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碧雨幽兰 下章
第三章
一大早,慕容雨与君碧幽去院外的大街上吃早点,明月也一脸可怜兮兮地跟随。

 进入一家店,三人上了楼,随意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慕容雨招呼伙计点了几道小菜。

 慕容雨板着脸对明月说道:“一会儿你就马上收拾行装回家,听见了吗?”

 明月低着头,好似犯了天大错误,却又执拗着不肯答允。

 君碧幽难得见慕容雨这么严肃,心中暗笑原来他也有不一样的表情,与自己最初所理解的“慕容雨”又有所不同。

 看向明月,惊讶地发现她故作柔顺的表情下,那一双眸子如秋水般冰冷的从眼角出两道寒光,直勾勾的瞪着自己。这般深的恨意令君碧幽十分吃惊。

 慕容雨所坐的位置看不到明月的表情,而且他也根本没去看明月,只是对君碧幽问道:“上一回城主提到千佛,却没有来得及问起城主所见后的印象如何?”

 “啊?”君碧幽本来还在留意明月的眼神,根本没听清他的问话,直到他问完,才恍然回过神儿来,答道:“其实我并没有去过千佛,只是听人说起那里的奇异之处十分向往。所以那才会问起公子。”

 “城主久居敦煌地界,居然没去过千佛?”慕容雨几乎不敢相信。

 君碧幽的边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好像还带着某种孤独“我从小习惯在幽罗城中独处,尽管有着不少门人死士,但城规甚严,彼此之间很少说话,更不曾出过什么门。从小时起,我就习惯了坐在幽罗城里看外面,屈指算来,加上这一次,我平生也只出过三四次门。”

 慕容雨微微皱眉,道:“如此幽城独处,难道不会寂寞吗?”

 君碧幽故作洒地一笑道:“从小如此,早就习惯了。”其实说得十分言不由衷。

 小时候,她常常问父亲:“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案亲永远只给她一个答案:“外面很美,但不适合我们。你若出去了,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和危险。”

 君碧幽不懂,为什么很美的东西也会带来灾难和危险?但是每当看到父亲那忧郁的表情,听到他那悲凉的箫声后,她相信父亲的话一定是有道理的。

 认识慕容如风和冷若烟是她真正接触外面的人和世界的开始,但她还是不太能完全理解父亲的话,如果父亲所指的那种灾难是指她第一次的芳心可可就遭受到打击的话,危险又所指为何呢?

 与城中一贯的幽冷及下人们的谦卑相比,她更羡慕外面那些自由歌唱的小鸟,醉心于那股沁入心脾的清新空气,欣赏那些谈笑风生的人们,喜欢他们为人处事的作派,甚至是那无羁无缚的风吹过面颊的感觉。她喜欢外面的世界,最起码,现在的感觉是这样的。

 慕容雨发现她在沉思,如泓潭一般的双眸中有股幽亮的光芒在微微跳动,一霎间,他的心似乎也猛跳了一下,几乎要被她那双泓潭去心神。

 君碧幽一抬眼,忽地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自己,却没有了开始时的羞涩,只情不自地回复了他一个微笑。

 明月旁观两人如此亲昵的眼神,心中的妒火膨,恨不得马上抓起君碧幽,将她远远地甩出去。

 此刻店小二开始上菜,三人的心神才都恢复过来。

 端起碗筷,慕容雨忽然低声音对君碧幽道:“注意看那边的那个人。”

 君碧幽一愣,悄悄侧目看去。早上店中的人很少,二楼除了他们,只有一张桌子旁有人。而看那个客人的装扮似乎与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吃饭时显得行匆匆,还不时的从眼底偷瞟着四周,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有什么不对吗?”君碧幽也低声音问。

 “那人不是中原人。”慕容雨答。再进一步道:“而且来历可疑。”

 “也许只是经商之人,怕被歹人劫夺财物吧?”君碧幽实在看不出那人有何不妥。这条路上经常有各国的商人来往,碰上非中原人士并不奇怪。

 慕容雨摇头“我敢肯定他身上一定藏有什么秘密。看他的衣服质地十分考究,但靴子底儿却已磨平,想来必是一路匆匆赶来,而且时间紧迫,连换双鞋的工夫都没有。你瞧他中佩着一把短刀,身边并无长物,可见并非什么普通商人。再加上他吃饭时还神情紧张,似有戒备,时不时还要用手摸摸口,好像那里藏着什么重大机密怕被人发现。而且他那把刀…”慕容雨陷入沉思,自言自语道:“我好像曾在什么地方见过。”

 被他这么一提点,君碧幽也想起了一些事,接话道:“那好像是西夏死士惯用的刀。”

 “不错,正是那种刀!”慕容雨神情亢奋,但仍旧低声道:“边界上辽国形势不明,此刻又有个西夏死士诡秘而来,不知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你意何为?”君碧幽对他的目力及江湖阅历十分佩服。很好奇在他猜出对方的身份后会采取什么行动?是跟踪,还是…

 慕容雨忽然一笑,道:“与其这么坐着胡猜瞎想,不如上前问个明白?”

