动,据闻他们如东瀛的忍者一般,每个人都有着高深的武功,妙的绝技,以及对主人无比的忠诚。

 在没见到他们之前,慕容雨很好奇像君碧幽这样和蔼可亲的女孩子究竟能训练出什么样的手下?是否真如传说中般厉害?而君碧幽似乎也并不愿意别人介入幽罗城的事情,所以连调派人手都是独自进行很隐蔽,这就更加引起慕容雨的好奇。

 子夜时分,君碧幽与慕容雨等人同在山岗之上等候时机,慕容雨突然感觉到君碧幽在身侧似在观察者自己,于是侧脸问了一句:“看什么?”

 君碧幽看着他的衣服,说道:“你穿得是不是太扎眼了?”

 的确,几人中银萝是黑衣,明枫是蓝衣,明月的衣服是深绿色,君碧幽是紫,在黑夜中都不太明显,唯有慕容雨的白袍在月夜下如同一面光洁的镜子,亮得刺眼,虽然自有这一番玉树临风的气韵,但在这个时候讲的是安全而不是潇洒,慕容雨的服的确有待商榷。

 慕容雨却不在乎的说道:“放心,不会拖累你们的。”

 这般地自信,若是在平也就罢了,可此时他们面对的毕竟是数万辽兵,而不是几个小喽罗,他的自信就难免令人为他捏了一把汗。

 君碧幽有些失神,依然看着他,轻声道:“看到你总能令我想起一个人。”

 “哦?是吗?是城主的朋友?”慕容雨眸光一闪。

 君碧幽点点头,脑海中的那袭白衣似乎已和眼前的幻化在了一起。

 慕容雨再问道:“是男子?”

 “嗯。”犹记得他温文尔雅的笑,总有一种令人心动的感觉。

 “看来此人在城主心中位置极高。”慕容雨幽幽的瞳仁中似乎有着一小簇火焰,试探着问道:“能让女子刻骨铭心的男人应是她深爱之人。”

 君碧幽一怔,复又一叹:“曾经爱过。”

 “曾经?”慕容雨习惯性地挑眉。

 君碧幽无奈地一笑“那只不过是一个很美的梦而已,只可惜并不属于我,若困于梦中只会徒增烦恼,还不如及早梦醒来得轻松释然。”

 “也许城主尚未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美梦吧?”慕容雨的眼中似乎总在隐喻着什么,君碧幽刚刚与之接触却又避了过去,令他一阵失望。

 正在此时,山下辽营突然起火,就见辽营一阵大,有很多士兵纷纷赶往起火的地方,人声嘈杂。

 趁此大好时机,明枫飞身而起,掠下山岗,直奔辽军大营,慕容雨、君碧幽等人也紧随其后而去。

 很明显,这场火是幽罗城的死士搞出来的,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潜进辽营悄无声息地放出这把大火又全身而退的?慕容雨暗暗惊奇,更加为幽罗城的神秘与其所蕴含的力量所叹服。

 就在他楞神的工夫,君碧幽已从他身旁掠过,追上奔在最前面的明枫,低声道:“沿着有顶旗的营帐走,不可耽搁。”

 趁着辽营正,按照君碧幽的引领,几人迅速穿过数道防守。眼看已经过了一半,落在最后的明月突然“哎呦”叫了一声,这一声虽轻,却已惊动了附近巡逻的辽兵,立时便有人大叫:“这边有动静!”然后有数人奔了过来。

 明枫心下着急,刚要回头去搭救,却听君碧幽喝了一声:“你走你的,我去救她!走得一人是一人!”然后就见君碧幽飞身而回,没有往暗处走,反倒是着辽兵而去。有辽兵已发现了她,更是大叫:“有刺客!快来人啊!”君碧幽仍旧毫无躲避之意,如紫云一般飞掠上一座帐营,从坏中掏出一个东西,猛地往地上一摔“轰”的一声火光四,将她身边三丈之内都照得亮如白昼。火光之下,只见君碧幽裙带飘飘似天仙下凡,神情冷峻,尊贵如一座神祗令人不敢视。随火光而来的辽兵瞬间都被她的丽惊怔住,忘记了寻找刺客之事,<碧雨幽兰>
上章 碧雨幽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