 “你?”君碧幽惊异的还没回过神儿来,却见慕容雨真的就站起身大步向那人走去。

 那人本来就戒心极强,忽见有人走近更是紧张的将手摸向刀柄,瞪着走来的慕容雨。

 慕容雨来到他面前,哈哈一笑道:“朋友,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来说句话的。”

 那人听他说只是要说句话,略放松了一点,以为他是来问路的,就用自己生硬的汉文答道:“这边的路,我不。”

 慕容雨优雅地一笑道:“没关系,这路我,可以为你这位远道而来的西夏朋友带路。”

 那人大惊,一下子蹦起,刀出鞘,惊恐万分的紧盯着慕容雨。他的这种表情更令慕容雨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此人身上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斜眯著眼,看着那人道:“朋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可以借来一看?”

 那人此刻惊得几乎丢了魂魄“唰”的就向慕容雨劈出一刀。慕容雨早有准备,如闲庭散步般斜跨一步,正是他“洛神云游”第一步:巫山云梦。

 那人一刀没劈中,反转手腕再劈第二刀,慕容雨只抬手一拧他的手臂,立时便卸掉他的一只膀子,而后如闪电般点中他身上六处大,使他无法动弹,探手一伸,便从他怀中扯出一封信来,也不乖粕以不可以,将信拆开便看。

 君碧幽走过来道:“你也真是胆大,就这么随随便便拆了人家的机密信函,万一惹恼了西夏,岂不要连累整个中原?”见他一直皱着眉,便问道:“怎样?信中说什么?”

 慕容雨摇头道:“这信中全是西夏文字,实在是看不懂。”

 君碧幽一笑:“看不懂还拆。”她玉手一伸:“拿来吧。”

 慕容雨将信递给她,君碧幽久居西域及中原边界处,对于周边各国的文字都有涉猎,读这么一封信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她从信上细细看去,不由得秀眉也越皱越紧,神色严峻。慕容雨急问道:“信中都说了些什么?”

 君碧幽答道:“西夏皇帝说,前次辽主派人过来商议的事情他已经同意,这一次希望辽主能做一个确切的方案好认真参详,争取做到万无一失。”

 “他们商议的是什么事?”慕容雨还是没听出重点。

 君碧幽将信合上,眼中全是忧虑的神色“他们在商议联合出兵,共同攻打中原之事。而且进攻点便是明老将军镇守的清州。”

 “啪!”是明月摔了茶杯,就见她神色惊惶,面孔苍白,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慕容雨听到这个消息反倒镇静下来,他低着头沉思了很久,又问道:“信上有没有说具体的进攻时间?”

 君碧幽道:“没有,不过听西夏皇帝的口气,似乎就在这两三个月里了。”

 慕容雨一抬脚,踢开那个西夏死士的一处道,问道:“你们西夏皇帝在你来时说什么了?”

 那个西夏死士却毫无动静,慕容与伸手一探他的鼻息,面无表情道:“他死了。”

 君碧幽的脸上闪过一丝恻隐之,低声道:“或许是我们做的太不留余地了。”

 慕容雨道:“各为其主而已,我们若不这样做,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就要从身边溜过。况且他只要任务不能完成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样死得还算壮烈。无需为他惋惜,我们现在只来想想,下一步应当如何做?”

 明月在他身后道:“雨哥哥,让我去找我爹吧,我去把这封信交给爹,看他如何处置?”

 慕容雨眉头未展,到:“你一个女孩子,这样孤身上路,又是携带一封如此重要的密函,恐有不便。”

 明月眼睛一亮,道:“雨哥哥,那就是说,你肯陪我去了。”

 慕容雨未回答,反对君碧幽道:“城主说呢?”

 君碧幽释然的笑道:“自然是国家大事在先,个人情长在后。暂不去敦煌也无所谓,只要三国不兵,哪一天都可以游山玩水。”

 慕容雨终于展颜笑道:“城主堪称雨之知音耳。”他将信小心收好,扬眉道:“那我们就改道去清州。”他大声对楼下喊道:“小二,楼上这位客人似乎病倒了,麻烦上来看一下。”

 就在慕容雨及君碧幽做出去清州的决定同时,明枫依然在赶往清州大营的路上,全然不知周遭即将发生什么事。

 本来父亲是要他回家多休息几天的,没想到他刚到家却被一封急书又召了回去。父亲虽没在信中写明具体原因,但看得出似乎有什么大事。明家时代守卫清州,以国家兴亡为己任。倘若真是边关出了事,明枫当然是要义不容辞冲锋在先。

 明枫今天到达的地方是距离清州不远的上镇,走在镇上,他无心留意四周,只是催马赶路。不成想从远处忽然疾驰而来一匹快马,马上无人,后面还有不少人在追赶,喊着:“坑阢开,坑阢开!马惊了!”两边有不少路人纷纷闪开,饶是如此,仍有不少动作的慢的老弱妇孺因闪躲不慎而被马儿撞倒。

 明枫见情势紧迫,人一下从自己的马上跳下,当街而立,凝神注视着越越近的疯马。旁边有人大喊:“小伙子,快闪开,你不要命了?”明枫恍若未听见般,仍直立路中,眼看马蹄已到,明枫侧身让过马头,猛地抓住马背上的缰绳,奋力向回一拉,飞马愣是生生让他拽住,只在原地不停地蹬踏马蹄,却无法再前进一步。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是不是天神下凡?

 不过明枫也不轻松,人马相抗,虽然看似是他占了上风,但他却深知若这么继续相持下去,很有可能他的体力会被马拖垮,但又不能松手,一旦松手,马又跑掉,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额上此刻全是汗,手掌已被马缰勒出血印。忽然,路的对面奔来一个黑衣少女,来到他与马的跟前“啪”的一拍马脊,翻身上马,一手托住马的脖子,一手抚摩着马背,几哩咕噜的贴着马耳朵说了一大堆谁也听不懂的话,就见那马奇迹般的慢慢安静下来,明枫拉着马缰的手也慢慢放开,马主马上跑了上来,接过马缰,连声向二位道谢。

 明枫奇怪的看向那少女,问道:“你懂得驯马?”

 那少女一展笑颜,道:“我家有很多马,从小看那些马师驯马,也学会一点。”她话刚说完,突然出万分惊喜的神情,指着明枫叫道:“你…你可是叫明枫?”

 明枫一惊,反问道:“姑娘认得我?”

 少女羞涩的一笑:“多年前咱们曾经见过,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她偷偷将明枫仔细打量一番,轻声道:“你和以前没什么改变。”

 明枫皱起了眉头,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不过周围的路人听到那少女的惊呼也纷纷叫道:“原来他就是明公子,难怪神力惊人。”

 明枫怕被太多人关注,便上回自己的马,对少女道:“姑娘,在下有事先走,以后…”他话还未说完,却见那少女也上了自己的马,对他笑道:“我同你一道走。”

 明枫讶异道:“姑娘要去哪里?”

 少女顽皮地笑道:“就是去你要去的地方啊。快走吧。赶路要紧。”

 明枫简直是哭笑不得,见她半真半假,也不知该说什么。少女却一扬马鞭,打中了他的马,明枫这下想不走都不行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明枫有些措手不及,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忽然与他同路而行,是飞来的福?还是祸事?他一点也拿不准。

 那少女倒是毫不见外,好像与他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一路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明枫被她吵得实在心烦,问道:“姑娘,你究竟是谁啊?”

 少女道:“哦,我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就叫我银萝吧,不过爹娘都爱叫我‘银儿’,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明枫皱眉道:“你姓什么?”

 少女这才沉默了一下,道:“我的姓不好听,我不想提。你只要叫我银儿就行了。”

 明枫忍耐道:“好吧,银萝姑娘,麻烦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我?”

 少女似乎对他的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只是微微一抿嘴,道“那大概是八九年前的事了,什么地方…我也快记不清了。”

 明枫对她的回答很是怀疑,眼看她在见到自己的第一面时就能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可现在又说对当年的事记不清了,这种回答怎么能让人信服?但问她她又不肯说,似有难言的苦衷。她究竟是敌还是友?

 快到晚间时分,两人都累了,找了一家小店稍试歇息。

 少女银萝并不急着点菜,而是先对小二吩咐道:“拿一坛子烧刀子,再切些牛来。”

 明枫瞧着奇怪,有哪个女孩子会点这些东西?于是问道:“你要酒干嘛?”

 银萝笑声如铃:“自然是要吃啊,难道还要穿吗?”见酒上来了,她先给明枫斟了一大碗,又给自己也斟了一碗,举起碗道:“今天能遇到你,是我平生最高兴的一件事。这碗我敬你!吧!”

 明枫瞧着那一大碗酒,皱着眉头道:“女孩子喝这么多的酒会醉的。”

 银萝哈哈笑道:“放心吧,我的酒量可比你想象得要好的多呢。”说完便一仰头将碗中的酒一口气全都喝下,然后又斟了一碗。

 明枫很是吃惊,这辈子还没见哪个女孩子如此豪过,看到她,竟令他想起慕容雨,可慕容雨毕竟是男人,再豪一些也不算过分,而眼前这个女孩子就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看她的酒量似乎的确如她自己所说的一般,出乎他意料的好,喝的很快,一碗接一碗,一会儿工夫已经喝下三碗,仍是面不改。再看她的穿着打扮很是平常,甚至连中的长剑都无甚特别之处,但就是这份平常带给他不好的感觉。似乎遇到这个女孩子会发生什么意外之事。

 明枫举着手中尚未喝的酒,依然皱着眉问道:“你这么个喝酒法,你爹娘难道从不管你吗?”

 银萝笑道:“我娘的酒量并不逊于我,我爹更是说女孩子要想有胆识,做大事,就要能喝酒。他们自然乐得见我喝酒,喝得越多他们才越高兴呢。”

 明枫的眉宇皱得更深了,什么家庭会有这样放任自己子女的父母?这种管教子女的方法是他生平所未见。

 银萝喝下第四碗酒后,忽然问道:“哎,你那杆长怎么不带在身边?”

 明枫又是一奇,外人中很少有人知道他使,那只是他在冲锋杀敌时在马上惯用的武器,平时他只佩剑。所以这回出营便将长放在了兵营中。这个银萝张口就问他的,似乎对它的印象很深?她又是在哪里见过他使的呢?

 明枫心里想的很多,但嘴上还是接道:“我平时不带,那东西太累赘,带在身边不方便。”

 银萝点点头道:“说的也是,看我问得多傻,平时有谁会带在身边的?”她再伸手去倒酒时,明枫将手一横,挡在酒坛面前道:“行了,别再喝了。”银萝斜着头看他,笑眯眯道:“你是不是怕我喝醉走不动道了?放心吧。我说过了,我的酒量很好的。”

 “好也不能这样喝,这个喝法只能把身体搞坏。”明枫干脆将坛子夺过来,放到自己身下,不让她拿到。银萝嘟着嘴,低声道:“在战场上生龙活虎的,怎么到了下面像个小姑娘一样没点男人的豪气?”

 明枫再皱眉,刚要张口问她话,却见她神色一变,有些惊惶地低下头,悄声对他道:“糟了,有人来抓我了。”

 “谁?”明枫回头去看。

 银萝忙低声音道:“别看,让他们发现就完了。”

 “你到底是谁?”明枫问得自己都觉得烦了。“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

 “千万别!你要是走了,我可应付不了他们这么多人。”银萝从眼帘下偷看着外面的情势,焦急地打着商量:“好吧,我答应你,等他们走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正说着,明枫就感觉到有很多人在靠近他们这张桌子。知道无法躲避,明枫干脆就回身直视来人。

 来的人真不少,足有十几个之多,个个体格魁伟,外形犷,看上去一副凶样,令明枫很没好感。而那些人的注意力显然也都没放在明枫身上,而是全都直直的注视着明枫对面的银萝,说是“注视”但给人的感觉却又是很恭敬。其中一个人走出来道:“小姐,老爷叫您回去。”说的是汉语,但是很生硬,咬字发音怪怪的。明枫心中一动,本来想说的话又都咽了回去。

 银萝见他们真的直接找自己说话,反倒不紧张了,而是仰着脸,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对那些人正道:“你们回去告诉我爹,就说我现在还不想回去呢。”

 领头人很为难的回身去与身后的人商量,银萝拼命给明枫使眼色,想趁机溜走,明枫却全当没看见。

 那群人商量了好一会儿,领头的又道:“小姐,老爷说了,无论如何也要带你回去,小姐若是不肯,就恕我们得罪了。”说完,呼啦一声,十几个人将明枫所坐的那张桌子团团围住。

 银萝立眉叫道:“你们敢?!”身子已经站了起来,还往后退了一步,那个领头人真的伸手上来抓她,银萝一踢脚下的长凳,跳出饭桌。其他的人也围了过来,很快便斗在一<碧雨幽兰>
上章 碧雨幽兰 下章